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9日星期六

素描茨厂街大众书局

茨厂街的大众书局要搬迁了,古老终会变成一个传奇……
它冥冥之中勾画了你我过去的片段。一间书局藏书自然丰富,一本书又记录了许多变化的人生。

这么多年来,曾经在这间大众书局出入的人呢?也早已是有过去的人。许多爱情故事在茨厂街的大众书局酝酿。那管是邂逅,相约,同楼修读,修成正果或是分离…… 茨厂街的大众书局都作了见证,它一直是我们的驿站。

每回从家乡风尘仆仆赶两百多里路,与游子城的朋友约会;人生路不熟都相约在大众书局门口。许多次的夜行列车,抵达吉隆坡Pudu车站,晨光未露,就孓然一身,孤寂的在大众门前等候友人接应。 一个送我花生漫画的女孩,一个介绍我听罗大佑的挚友,甚至热恋时,也带着我的猪笼草,在大众书局流连一个下午。她看她的亦舒林燕妮三毛,我找我的余光中叶珊,我们的精神提升,都在茨厂街的大众书局滋长。

这间书局造就了许多人的人生片段,甚至是一生中的故事改写。那年,我们都喜欢在大众书局约会与说再见。

街头的豆浆水细滑的豆腐花。从三毛钱吃到一块钱。书局门口那档粗糙糖水,酿豆腐猪肠粉;我尤其喜欢他的经济米粉,我们一群友侪,笑当中国鱼翅般朝拜。这档口而今犹在,只是书局业主改。我呢?篮球场下的小伙子,现在已经犯规,带球跑。

那年从新加坡被派到监狱对街的中国华陀馆学艺,也是茫然无助地走到大众书局等候接应。却被登徒子抢得一穷二白。大众书局是一个不见不散的指标。谁知呢!物换星移。连老树盘根的大众书局都可以搬迁。茨厂街,这令人皱眉又有风味的地标,在大众书局消失后,依旧贩卖着他变相的廉价。只有大众书局,是那么鲜活跃跳在我们心中。

最后一次在大众书局里,是许友彬的小说《七天》推介礼。我看到了姚拓,早慧,雅蒙……我站得远远的。原来,茨厂街的大众书局也离我远远的了…………………………

36 条评论:

杨 霓 说...

茨厂街~留下好多回忆,好多好多。。。
大众书局真的如你所说的,是landmark,是我和网友们相见的地方,也是我爱蒲的地方。。。


嘻。。我坐到沙发了!!!

安哥爵 说...

博客女王,
你也来写一篇大众书局.要是茨厂街的.

koon的爱情,好像也是在这里发生有的.
她有很多个片段.我看过她写,过目不忘.

杨 霓 说...

不要酱叫我啦。。我当担不起哦!是啊,刚才还想留言说koon的爱情故事也发生在大众书局里,她的相公还在她耳边说了那一句话,恩。。甜到死!!!

我不会写啦。。我只会唱茨厂街,很多东西吃,很多东西买。。。哈哈哈

花木兰 说...

茨厂街真的有这么多浪漫的爱情故事?哈哈。。。。爵表哥,那你就先说说你的恋爱史吧。。。^_^

koon 说...

哎呀,我要去见证一下了!几时要搬呢?

安哥爵 说...

koon,
你看,很多人都知啦.何妨再细描一次?他在这里向你求婚吗?你是在那里看到他的背影才做决定的,我记得的我记得的.

杨 霓 说...

Koon,
我们一起去见证!要吗??哈哈哈。。我怕你一定用藉口把我推得远远去。。。。

何声志 说...

茨厂街大众书局的确留下了我好多的脚印....还有屁股印(坐在地上看书)哈哈!

安哥爵 说...

koon,
这星期不是有做最后的活动吗?你心跳很快了是吧!

木兰,
我的没有可歌可泣的.

安哥爵 说...

何声志,
那好了.写写你们在那留下的脚印....

koon 说...

我忙到天昏地暗,全世界塌下来我还懵,到底有啥活动?

koon 说...

我得空我要写:
我们的茨厂街我们的爱情

koon 说...

希望不会搬走我们的爱情!

帶刺の蝴蝶 说...

我跟它的感情不深,可能是因爲我不喜歡茨厂街人潮擁擠的地方,所以,不太喜歡去那裏。

其實,不管是哪一閒書店,對我來説,都會有一種莫名的感覺。

杨 霓 说...

