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3日星期日

豆爽油条


又在电视上看到三美,他的头发是假的?
永远的浓密蓬松.脸皮皮笑肉不笑,是肉毒杆菌造成的吧?当然天知道?
连私家侦探说的话也无从辨真伪;就像夜市场卖的三包十二零吉香烟.
但我煮的豆爽是真的.我说的是真材实料.我用斑兰叶去熬,
还加了别人不肯或不懂去加的玉蜀黍,整条成束下去煲成糖水汤底.
你知道玉蜀黍的清香,还远胜什么化合物香草.
我还加了黄糖和冰片糖去滚个你浓我浓甜蜜幸福!

中,北马的朋友对这潮洲豆爽不熟悉,在南马与新加坡,可是最畅销的热甜品.
晶莹剔透的粉浆,笼罩着粒粒金黄亮眼的绿豆泮,搭上了油条,那么地顺滑可口.
但为了这么一碗块多钱的豆爽油条,我可吃尽了苦头.
当年替新加坡一间连锁甜品店烹煮豆爽,由於连锁店众多,一天要卖上平均两千六百多碗;
单是这道甜品,一天也就可赚两千多元.

豆爽像个千金小姊,很刁蛮又情绪化.
家庭式和生意线上的烹煮方法绝对不同.
我们有些还是全侯廿四小时营业的.
要豆爽在保温炉上长时间卖笑般以最佳姿态强顶,简直白雪不是公主,美少女熬成丑老妇.
一碗豆爽要合规格,除了香甜不腻,还要每颗绿豆泮都呈浮在粉浆中.
豆爽很敏感,煮得不得法,再浓绸的粉浆都化成了脓水,豆全沉底不能再卖.
无色之外连带香味亦尽失,很是造化弄人.

我看过吉隆坡一食肆卖豆爽,喜不自胜叫碗来吃,
看到一朝天后沉沦欲海又认不出妈姨婆,无不摇头叹息三声无奈!
豆爽又有洁癖,享用时要一口气或在十分钟内吃完,否则沾到你私家口水,
它都会哭得劈里巴啦水是水豆是豆,像黄花闰女被登徒子糟蹋的无头公案又不得申冤!
烹煮时,也不能喷到口水,你最好不要跟我试,别〔铁齿〕,
什么时候下粉浆也是重点,下了粉浆才下蒸熟的绿豆泮,否则准吃不了兜着走.
那时都在值夜班,分三次煮那超级大锅的近三千碗豆爽,天亮打包出货.
早上回家睡觉,最怕接到电活:整个新加坡在早上十一点多全都沉了.....

因为一旦全那分店的豆爽都沉掉,就意味着当天无豆爽可卖,
套一句我们术语:〔全新加波沉了〕有够魂飞魄散的!

我不要过这种日子,也就发奋图强,在粉浆上下功夫,那又是一段刻苦岁月。
后来的后来,豆爽?谁怕谁?乌龟怕铁锤

12 条评论:

紫色 说...

发现你的部落格,
玩世不恭,带有一点愤世的感觉。
但是很真实,很露骨,
加油,我会时常来捧场的。

安哥爵 说...

我有去你家,留不到话给你。我在他方另有网站。你有文采,我用心解读了,要努力噢!

李逸迷 说...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如果你是李逸迷的话,我们不可以失去连系,你说,怎样才能联系。。??

紫色 说...

谢谢你的留言,
我很喜欢。
虽然我没有你所说那般伟大,
我并没有救了很多人,
只是尝试弄清楚,
希望我的理论不会很肤浅。
你另外的网站是什么?
可以介绍我?

董百勤 说...

安哥爵,我真的很像找个洞,砖下去。慧根,文采,小弟不敢当,我只是为了明天,所以坚持而已!真得很感激你的勉励,本来打算松懈一下,现在的自己有振奋起来,往前冲!谢谢你!

P/S:你的部落格很有自我风格,玩世不屑!棒!

小傻強 说...

我有很強烈的感覺,安哥爵絕對不是普通的博客,我感覺到霸氣。。。

我沒吃過豆爽油條咧~!

安哥爵 说...

百勤小哥,缵进去还不是要出来?所以不要缵,我看好你,因我有直觉,你会不同凡响。如你感到我鼓励你,你就收下。这是我生存的目的。但别沉迷网络,先读好书,我会看住你的。我是新手,你要指教。

小傻强,自认傻的人是最聪明的,你很特别,在你的博客中见识了。我有霸气?那我会检讨,我是半路出家,现在比较多时间,所以我手写我心而己。我看到一些有名气的博客,膨涨得励害。我只想几个失去联络的朋友看看我而已。我是豆爽达人,嘻!臭美。豆爽在新加坡好兴。我很想开间小店小摊过日子,你就有豆爽吃了。

紫色 说...

安哥爵,
我的星座是水瓶,不是魔歇座。
呵呵。
我看过你在无名的部落了。
我也是新手,可能比你更新。
多多指教。

李逸迷 说...

一碗豆爽,在你口里可以讲到这么神奇,真的不佩服你的文笔。。还什么你浓我浓,巴盖沙笼。。。笑瓜我了。。

安哥爵 说...

小傻强,一口气看完你的博文,真是有眼不识哦依哦!网络世界卧虎藏龙,你肯定是那大只的。向你敬礼。你在新加坡文礼住过,怎没吃过豆爽?

紫色 说...

一些技术上的错误,
已经更改过来了。
魔蝎座与水瓶座是邻居,
就住在两隔壁。
将老师比喻成偶像,
还真的很贴切,
上了一课。

如 意 阁~ 美 食@ 保 健 说...

你好!豆爽师傅!我们北马人真的不熟悉豆爽这糖水,我在新加坡和南马呆过,所以对豆爽有些认识。那天我煮豆爽和团友们分享,他们都问是什麽糖水?她们都赞好吃要我把豆爽食谱贴在部落分享。: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