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7日星期日

嘘嘘!嘘!

昨天与友人在新加坡阿裕尼喝茶.两个北方女人来「搭讪」.
她们说,老板,可以请我们喝茶吗?
我摇头,摆摆手.示意她们闪开.友人用唇语骂了句臭话.
/
两个女人转去邻座坐,三十好几,一脸村姑,肥油在紧身衣内待价而估.
眉眼间又有一种' 技 '不如人的鸡腥味.
她们在等待寻找另一目标.
/
忽然一女卷起挠舌音说---
---这年代,能够卖淫,也是我们真本事儿!
也不知说给谁诉,声音清脆,句句刺耳!
/
???才声起彼落,
我随即伸出我的〈 无 〉形刁手,啪啪两个耳光,打得她们落花流水!
别急,都说是无形刁手,当然是虚招胜有招.我只是用眼神向她们致敬!
( 人各有志,关我何事?)
我的朋友这回忘了用唇语,低骂一声:妈的!
/
卿本佳人,为何作鸡?你有压力我有压力.
她们自有个人议程.才有许月鸡一样的献身精神.
/
只是,我长得像麻甩佬吗?额上写着淫虫两字吗?护照有嫖字?
为什么用眼神非礼我,意淫我们?
嘿嘿,没兴趣知道她们的哀乐.
/
只是,为什么每回走过茨厂街,CD仔扬起眉--安哥,三仔?五仔?
连走在香港' 女人街 ' 街头,也被人嘘嘘!嘘!
正在纳闷,嘘什么嘘?
忽然解惑,楼上原来就是一楼一凤.
/
欲淫胭脂马,更上一层楼.

春城无处不飞花!
原来也可形容这等淫贱!
/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安格都被人放电,勾搭,骚拢,标谶为人老入花从?....)
/
/(

31 条评论:

Nick尼克仔 说...

真是腐败的社会。
真本事?
都不知道本事这名词
到底是褒义还是贬义了。

安哥爵 说...

Nick.
听到真的是傻眼.
她说卖淫是本事.

也许只有卢广仲才会连唱九十九次的对啊对啊对啊对啊..
也不关卢广仲的事.
他叫人要吃早餐.

大王 说...

你试试看把刘海留长盖住额头,那么“淫虫”两个字就看不到了,就不会有人来向你兜生意了。

安哥爵 说...

大王,
我是秃头的.
我有无形刁手.

嘿嘿呵呵!

董百勤 说...

有人意淫,表示你有魅力?不然就是她们闻到你的财力?哈哈!

话说,应该是骂他妈的,而不是妈的,因为这样会骂回自己的妈妈。

惨了,百勤不乖

哈哈哈哈!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肯定是董百勤说的那种。

Kate 说...

谁叫你长的帅,一表人材,她们看到留口水nia!哈哈!

安哥爵 说...

百勤,
安哥会变呆变傻,所以好下手.

阿武叔,
我知道你跟年轻人没有距离,所以同对同气.我反悔没找你出来喝茶.借你挡一挡.:)

kate,
不对.是越看越斯文败类.同一阵线的.

花木兰 说...

戴眼镜的人比较好骗啰!哈哈。。。

董百勤 说...

木兰,虽然小弟也是四眼田鸡,但是我不好骗的,哈哈。干爹也不好骗的。哈哈~

干爹,你的更年期,不是早过了吗?哈哈!

闪人

魔女 说...

因為你看起來有錢!

幸运猪 说...

四十而不惑(难防诱惑),五十而知天命(唯有哪里先知命,唉!),六十而耳顺(耳顺之外,其余都不顺,再唉),七十而从心所欲(有心而力不足,唉唉唉!)

应该是酱吧!!!!

Calven 说...

安哥爵,
你可要为你自己还有这个魅力吸引到那么多的狂蜂浪蝶。哈哈,当然有时候,还是会有一些的苍蝇,蟑螂和蚊子的啦!

哈哈,可能她们的目标只能锁定40岁以上的吧,太年轻的根本不会理会她们吧!

李逸迷 说...

通常男子到中年都会有些水头。。

她们的专业告知她们必须向中年男士兜售。。

当然,既然下海给鬼压,嘛是要找靓仔点的咯。。

你的遭遇很正常。。我要也没有。。。哇老。。

koon 说...

哈哈哈,安哥爵,她们闻到你的男人味。

女爵士 说...

曾经听一位无神论主义的朋友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宗教时常把灵魂摆在肉体以上,很明显肉体并不重要。那两个妓女只是出卖肉体,并没有出卖灵魂。。。。。。她们不偷不抢,交易是你情我愿。。。。。。

(以上言论并不代表本人真正立场。)

安哥爵 说...

花木兰,
百勤,
有时戴眼镜的才是老千.

魔女,
不对,是行情不好,先从低层开始.

幸运猪,
都对.世间惟猪最聪明.

Calven,
哈哈,年轻人太有型了.她们没信心会做到生意.

安哥爵 说...

李逸迷,
你只要去幸运牛车水,芽笼四巷到廿一巷,只要你坐在茶室喝茶,契姐争着与你上契.都说行情不好,赚得五十就五十.还有,她们不敢找型男,有自卑感.大声说自已有本事,是掩饰自已低能.有本事是没说出来的,诸如许月鸡!

koon,
汗酸味.男人老被骂臭男人.

女爵士,
所以她才说能卖淫也是一种本事.

yeelee 说...

uncle jazz,因为善心unlce比较多。

快跑!!!!

黛丝 说...

宁杀错,无放过。。。
管你老的嫩的。。。

安哥爵 说...

yeelee,
我没善心,有刁手. :)

黛丝,
还是你看清一切.

娃娃 说...

安哥不但防卫心松, 皮松, 荷包也松, 容易中招, 哈哈!

安哥爵 说...

靓娃,
不松不松,很紧.很紧.

无照死!

单身汉 说...

还在你够定力,不受淫娃诱惑。
我投你一票,偶像安哥爵。

杨 霓 说...

拖着疲惫的身体也来看帅安哥啊!
下次你来kl,带你去一个地方,让我见识你的魅力huh!!

安哥爵 说...

单身汉,
嘻,她有她本事,
我有我本质.:)

杨霓,
kl?魅力?没力.太阳大厦?我睬.
:)

诗艳 说...

嗯。。果然有修道,你又得胜了哦!嘻嘻!。。你还对康乔这福音人的信路历程感兴趣吗?卫理《南钟》有他的近况专访。

安哥爵 说...

诗艳,
谢谢你通知.去那里看?

诗艳 说...

我相信你找到了吧!嘻嘻!

杨 霓 说...

挖老!现在才看到这一句:有时戴眼镜的才是老千.
那我戴超大而且是黑墨镜的,不是大老千咯!
哈。。。我说啊!有些老千从外表是看不出的,他可以是风度翩翩,他可以是文志彬彬,也有可能是一副整天想博同情的,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可怜的悲剧小人物!

安哥爵 说...

杨霓,
我是自嘲.
不过说的都还准.
博同情是千术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