茨厂街的恩记(中华巷那边)我最怀念!幸好那天去还看到还有在。。年少时我时常去那边等康乔的新唱带,还叫老板娘帮我录歌。。。。

茨厂街的中华巷有太多我跟妈妈的回忆,很怕去回想

安哥爵 说...

koon,
明天最后一天了.我是看到活动广告才知的.
我写这篇时一开头就想到你.你引夏浪出来我引你出来.哈,你别激动,你的爱情是大众里一本本的书,看也看不完.
由你写'大众',一定很动人.

蝴蝶,
你也在书局约会吗?难怪变成气质美女!

安哥爵 说...

杨霓,
那你就写茨厂街.我是又爱又恨.讨厌那的变相咀脸.

歪先生 说...

我也在那里有很多回忆,不是约会,却是朋友的聚会:)

看来要学安哥爵写怀缅大众书局的文章了。

安哥爵 说...

歪先生,
是该缅怀的。写吧。

娃娃 说...

茨厂街的大众书局也曾是我小学时爱去的文具和书店.
现在呢, 每次去批货时都会走进去逛逛.
想念它隔壁'我来也'的肉干面包, 早前去到那里就一口气吃了两个.

董百勤 说...

上次出书展时,就听朋友说了,很可惜,那时候没有抓紧机会去。

我真的没有去过,就让这一切成为回忆里。最值得回味的过去。

安哥爵 说...

娃娃,
那里真的是很多人的记忆.
以后你也只有我来也.没有大众了.

lkf 说...

以前我也时常到茨厂街的大众买书。后来它的分行也多了,就比较少到茨厂街去。
大将书行也搬离文化街几个月了,但是好像没什么人提到这件事。

安哥爵 说...

lkf,
也许'大众'历史悠久较有记忆情结.
'大将'也是我爱去的地方.

花木兰 说...

想不到大家都这样爱大众书局。。。而我差点在大众书局上班呢!呵呵。。。。

黑女人 说...

仿佛看见安哥爵的过去
好一篇缅怀情诉
下次踏足旧地恐怕再也用不上
[景物依旧人事已非]了..

小傻強 说...

那是我常溜的場所,竟然不知道……

爵爺知道搬去那裡嗎?吃葡京燒魚嗎?

yoyo 说...

呜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呜

前几天看到banner...晴天霹雳!!!
昨天是第一天。。。但是下雨塞车没去到。。
今天一放工后就立刻拉我朋友去看看。。。T_T

哇哇哇哇哇哇哇
哇哇哇哇哇哇哇
哇哇哇哇哇哇哇
哇哇哇哇哇哇哇

p/s: 是到明年一月四日(人家的生日)啦!

yoyo 说...

买了蛮多书。。。80% (member) T_Tv

c@therine 说...

也是我怀念的地方,它是我13岁第一次胆粗粗自己搭车去的地方呢!不过搬来JB后就没去过了。。。。

李逸迷 说...

我在去年在这间大众书局买了一支金色的marker pen。。。
是拿来给婷婷姐(李逸的太太)签名在李逸的黑胶唱片上。。

这是我对这间书局的回忆。。

诗艳 说...

我是知足常乐的乡下妹。
不曾在KL生活,对茨厂街没什么印象。
茨厂街的大众书局也一样。。哈哈!

夏浪 说...

安哥爵,
我也来矫情矫情一下...唉,真令人不舍啊!哈哈哈...这样,会不会给你泼红漆har?(最近好像很流行似的)

我还真想看你写你那“没有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呢!几时?几时可以上菜?

koon 说...

昨日聊起,
他说,我记得你穿那间巧克力的连身裙,
他说:我远远的望心里暗暗的想:我未来的妻子还蛮美丽的!哈哈哈哈。。。。
你说我能不惆怅吗?

安哥爵 说...

黑女人,
你对文字敏感,才看到我的过去.

木兰,
差一点,
很多事的差一点,就改变了一切.

小傻强,
'大众'无处不在.只是这间历史悠久较令人怀念.

yoyo,
将照片po上来.

cat,
所以,这间大众是许多人的回忆.

安哥爵 说...

李逸迷,
你就太矫情了.哈哈,你才去那么一次!

诗艳,
你那是乡下妹,你在美国吃西餐.

夏浪,
值得一提,但不堪提.平平无奇.现才开始呢.待一天有料到,才写.还不是这山看那山.

啧啧,女人真好奇....这回,是你用红漆泼我,快闪..哈哈.

koon,
我远远的望心里暗暗的想...这一句才坪然心动.--你是这一句裁进他怀里,回头巳是百年身!

一月四日才关闭.你们还可以去.这回多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