2010年3月30日星期二

他要刮我!



找中医"倾该",才说了几句,他就想刮我.刮痧的刮.我不肯.就算把我刮成一件艺术品(见图),我都"无制".

我死脑筋,只相信吃药,只想治标治本.一切外在的什么贴膏药搽药油,我都视为小动作.虽然小时候被'搽'得很够力,还吃过虎标万金油.

但我思想改变了.我喜欢干净俐落,直来直往,有姿势又要有实际.去日苦多,早就想简约生活.所以,就算你告诉我刮痧有什么神效和历史技能,我喜欢我这份固执~~拒绝刮痧.

他说:我替你刮痧.
我说:不要刮痧.
他说:刮一下你的落枕很快好.
我说:不要.
他说:刮痧好,很多人刮痧就好了.
我说:我不要刮痧.
他说:那那那么我替你拨罐.
我说:不要拨罐.
他说:拨罐也不要?
我说:不要!
他说:这真空玻璃酒精拨罐器,挺好的!
我说:我不喜欢拨罐.(除了不喜欢还很固制的不相信.真对拔罐医术抱歉.)
他说:试一下挺好的.
我说:我不要试.(鸡蛋羔,我又不是罐头,是也轮不到你拨.)
他说:那么刮痧,不错的.
我说:不不不不要.(哇劳A,不是说了很多次不要了?要抓狂了.两个死硬派对恃不下.)
他说:那我跟你针炙.
我说:嗯.(不好太为难别人,无奈接受.)

再说一次,我喜欢我这份硬颈的固执.

重点是,我每天都在顺从别人,没了自己.很无奈,也累.好不容易抓到一点坚持,还不借题发挥!?

38 条评论:

狂暴の君主 说...

那个图案是古犹太教的生命之树的象征。

只能说那个刮痧师傅太有才了。(窃笑)

李逸迷 说...

你說的很有道理,做人已經跟現實買了很多帳,一點堅持,唯一的一點做人尊嚴,是要硬頸一點的。。。我挺你!

針灸痛嗎?

安哥爵 说...

君主,
一眼就被你看出.我就知道你也很有才.
他能还会刮出一只乌龟,咬住你!

Vincent Cho 说...

他刮到你,就征服你了!呵呵!

安哥爵 说...

李逸迷,
好像惟有这样,会心里平衡一点.
不疼.像给林志玲咖哩鸡一样.

安哥爵 说...

Cho,
好险.差点就被征服.
相信你也很有原则的.

釉釉 (幼幼) 说...

他们说 刮痧会上瘾的

所以 还是照你自己的心意 比较好

安哥爵 说...

幼幼,
我不喜欢自已的身体鸟漆麻黑的很受伤的样子.尤其拨罐后,超恶劣的.
之前电邮你,看到吗?

波波 说...

walau eh.......很可怕的血痕!
不刮好,不刮好,刮了就不好!
(不過安哥的標題打到很有那個----他要什麼什麼我的fu~)

幸运猪 说...

好狠,好痕!

安哥爵 说...

波波,
真的是不刮好.

嘻,我学小报打标题.

幸运猪,
猪皮较厚,试吓啦!

yoyo 说...

哇!我要刮个$$$形的,可以吗?#^_^#

杨 霓 说...

我也是很固执。。但还不知道什么事我是不可以就是不可以的。。。

让我回去想想har

H@rry 说...

哈哈~~那个图片真的很恐怖下!
好像被人捏待的感觉!

安哥爵 说...

yoyo,
应该可以呱.

霓女人,
有时我们明知是好的,也故意固执不接受.

H@rry,
真的好像被虐待.

釉釉 (幼幼) 说...

我现在才看到电邮
真不好意思

单身汉 说...

终于你回来了!
开始还以为照片是你,还好你的坚持的固执,不然就变成纹身大哥。

名师安娣 说...

很肉酸,你的鸡蛋糕是粗口吗?2我们也是用它来代替粗口的,嘻嘻!

大米 说...

安哥,的确是这样的,我每次去刮都像你这样伤痕累累,但是也代表着体内很多风,但是刮完之后的确感觉很舒服. 这个疤痕大概多4,5天就会消的,没事!!

安哥爵 说...

单身汉,
我接受不到的事不代表你接受不到.

名师安娣,
不是粗口.是潜意识听到人骂,浮上的灵感.

安哥爵 说...

大米,
我好像看过你写刮痧.你接受得到是不错的.但不好上瘾.我看过缅甸外劳刮上瘾的.

大米 说...

安哥, 其实我只喜欢去按摩,刮沙其实我很怕的,走火罐我更怕.但是有时候我全身疼痛到没有办法忍受的时候,还是需要刮一刮的,真的很有效.

花木兰 说...

那个刮痧的人很厉害,竟然刮出花纹。呵呵呵。。
不过我曾经刮过,那痛楚非常了解。^_^

高老饕 说...

如果我没记错,你身上有棵树?
对嗎?

安哥爵 说...

大米,
按摩的敲敲打打指指压压推推拿拿我可接受.偷偷告诉你.我还是有文凭的按摩师哩.包刮脚底.

花表妹,
我是相信有些疗效.但就是不肯接受而巳.

安哥爵 说...

高老饕,
是的.我颈下有颗树.

薰衣草夫人 说...

为什么把刮痧讲得那么可怕?我爽爽就刮,舒服极了!只是刮后几天不能穿露背装.

黛丝 说...

我接受拔罐。
死不肯刮沙。
針灸不需要。
最好是按摩。

哈哈!

安哥爵 说...

哈哈夫人,
不可怕.我只是喜欢身上伤痕累累的样子.

安哥爵 说...

夫人,
我只是不喜欢身上伤痕累累的样子...

黛师,
哗,你好特别.拔罐会乌青结块.

Ouch 说...

我想刮莎很久了,可惜沒人幫我刮~你還嫌! 哈哈~

日落黄昏 说...

果然刮的很厉害,他是用牛角片来刮吗?还是汤匙?

羽卒王册 说...

不勉强自己也是幸福的一种,
更何况去热还有好多方法不是吗,
呵呵

Kate 说...

我拔过罐,很舒服的。从这图片看,背都成为他们刮艺术的好地方了,这次刮鱼骨,下次又会刮出什么形状,考脑力哦!哈哈!

安哥爵 说...

Ouch,
我嫌呀.我故意硬颈的.:) 你好好享受一下.

日落黄昏,
都用牛角刮.在家才用汤匙的土方法.

Kate,
是故意玩花式,为了拍照才刮出这样子.

婷婷 说...

不要刮痧?不要拔罐?好好好,都依你。
那拿枕头去晒应该可以了gua...
(我阿嬷讲的。以前我落枕他都拿我的枕头去晒。)
呵呵。。。

安哥爵 说...

Ouch,
我无福消受.那你就好好享受.:) 人,有时明知好东西也要排剂一下.我说我是死脑筋了.

Kate,
他们是玩花式,为了拍照才刮出来的.
你这么小只,才几两肉,也去拨罐,菸青一大块,你还真行.

日落黄昏,
现在都用牛角刮.只有在家才用土方法的汤匙刮.

婷婷,
你最善解人意了.枕头拿去晒,那我也把颈项拿去哂.哇卡卡.

Wois 说...

你的刮痧,很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