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6日星期四

话痨医师




我们家不习惯多话.也从来不在公共场合高声说话.家里的口头禅是:你很多话讲hor?可说是省话一族.当然,在家还是讲最多话的.
/
今天带家里那个长发披肩的人去看跌打中医师.都怪这次出国走走眼浅心盲,带太多行李回家,搞到提重物太多五十肩劳伤了.
/
这跌打医师是附属在中药店的那种.贴了张纸写上〈推拿廿元,物理治疗卅元〉.这医师原来是个话痨.〔 我好低死,将口水多过茶的人归为话痨,当一种病. :) 〕从治疗期中的半个钟,他说个不停,不停的说.我忍俊不禁,后十分钟我拿起纸笔将他的话记录下来:---
/
他说: .....你们要听话,你们自已才是医生,你的咀巴才是医生 ( 不要乱吃东西 ) 我们这种 ( 指自已 ) 是鸡婆( 不是鸭公吗?) 不是医生来的. 喜欢讲人家.早餐一定要吃,不要等到迟了才哎呀等下连午餐一起吃.很多人以为背部疼就推拿背部,这是不对的.要在脚盘找出肩膀勒带将它通了才有用.你看我这一按,你有拉伤的地方穴带就会疼;没受伤的给我按到就痒.你痒了对不对?那那那,我按这里你还麻麻的是不是?好像电话线索到噢!?我跟你抓了等下你会煮菜了,现在你的手可拿去后面了. ( 什么华语呀!好草根!) 那!你的勒带通了.我现在按的是你的『殿部』,就是屁股啦,是不是这样子讲?( 医生,是臀部啦!马来文不好,为什么华语也不好?) 因为屁股的勒带也要通的.你喝水太少了.你们每个人都不懂得喝水的;都是要等到口渴了才来大大杯喝.喝水是口还没渴时就逐步逐步的喝.你们喝水都要我教.你看有没有,那稻田旱灾了才来浇水是没有用的.是草都枯死了..................
/
他不停的搓着病人的脚不停的说,我在一旁照实记录.真好笑.我在想,我老咯咯了才不要倚老卖老,幸好早做训练,省话一族能省则省.难怪有点喜欢萧敬腾.
/
他每说两句,都要转头看我两眼.寻求我对他的认同?我猜想他倚老卖老炫耀他的专业.每回他都露出残余的三颗牙齿对我笑.上排的牙都掉光了.我猜想是被口水蚀光的!
/
他用食指与中指夹起一颗生红豆问病人:这是什么来?--病人:红豆.
/
他说:红豆是五彀,通血管.接着就用一颗(是一颗) 红豆在病人肩上滚滚按按.话还是说个不停!又不时转头看我看我再看我!我多么希望他的红豆掉下去地上!我不回望他,眼睛跟着红豆转.可是他是那么的纯熟,红豆在他手上来去自如.
/
令人发噱的他又说: 今天你第一次来,我跟你说了很多很多,很多的废话.以后我不说,我推你看就好了.( 哈哈!真有自知之明.不过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
付了钱走出来.安娣对我说: 好烦呀!安哥爵,幸好你没有这么多话讲!
/
我用写的.不讲.
/
重点是,安娣下午可以帮狗狗冲凉了.
/
好彩!不然我要跟安娣冲凉了哩!/

34 条评论:

Kate 说...

你家沙发好久没坐到了。。。。

帶刺の蝴蝶 说...

hohoho

安哥爵回来了?欢迎啊!

啊哈哈哈~我也要回去了……

安哥爵 说...

kate,
蝴蝶,
昨天回来了.弄好照片才慢慢分享.

Kate 说...

2个行李出去,6个行李回来,没西施槟榔也好!这样啰嗦的人都有,早知道学会几招点穴道,点到他有口难言,就无需担心他口水多过茶。回家的感觉真好,但是hor 初一念到十五hor 好像好久叻!念到乱七八糟,哈哈!

幼幼 说...

终于回来了。
你应该是因为话都留在Blog里面说完了。所以平时没有这么多话。kakaka

安哥爵 说...

kate,
对,点住他话穴.
念到十五舌头打结了?

幼幼,
是的,我也是跟网友sms,很少讲电话的.嘻!

李逸迷 说...

你讲话要收钱滴。。。麦搞。。。嘻。。

回来就好,就好。。我们有得乐了。。

对了,我在李逸纪念册里的文章,你可以来我的李逸部落格看看。。。谢谢!

安哥爵 说...

李逸迷,
看了.有交待清楚就好了.都有代表性的.你这超级歌迷!

女爵士 说...

我除了不喜欢high pitch的声音,也不喜欢太多话的。。。尤其是当我去看医生啦、做美容、按摩的时候。

这种时刻,能够不说话就最好不过。

所以到现在,我都很少去美容了。因为我不喜欢听到没有韵律感的声音在我耳边一直说东说西叫我买东西。

安哥爵 说...

