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0日星期二

黑白讲



政客老在黑白讲.他们说官职不重要,领导层是谁不重要 (???), 重选才重要.廖丧说他吃了死猫,滋味如何?沾点黑白酱会更美味.阿公说,n年前中了花柳病的男人才会吃猫肉,吃了猫肉的人油脂分泌旺盛,皮肤油腻,油里油气的. 廖丧,你出油了吗?



今早调拌制作了黑白沾酱.黑白分明.我允许白里有那一点黑,黑里容纳一点白.至少还是那么黑白分明.你当然不是吃了黑白酱心才变黑的.他们说政客也有清流,只是掉在大染缸.终於明白,理论上红黄蓝混淆了,也还是黑.
法医普缇说明福八十巴仙是被谋杀,那就是八十巴仙的黑.廿巴仙是自杀,那是无色无常,也不算是白.那即是全黑.可怜的赵公,用廿巴仙的无常,去诉说八十巴仙的冤屈.

.........................流行的分界线.........................


总是要抽身出来,吃一餐人间家乡味............他们说想卖《亚参鱼》,原汁原味.
推出时,我会下少一点亚参膏,用黄梨块烹煮,带出黄梨的酸与甜.



32 条评论:

koon 说...

还是传统的石臼有味道是吧?

koon 说...

我家有一个,第四代了。还是旧时的东西,甚至人,经得起时间考验。

koon 说...

爵上,黑白酱做啥吃?

安哥爵 说...

Koon,
当然.我都用台臼.因为有将辣椒籽爆碎..娘惹人的智慧.
真高兴看到你.经理人合约要继续吗?你再不请我,我就要收山了.

安哥爵 说...

Koon,
谢谢你用了那个"上"字.不抵死.就是敬佩你.
黑白酱是用来烤肉吃.(韩氏烧烤,八卦旗.)

H@rry 说...

我家也还在用石臼!
每次一用就会有dong dong dong的声音!
小时候也帮忙妈妈过!!
不过还是不会用! = =!

杨 霓 说...

嘻,我也还在用石臼。
也有点道理哦!我爸爸吃过猫肉,难怪他的皮肤到了末期癌症还是那么好!

我做的Assam鱼,跟你有点像哦!

安哥爵 说...

H@rry,
那就伸开一个手掌防止辣椒溅出来就可以了.

霓女人,
原味的当然像.抽样调查,我加黄梨块,你接受吗?

杨 霓 说...

可以啊!不要太多。。。

我很爱吃黄梨!

花木兰 说...

那个阴阳图是豆腐花做的?

安哥爵 说...

霓女人,
黄梨煮了会变甜.娘惹人的亚参鱼是加了很多糖.那我可少放糖.做生意就不去鱼头了,看了较大只.哔卡卡.我是一碗一碗煮的,有好有不好.

安哥爵 说...

花表妹,
不是豆付花.是他的哥哥蛋黄花(酱)....

lkf 说...

黑白沾酱像太极图,很有创意。

安哥爵 说...

lkf,
是提供给韩国餐用的.

lkf 说...

所以才说很有创意,因为韩国国旗是太极。

Grass 说...

看到那石臼就想到家乡的SAMBAL BELACAN, 很想吃,呵呵。。

朱墨华 说...

而今政坛混浊,借问清流何处有?颇欣赏爵兄那句“我允许白里有那一点黑,黑里容纳一点白”;有功也有过,算不错了。

单身汉 说...

大马应该家家都会保留一个石臼吧.
爵兄, 你用尽脑汁搞创新, 会否增加白发?

日落黄昏 说...

我还是对你的“亚参鱼”有兴趣一点,看到都有点饿了。

安哥爵 说...

Grass,
回家吧.石臼椿出来的叁巴特别刺激.

墨华兄,
有过也有功是可接受的.

单身汉,
白发有什么关系?

日落黄昏,
这一道你也会煮的.

嘿嘿 说...

黑白讲,耍太极。

李逸迷 说...

米娜尚,我还以为爵尚在教我们食谱。。

马纳道。。。原来。。。。是讲廖。。真的是廖西。。。

genee's garden 说...

學長,你的廚藝這么犀利呵?佩服佩服。

幸运猪 说...

都在耍太极,如图!

安哥爵 说...

嘿嘿,
厉害!六字真言,一语道出.

李逸迷,
都在黑白讲.嘻.

genee's garden,
过奖了.人人都会.

幸运猪,
那就看大戏督督昌!

薰衣草夫人 说...

有好料就吃,去想那些烦事,会咽不下!

Jack 说...

一大清早讲政治,影响食欲,消化不良!
发梦时才讲吧!自己知道就好。

yeelee 说...

uncle jazz, 请问几时可以吃到你的大师级美食?

安哥爵 说...

薰衣草夫人,
Jack,
收到.
下次不敢影响胃口了.

yeelee,
别这么说.下个月推出家常小菜...
私家事私下说....

诗艳 说...

看到您的《亚参鱼》,很想吃呢!
赵公明福的案子,还没有完啊。。。

Vincent Cho 说...

天天上演不同的剧情,其实还蛮多惊喜的。我当笑话慢慢消磨^^

安哥爵 说...

诗艳,
鱼吃完了.明福案子未了.

Cho,
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