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3日星期五

热热的天冷冷的羔

Photobucket

发上此《枧水羔》的照片.突然失神发呆.照片是摄制成幻灯片,是之前想做商业考量以制成灯箱.po上来就成这样子.这就是正片负片转换结果.
/
我们的社会生活早巳转型,甚至生命巳去到一个迷幻与真实钩搭的网络世界.《枧水羔》是曾经的失去.像正片负片的交替.我巳经很久未尝过那个中滋味.除非自已下手制作,谁还会令我惊艳?
/
不知道当今槟城街头还能寻获这种古早味吗?希望槟城的博友回应,
好让我六月份回槟时,找回一点童话.
/
《枧水羔》是南洋风味的街头小食.再也没有什么羔点可以这么另类的吃法.热烘烘的天,冷冰冰的羔.
/
当小贩将《枧水羔》蒸制成两块砖头般大,放凉后,就摆上大冰块上冷冻.
/
那样子就是你现在看到卖切片生果,摆在有大冰条上面铺上大面巾的冷冻箱.也就是说枧水羔放在切片生果的冷冻小箱子.有人买就切片切块,淋上香浓的椰糖酱,用沙爹支叉起来吃,那凉透心肺又甜滋Q弹,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
后来在新加坡看到更另类吃法.那就是将《枧水羔》 ( 俗称枧呀鬼 ) 切成不等边的沾住咖哩汁或卤汁来吃,也看得槟城人目瞪口呆!国情民风原来在食物上也看到差异!
/
槟城人的《枧水羔》卖相金光闪闪弹牙可口,因为多用黄硷(枧) 粉.还有特别武林秘袂做成. ( 见做法) 新加坡的《枧水羔》 卖相就似呈白色的芋头羔,弹性不够.目前在义顺,黄埔,中巴鲁都有人贩卖.
/
现在我们来动手让这古早味变得真实.热热的天,冷冷的羔;希望我的热脸不会贴住你的冷屁股就好.
/
/
材料: 粘米粉 600 g 盐一茶匙 糖一茶匙 枧水一汤匙或 35 g ( 这是用现成的瓶庄枧水,若用黄硷,就以1og 对水 300 g 来调,但只用3 汤匙黄硷水来制羔.) 燕菜粉半茶匙 ( 传统的用硼沙) 茨粉一茶匙 水800g. ( 全部材料与水调绊后用手打五分钟成稀浆 )
/
做法: 在镬里另注入1300g水,水要煮至滚.要弹Q好吃,重点来了,以上的浆料分三次下镬调拌.慢慢加入,用力搅拌,好似做芋头羔般.全部粉浆浓了就盛起放入器具,蒸一小时即成.
/
粉分三次下镬,第一次是让它变色作用,第二次是令其呈弹性,第三次是全体混合.这就是武林秘袂.
/
( 网友kate问说是不是像吃枧水粽加椰糖浆?对了,很像.不过它比枧水粽还要软而Q!)

25 条评论:

帶刺の蝴蝶 说...

安哥爵,我生日你沒什么表示,就做這個糕點請我吃。。。

(一起床就看這個糕點,我都還沒吃早餐的leh..肚子餓了。。。)

怀怀 说...

沙發!哈哈

有,槟城七条路巴剎有人賣呵!我吃过哩,味道还好啦!

安哥爵 说...

蝴蝶,
哈哈!我好像在五个地方跟你说生日快乐哩!
快去吃早餐.

怀怀,
可能你吃到的比较软比较白的那种.好怀念七条路巴刹.快打包炒茨粉给我.:)

Kate 说...

来来来!快要失传的枧水羔终于出炉了。期待能找回这古早味,很遗憾的是我却从来没有尝过这种滋味,我这北海人也是白活了,哈哈!偷偷把你的食谱带走,有朝一日,我在来献丑,你的分享,感谢在心中。祝福您一切顺利。

彼得~~~还不快点去跑遍全槟岛,找找那里还可以买得到这道古早味。

李逸迷 说...

