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4日星期四

新旧冲击


为了寻找适合冲泡的西郎红奶茶,我徒步走了好多路,终於找到文园路的茶庄集中营.中国茶都不适合加糖加奶.奶茶文化的差异,他们搞不懂我要的是什么,又不要涩口,又要控制水温,又要拉茶十六次倒扣.他们听傻了.测试了十多杯茶,终於找到这家可量身订做的.这家茶行挑选茶叶一丝不拘,无添加色素,以机器烘乾,算是诚意之作.厦门年轻人对我说,他们最爱大马的印度拉茶,叫我一定要满足他们.我却希望抛弃浓甜的炼奶,以西奶提高点层次.

也许是夏日,常看到掀起上衣逛街的城中人.看过不下十多次,看到眼冤!其中两次看到女生也大喇喇将T恤掀上成了比基尼,招摇过市!这种形态真是穿衣文化的冲击.


亮了绿灯的班马线,还得受车辆的三面夹攻.行人都气定神闲,我却打起十二分精神过马路.

处处可看到挑着扁担竹箩,卖杨梅,桃子,山竹的单纯妇人.
这"村姑"看到我拍她照片,吓得她喃喃自语--这个人拍我的相,吓到我半死!我不做生意回家去了!但她还是笑容可掬,并没对我怒目相对.厦门人友善温和.
他们也喜欢在店门外喝功夫茶.这种情景,处处可见.
突然间闪出一个拖车苦力,还真时光倒流的感觉.
,,,,,,,,,,,,,,,,,,,,,,,,,,,,这里也有很多山竹.

我走在大同路不下九遍.这幕街景,像一抹水彩画.我是个路人甲,穿过两百年的老街,好似死过翻身.巧的是,我的祖先可是厦门福建省同安县人.当年离乡到南洋,造就了今天的我.我似堕入古书中,寻找一页祖灵,打个照面,阴阳两隔,却又素不相识.扯远了.我,今天怎么了?

26 条评论:

幼幼 说...

"我的祖先可是厦门福建省同安县人.当年离乡到南洋,造就了今天的我.我似堕入古书中,寻找一页祖灵,打个照面,阴阳两隔,却又素不相识."
我觉得如果我回中国寻根去,应该也有同样的感受。
从祖父那一代开始在马来西亚定居,
我们对祖乡说到底了解不多,
而且,我们也都习惯了在这里的生活,
和这里独有的文化已经融为一体。
回到去哪里,
我应该也是,
“啊。这里就是祖先的所在地。”
然后呢?
没有然后,就是这样而已。

安哥爵 说...

幼幼,
能引来你这段话,巳经够了.大家都是马照跑舞照跳.看看逛街的人,掀着上衣露肚而走,挑扁担的女人在同一个时空和地方,也追寻自已的生计.虽有冲击却各有适从.

花木兰 说...

爵表哥,你该不会还身在中国吧?

安哥爵 说...

花木兰,
我回来了.刚又从北海参加婚宴回来.月底再去厦门.

向日葵啊伯 说...

我对父母的“中国故乡”没什么感情,也都没“回去”过,如果有一天我“回到”我父亲在中国走过的地方,我大概不会有什么感觉吧。

安哥爵 说...

向日葵,
那也无可厚非.人都是对自已的成长和经历有贴身感情和归属感.

Calven 说...

我们已经5-6代在马来西亚了,要寻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但是我还是对我的祖先的过去深感兴趣喔!

我相信每一个发展的城市都会和二三十年前不同。发展后带来的改变未必每个人都可以接受的。就如T恤掀起来的文化,不分男女,的确让老一辈的傻了眼喔!

李逸迷 说...

走走看看,寻寻觅觅。。能摄入你镜头的,都是珍贵的。。

若干年后翻页,镜头还能给你讲故事。。。

看来你就快找到你的第二村咯。。。

twister 说...

纵然你对这城市一见钟情, 文化差异却是不争的事实....

娃娃 说...

那红红的是杨梅吗? 看到我流口水....

Kate 说...

年轻人掀起上衣到处走,是天气炎热还是要改变型像跟上潮流?看到新鲜的杨梅,没买来吃吗?那个拖车苦力卖的又是什么?该不会是榴莲吧?哈哈哈!

杨 霓 说...

说真的,我很喜欢中国的每一个城市,
也曾经梦想过我的妹夫梦,但认真想过,也领悟到萧萧说的文化差异太大了。

呜呜呜...

魔女 说...

你前世可能是廈門人。

女爵士 说...

听说一粒山竹在那边卖最少马币3块钱,是真的吗?

Nick尼克仔 说...

中国寻根
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的人了
中国的故乡
这只适合给我爷爷那一代的人
而土生土长的国家
更不用说
一点故乡的感觉都没有。
有点不知道自己根在何妨。

歪先生 说...

怎么那个掀起衣服的人怎么看都不像女的?

黛丝 说...

到厦门找茶叶泡奶茶?!?
算是找到?
我倒好奇,会比我们这里的好喝吗?

安哥爵 说...

Calven,
他们两代虽有差异,年轻人吃一餐卅五元觉得不贵,小巷里吃一餐五块钱.各过各方式.

李逸迷,
他们的ktv是几层楼酒店,服务员要穿溜冰鞋才可到达.

twister,
话是这么说.总没有12个a不能升学一言难尽的乱象....

娃娃,
是新鲜杨梅,多得很.

Kate,
拖车苦力载泥沙.榴连也可看见.

霓女人,
有梦还是美的.

魔女,
下回告诉你,我前世是米铺老板,睡在帆布床上,给老鼠咬伤脚趾头,破伤风而死.你信吗?嘿嘿.

女爵士,
一粒才三毛钱.

安哥爵 说...

Nick,
愿意的,就流连,探测点历史...

歪先生,
那个是帅哥,美女我不敢拍,怕被当麻甩佬.下回拍给你看.

安哥爵 说...

黛丝,
我当然要加入私家秘方啦.你电邮来,我可告诉你.

Botak 说...

unclejazz: 既然你人在廈門, 就託你查詢: 同安縣是否已經併入廈門市了? 還是已經改名為鎮? 我的祖宗來自同安縣蓮花村, 有這個地方嗎?

日落黄昏 说...

有机会我也想回去广东清远寻根。。。我还有大嫂侄儿们在珠海。

诗艳 说...

夏天还没正式到来,就可看到掀起上衣逛街的城中人!夏日炎炎,你不就随街可见比基尼美女!看来,东方人越来越比西方人开放。在美国,这种穿衣文化还不多见,他们穿比基尼享受日光浴,却不会穿比基尼招摇过市。也许,他们都知道该在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毕竟,这是对自己也是对别人的尊重。又或许,是我们所到之处都比较保守而已。。

安哥爵 说...

Batak,
我六月底再过去.同安昙离厦门市三个小时车程.算是效外.现工厂林立...再电邮联系.

日落黄昏,
难得你还有迹可寻.

诗艳,
对比很两极化.在阵疼中宽容.

c@therine 说...

最近你常到外国跑动!
小心照顾身体!!

安哥爵 说...

c@therine,
对呀.回来病了一场.还以为要被隔离.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