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5日星期五

素人山苏


在台湾从东部到西部的环岛游,看过的景见过的人,总有模糊也有惦记的.来到乡下花莲,见到素人餐馆的素女老板娘,看到了一种生活态度.回来后一直惦记着她们.她教会我吃山苏菜,她们脸上的和偕气质,如沐春风的一朵轻笑;她们站在冷冷的夜风中挥手,目送.....挥手.

她是个古筝表演者和导师,录制过CD,先生是个雕塑艺术家;别以为灵魂艺术就没有乌烟障气.尤其有那么一点知名度时,总会身不由已被人拉着鼻子走,或局限你,或标谶你阻挠你或鞭策你左右你毁谤你....她们於是逃离了红麈,开了一间叫《粮仓餐饮》的小馆.入世又出世的,煮自已想煮的菜,无食谱没餐牌.也不冒牌有机,食材就在屋前后院找,或叫原住民从山间里采摘后送来.

羡慕吗?幻想了?我没有.各人头上一片天.我没有忘了,就算现在过得好或不好,也不能失去目标和对生活的激情.继续盘算,继续交织,也寻找逃离.只要偶而可以做做山苏菜来吃,找到那个意境也就够了.於是看到那些利用宗教来美容的人,让人知道,他信仰了那宗教,就不会做坏事,他仿佛也神圣了.他归依了他洗礼了,他仁慈了和偕了?像素人老板娘向我表达的信息,会弹古筝了,却学会狡猾争场地斗势力了,雕塑品被妖魔化.於是要学会把自已放置在一个适当的位子.她做到了.我看到了她入世又出世.
..............没有留下姓名的素人餐厅老板娘,更有一番气质.

..................《粮仓餐饮》,我说也是素人餐饮.


爆香蒜块清炒山苏叶.意想不到的清脆爽口.素人是一个人,山苏是一道莱.

.........你一定见过,这就是山苏.之前也想不到可以拿来做菜.


回来后,我在居住的花园住宅巡视一趟,才发现无处不山苏.有的寄生在矮树干上,有的长在庭院外苁,有的养在花盆里.只是,要注意,只有中间发了芽的叶子才可吃,芽叶超过三寸就太老了.要炒一碟山苏叶,可要二十多颗山苏中采摘下来.



.............竹子筒饭.吃前要在石块上敲打击爆.真的有竹味的.


25 条评论:

杨 霓 说...

这一个山苏真的能吃啊?

认同你说的,有信仰不代表那个人真正的好!

安哥爵 说...

霓女人,
真的可吃.但一定要不超过三寸的芽叶.很嫩很脆很好吃.

有人开口闭口说,标榜他是某宗教的人,脸上马上就告诉你他是好人,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我们称这种人用宗教美容.事实上他卦名而巳,没有信仰的.
所以那老板娘在自已店里弹古筝...

momo 说...

很有意思,写游记写美食写到云淡风轻,又很有哲理.博主有轻功.

日落黄昏 说...

原来这个叫”山苏“还可以吃,听说还有“止血”作用。是吗?

momo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Calven 说...

有意思。。有意思。。今天上了宝贵的一课!今天才明白这个东西是叫山苏,还是可以吃的!

杨霓,
小心点!记得坐稳一点喔!

日落黄昏 说...

哦!原来我记错了可以“止血”是另外一种,sorry。那种有很多毛的那种,不知道就什么名字。。。

安哥爵 说...

momo,
那有轻功?只会煮香港人说的冬荫功.

日落黄昏,
很脆很好吃.后来我们在柏林山庄渡假村又吃了一次.你那边也种了很多的.

你讲的止血的,毛毛的,叫山猫.

Calven,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叫山苏.

koon 说...

噢,山苏,山苏。
身边尽是宝,像你也是块宝。
:) :) :)

koon 说...

最近番茄贱卖,下班飞车去买,欲做pasta,你有啥心得?

安哥爵 说...

koon,
番茄贱卖若要做多,建议你什么也不加,只加柠蒙汁(可杀菌),打成泥,分成一包包急冻结冰.要用时才拿出来加料--迷选香,上汤之类.
另番茄汁加西瓜汁加酒加hp酱,比血腥玛莉还好喝.
蕃茄汁加牛奶给你相公喝,防男性前裂
腺.....

安哥爵 说...

koon,
你追夏浪的稿怎可失败?

黄昏放牛(是你啦)
那个止血的,毛毛的,金红色的,又叫毛松.

大王 说...

听说台湾人还腌山苏叶。我不敢吃,因为种了很多,好像吃自己的宠物一样。

安哥爵 说...

大王,
当了宠物就不吃了.我知道你喜欢花花草草.

koon 说...

安哥爵,不失败,稍等。

Nick尼克仔 说...

就只剩一种崇拜的感觉
这种生活
不就是我追求的?
要是能开个餐馆
没有食谱材料自栽
应该会很开心~

娃娃 说...

那里有没有很帅的素人, 叫yoyo去吃掉他.

安哥爵 说...

Nick,
回归田园,与世无争,又达到理想,当然幸福.

娃娃,
容易被吃掉的,不叫素人,叫贱人.
嘿嘿,我开玩笑的.

我见过yoyo,她清汤卦面,真的有素人气质.

诗艳 说...

利用宗教来美容!嘻嘻!要好好反省!也许,我也要学会把自已放置在一个适当的位子。。。

我认为,信仰不是说说这样简单,要行出来,更要活出来。人是人不是神,都有软弱,不会因洗礼立刻变得神圣,只是人都对他们寄予神圣的期望。成圣,其实是一生的功课。。。一个人的信仰有多虔诚,口说无凭,其实还得看他的生命;明眼人其实一看就知道,一个人的信仰在那一个阶段。。。

小雪 说...

噢買嘎,怎麼和我家其中一盆植物這麼像?
改天拍照給你看!!!

安哥爵 说...

诗艳,
就是明眼人一看就知在什么阶段.他们常开口我是某某教的人...可惜没有修道.

小雪,
这种植物大马很普遍.相信你家那盆就是.

诗艳 说...

信教而不修道的人不少,
心疼可惜。。惟有为他们祈祷。。

李逸迷 说...

食神遇上稀食,是眼界大开的。。

吃的人开心,煮的人满意。。

几时开多一个餐牌?。。。山苏结情缘。。

Kate 说...

山苏。。好像新卡坡也是到处都能见到,是一样的吗?你敢采来炒吗?

安哥爵 说...

李逸迷,
kate,
到处都有山苏.我亲眼看他们采.每个人都说好吃.我到另一间度假村,也吃这个.卖得好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