吉林那万山还有得卖,就在卖豆水几十年鸟的旁边,那个女人天天来卖。。。

有黄加青色的(奇丫贵),放在盒子里,连同黑糖酱一包包。。。。

哇老。。。金hor家。。。色伯零kuatkuat。。

安哥爵 说...

kate,
奇怪,北海人怎没吃过.

李逸迷,
去吉宁万山买了po上来.

幼幼 说...

这个是不是跟枧水棕一样的阿?
因为我没有吃过枧水羔,不过,我觉得它很像我从小就爱吃的枧水棕,因为我很喜欢椰糖的味道。

安哥爵 说...

幼幼,
这是羔,比较软Q,冷冻了才吃.

Sally 说...

原来槟城的是黄色的。。你的做法好像蛮难的哦。。呵呵

要不然下次安哥来新时带点过来。。。咔咔咔。。

安哥爵 说...

Sally,
比芋头羔容易多了.
只是粉浆分三次下,不难.
我都有想过拿给你们吃.:)

twister 说...

安哥爵还真是个食家呢...佩服佩服...

Kate 说...

安哥,
下回你来新,带些过来,让我们尝尝,好期待!

花木兰 说...

你说的事不是那种kosong的粽子?沾糖吃的。。

向日葵啊伯 说...

小时候好像有吃过,印象模糊了.

杨 霓 说...

枧水粽我就吃过,枧水羔我没吃过,来啦。。安哥爵,做多多来益网友啦!(闪啊~~)

keykok 说...

吃了会想念厕所吗?嘻嘻!

高老饕 说...

爵老头,枧水羔,记得以前我们在社尾街的办事处外街边,就有小贩以电单車載着枧水羔叫卖,好吃好吃!
记得那儿还有一老姨卖面湯(不是湯面!)糖水,附近还有冰凍洋桃冰。鹵鴨,对对对,还有好香好香的鸭芋湯!好吃好吃!
社尾万山的食物,也让我怀念!

yuyyu 说...

爵哥,
我要吃!!!
下次带点过来kl!!!

c@therine 说...

印象中好像没听过这种糕呢!
那天在美女sally家第一次看到,
要吃过才敢做呢!
希望可以吃到你亲手做的糕,
那是我们的福气!
对了!你的email我看了,
有空才回你!ok?

koon 说...

我祖母用白线切。
她做的天下无敌。

日落黄昏 说...

我没吃过,唉!!!楼上的戴坏蛋,可不可以邮寄的啊!寄pos laju 可以的吗?

死,叫错了,应该叫他(英雄)哥,或peter tye,不然他不会采我。。。

唉!!!(英雄)哥。。。。可不可以啊?谢咯。。。

诗艳 说...

我孤陋寡闻,见都没见过啊!在热热的天吃冷冷的糕,一定很好吃。不过,美国这里现在还是冷冷的天,吃下去会冷到发抖。哈哈!不论如何,谢谢分享。

安哥爵 说...

twister,
半路出家,只是比较认真而已.(很难在你那儿留言,电脑状况)

花木兰,
不是金黄色的硷水粽,是软羔.

向日葵,
你 "沾花惹草"又去国经年,当然忘记了.

杨霓,
都希望分享的.

keykok,
你在北马可能有吃过.不会想念厕所.

高老饕,
我比较想念我们在本头公巷的手打鱼丸棵条汤.你说的鸭芋真一流.

yuyyu,
搬来我家对面住.

cat,
南马吃不到的.
那380的你参加了?开张时我去过两次.

koon,
对,用白线切割.
原来你吃过.我相信你祖母的是一流的.

安哥爵 说...

日落黄昏,
彼得很好人的.有求必应.敢敢向他要.

诗艳,
冷冷的天,那就吃热热的包.

花罗汉 说...

沒吃過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