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

骑劫海南鸡饭

与香港朋友保罗在深圳会合.他很兴奋的带我去商区小摊吃<重庆酸辣粉>.他说,如果你也会煮酸辣粉,在香港开业,就发达罗!
香港人坐言起行,很冲的个性在保罗身上表露无遗.他马上与<天下第一粉>的帅哥打交道.酸辣哥笑容可掬.但始终不肯透露<酸辣粉>的厨房供应处.保罗以一种郑则士除笨有精的眼神看着我.
他想我为他做酸辣粉.
我只有七至八成把握.我不想吃力不讨好.最主要我对这酸辣粉没好感.可是保罗见到我与见到<重庆酸辣粉>一样的兴奋!他后来还请我去<中森名菜>吃了一千八百元的日本餐.为了这一餐,我在朋友的厨房泡制半锅酸辣粉来回报.

我用了花椒,榨菜,蒜汁,姜汁,红油,黄豆,葱花,酱油,醋.九种调味佐料,加上灼熟的红薯粉,果然有八成相似.可是保罗已肾上腺素飙升.

我开始头疼了.洗湿个头.我不想做个装模作样的人.后来有人说有个师父肯教.条件是要厨艺交流.说白了要我烹制<海南鸡饭>来交换厨艺.这样有点好玩.为了那20分,我拼了.

我用鸡油爆香姜片,洋葱,蒜头..(买不到南洋班兰叶一起爆香.) 连同鸡汤煮了香饭.还帮他包了七十多粒饺子(见图). 正当我心里还内疚少了斑兰叶,又不能具体的让他们知道斑兰叶长什么样子之时,他们开金口了,在我泡制的酸辣粉锅里加上辣椒干和一滴<一滴香>;~~~~~;就系甘啦!

然后,他就再也没有什么动作!就大口的吃着白斩鸡和鸡饭!

这么简单啊!我用了一个下午煮酸辣粉和海南鸡饭,他用一句话就修成正果!

一句话就骑劫了我的海南鸡饭!

真是遇人不淑啊!我就这样给玩(瘾)没戏唱了.

(下回告诉你什么是恐怖的化学调味品<一滴香>.)

(我学习酸辣粉的地方非第一张图片之厨房.报告完毕.)

31 条评论:

Sheue Li 说...

哇,这样的‘交流’好特别!!!

Sheue Li 说...

安哥,你应该也吓他说海南鸡饭也放了一滴‘恐怖的化学品’,呵呵~~

moot 说...

一滴香? 什么来滴?用中国话来说 :比味精还强大?

安哥爵 说...

Sheue Li,
他们会自己添加而省却熬鸡汤.看新闻,现在很流行比味精更够力的一滴香!

安哥爵 说...

moot,
一滴香就是一大锅清水滴上一滴,就成了上汤!!!

Douglas 说...

安哥爵还真的被骑劫了。。。再被骑劫者呛。。。釣魚台。。。"肆挖耶"?

真系阴公。

安哥爵下次可以泡制”冬阴公“给他叹,包骑劫者会变”肥猫“乖乖听安哥的话。。。呵呵。



"肆挖耶"=台语,意为是我的。

moot 说...

饺子,哇。 安哥爵是练家子。

只用一滴? 这太恐怖了。比味精还便宜。

tamiya 说...

哇,口水流了滿地。。。

你要好好保重。。。(下一句給豆漿仔講)

佩仪pueyyee 说...

金大侠说粉身碎骨是救,一句话也是救;他的一句话是......

安哥爵 说...

豆浆仔,
说的也是.我很好笑去了香港就变成冬阴功!真系阴公罗!

moot,
那几天搞到我神经质不敢吃东西!脑里尽想一滴香!

他米呀,
我准备保重好借个肩膀铪豆浆仔.呵呵!

安哥爵 说...

佩仪,
下一篇告诉你我杯弓蛇影...

Sally 说...

一滴香这里应该没有吧?听你的描述好像挺恐怖的。。。。
你的饺子包得实在是漂亮,我曾用做包子皮来捏这个花纹,结果给我捏成不像样哈哈。。。

Vincent Cho 说...

别说形容,我看他们应该根本没看过斑兰叶咯…

四月 说...

唔通就系传说中『一滴啰命』的『一滴香』重出江湖??

蓝色郁金香 说...

有些中国人的话听信一半就好,就拿这件事来讲,摆明是玩笨,等你煮好了才来话你知只加这这这就可以了。

安哥爵 说...

Sally,
这里没有.
几天后正巧看到当地报纸报导,原来我还真见识过了.
包饺子是熟能生巧.

Cho,
那里找不到斑兰叶.广州就有空运自泰国的斑兰叶和香茅.

蓝色郁金香,
没关系,他们吃得挺高兴的.

安哥爵 说...

四月,
真系阴公咯!食左直情系慢性自杀!

嘿嘿 说...

几时轮到我骑劫,我不祗海南鸡饭咁简单!嘿嘿嘿~

bluecloud 说...

"一句话”,“一滴香”换来一餐海南鸡饭...
或许都是一,他们觉得是平等交换呢!

安哥爵 说...

嘿嘿,
人又老钱又无,不过是顿鸡饭而已.hehe!

bluecloud,
我也有收获,见识了一滴香!

单身汉 说...

大哥果然有料到!

薰衣草夫人 说...

在电视上看过"一滴香"的报导,超恐怖的!不知我们这里有没有人用?
不能想像.....

名师安娣 说...

那滴是什么咚咚?滴两滴会不会一命呜呼?

大王蛇 说...

我今天学哪位大婶煮tom yam面,结论是:煮tomyam面真简单,不需要一滴香,大家一起来动手吧!

先决条件是,你必须像我一样,味蕾迟钝。

ady 说...

一滴香?这么厉害?

cindy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cindy 说...

虾,一滴就搞定?

穿蓝衣的是安哥吗?

安哥爵 说...

单身汉,
天公疼憨人.嘻!

薰衣草夫人,
这里没有.如果有,我要你陪我上街示威抗议!呵呵!

名师安娣,
明天我写一篇给你看.

大王蛇,
谁叫你只用冬阴酱?不加香茅枫柑叶..?

ady,
太厉害了!我后来都看到有人卖!

cindy,
嘻!为什么你不说那个靓仔是我?
他是保罗,假装跟酸辣哥合照探消息.

leejiajia 说...

一滴香吃多了,会不会让人类绝种???

安哥爵 说...

李嘉嘉,
你别灰心.人类不绝种.
慢性自杀而巳.

Douglas 说...

大米牙,下一句应该是。。。

否则我往那儿流泪?

哎哟~~~大米牙你“爱”上安哥爵有口难开?

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