女爵士,
对,我家人最近就是将美容师换了.开始还好,最后老介绍东西,每次都是今天有某配套特价.

好奇怪,我老不能在你那儿留言.

安哥爵 说...

女爵士,
嘻,别怕,我留言给你时,会尽量有韵律感滴. :)

杨 霓 说...

挖老!谁的美腿?月凤嫂的?
还有那六个行李里面有没有我们的手信啊!?
闪啊~~~~

Nick 说...

回来咯?
帮安娣洗澡...
可能是好事?
呵呵~

安哥爵 说...

霓女人,
你的腿比较美.

Nick,
原来你有从头看到尾.没有应酬我.
有些人看blog,太长的假假看两行.
嘿嘿.

娃娃 说...

哈哈哈~~~~ 跟安娣冲凉不好咩??

不愧是做过记者, 医师劈哩啪啦地讲, 你也可以尽抄他的金句!!

安哥爵 说...

娃娃妹子,
你怎踢爆老哥?有闻即录.我们要感恩.

日落黄昏 说...

哇!那个医师真的那么厉害!就那么按按就可以通脉,安娣还可以自己冲凉了,厉害厉害。

我的肩膀勒带也有一点问题,拿高放下勒带有点痛,去找个按脚底推拿医师按按应该可以哦!安哥爵,是吗?

安哥爵,这次的旅途应该很开心吧?

安哥爵 说...

日落黄昏,
开心.与女儿女婿去了港台两星期.
你别拿重的东西,重的我来拿.饭你也吃软一点的.嘻!

晨灵 说...

他汫得快,你筆錄也快.
功力真不錯.

c@therine 说...

你去港台两星期,
你家狗狗也两星期没冲凉啊?
你也真是的,怎么能让爱人拿那么多行李、重物而伤到啊!
希望你爱人早日康复!

安哥爵 说...

晨灵,
哈.老职业病.

cat,
三只狗分送三个地方寄养.有一只哭到失声.
我也自身难保,又推又拿,比她更多!

yoyo 说...

可能他家人不和他讲话呢???所以。。。^^// welcome back~~~~

向日葵啊伯 说...

谢谢你一回来就来看我.什么时候来温哥华逛逛啊?现在可是樱花盛开的季节,美爆了!
多做晨运多这种老毛病有帮助.欢迎回来!

高老饕 说...

爵老头!
您这一篇,看得我眼花缭乱!
唉!我連看都迷糊了,甭说听和写!
您好野!我真的已失这种能耐!我输您!

日落黄昏 说...

哇!好感动哦!要你帮我拿,不可以的,重的我来啦,说到底你也是我的长辈。。。。我伤的是右手,我还有左手啊!

一直来我都喜欢吃软饭的。。。。。。

诗艳 说...

哦!我也是省话一族!写的可以长篇大论,说的却只有三言两语。看来,我们还是在网上相聚好一点,不然见面就真的无言以对。。。哈哈!

祝你们:早日康复。。。

女爵士 说...

刚才我去我自己的部落尝试用open ID来留言,没有问题哦。。。。。。

安哥爵 说...

yoyo,
他还说下次不讲了,我才不相信.有些人的"伯登"是这样的.

向日葵,
好啊!在计划中.我在阿里山有看到少少的樱花而巳.

高老饕,
他讲话瞎七搭八,我照记下.自已看了也乱.
什么能耐?这还不是你训练出来的.你怎忘了你曾是我年轻有为的上司.一日之师终身为师呀.我和黄金凤都是你入门弟子.嘻!

日落黄昏,
你做白衣天使陪妈妈吃软的饭,我向你敬礼.

诗艳,
你和向日葵这两个'外国人'总是不约而同在"外国时间"来.你有去他家玩吗?他的玫瑰很有意思.
我电脑系统有问题,你电邮我的,我看到的都是一些怪字,读不了.真抱歉.
省省话是不错.该说的也要说.

女爵士,
我再试.之前屡次传不过...

♥♥♥弯弯米♥♥♥ 说...

你不喜欢讲多多话的人哦?

我走先~~~

安哥爵 说...

弯弯米,
咪走先,留下几包米才走.
你留下十四粒米想饿死我?

华言巧语 说...

那些红豆被你形容到很好笑

Sally 说...

哈哈。。好笑。。那3颗牙还正巧被你拍到。。他没问你zomok拍我的照片呀。。。然后又再来讲个不停。。?

Towards healthy and leisure life~! 说...

看来,那位医师还蛮有效的嘛!希望Aunty, 早日康复!

安哥爵 说...

华言巧语,
他一边用红豆"作法",一边在话痨.很不专心,我希望他的红豆掉下来出丑哩!可是他很厉害.

Sally,
我有问他可拍照吗?他很大声说可以.

T君,
是真的蛮有效.朋友介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