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4日星期五

狗脸岁月

前天赶下马六甲教员工新餐点, 还没喝过马六甲的水, 又行色匆匆去Batu . 那里的员工对我眉开眼笑, 我也就周伯通上身, 以嘻笑玩乐完成正果. 教他们分辨鸡尾肠和香肠, 明明拿对了鸡尾肠, 我尽是摇头, 搞到他们急得快哭了, 让我好不得意. 马六甲那几个黑黑的瓜, 才难教. 做了莎莎酱 ( 有黄梨,柠檬, 番茄, 上汤... ) 和磨姑酱, 最后竟然还分不出那是什么酱. 把磨姑说是莎莎 ( salsa ) , 再把莎莎说成是辣椒酱. 辣你的头, 今晚拿回去洗头.

有的就是特别迟钝. 优点是听话纯品. 也可能会做长久一点. 上两星期拍成品照, 其中一个休假的员工自动来帮忙. 就有人问, 他不是休息吗? 怎么又来? 另一个向来小心眼又妒嫉心重的就答腔 : 安哥爵有在嘛, 他想升职. ---我选择性耳聋, 时运高没听到. 谁知因为我没及时处理, 两天后, 在开会, 就接到电话, 他们两个打架!还从内打到外面. 我只问一声, 严重吗流血吗?没有?那继续开会.
第二天才收拾他们. 裁掉一个, 当着他们两个的面, 对另一个留下来的说: 你要打他, 先打我. 算是安抚那个被炒的.. 其实讲这句话, 也有点风险. 但我有六成把握他们还算尊敬我.

所以前晚离开Batu , 就直奔回家. 离家一个半月, 那些烦人恼事, 那些乌烟障气, 那些咀脸口水, 织织埋埋, 只有回到家才可以漂白. 我家的狗, 见到我死命的摆尾, 尾巴摇到快脱落. 原来, 我是这么受到狗的欢迎的我多么想过着看狗脸不看人脸的岁月啊!

也才在家睡了那么一晚, 昨天早上又在新山教另一组组员. 也看到了' 返屋企去生仔' 的华女好像瘦了很多. 晚上, 又落脚在吉隆坡了.

狗, 好狗狗, 等我..... 我相信, 我们相看两不厌.

36 条评论:

李逸迷 说...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去又潮落。。

人样千百种,狗样只一种。。

安哥爵,人这种动物好烦hor。。

汪汪。。汪汪。。来旺,乖。。。。

哈,看狗的脸好过看人的脸。。

安哥爵 说...

李逸迷,
不是我说你hor,你是想看日本妹的脸才是真的.

董百勤 说...

得饶人处且饶人。

出来了社会,也看到很多很想骂他们一句狗的现象,或许用猪来骂比较贴切。

(百勤最近很粗鲁...)

帶刺の蝴蝶 说...

安哥爵,你很久沒有更新啊!

你很忙哦~呵呵,我也沒空,不過上網都會瞄這裡的,發現你更新了,乘睡覺前給你留言。

安哥爵 说...

百勤,
?我这一篇,是在称赞狗.
你累了吧.看不出我要表达的是什么.

美美的蝴蝶,
对不起噢,没更新.我告诉自己一个月写十五篇.也不太少啦.有时是等某个人来才更新.哈哈,这样才好玩.你都很勤.

董百勤 说...

最近却是很累,

这个假期,我要沉淀自己,感恩走过的日子,煎熬的考验。

最近,就是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不懂为什么,就好像被某些人盯着,在背后认为我做了一些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

yuyyu 说...

安哥爵,
yuyyu也很想念你啦!!!

安哥爵 说...

百勤,
你的文字一直在重复.走出牛角尖.
你在解释什么?不必.
你想做大人,但我把你当小孩.只是不希望你变小老头.
聪明可以让我们走很远.也可以摔倒.

安哥爵 说...

yuyyu,
哈,很奇怪.大家都互相想念.

董百勤 说...

如果我想长大的话,那我就不会这样啦。
其实我是多么地想让自己更像自己的年龄,不去理会一切。

我是聪明,没错,但也很愚笨。

koon 说...

安哥爵,
久违了!(可惜我没有红毛到敢要抱你一下)
还好吧!

koon 说...

狗,真比人忠?

花木兰 说...

爵表哥:你去马六甲教什么?我不明?你是做餐馆业吧?
还有,你有没有觉得,那百勤的心情比我们俩好老?每天在怨天忧地的,多多教训他。。哈哈。。。不用客气。。。

安哥爵 说...

koon,
我三个宝贝,我送她们三只宠物狗.好忠心.

安哥爵 说...

木兰表妹,
换新餐牌,所以每间分店教一轮..
你也这么看百勤.所以我说他是小老头.

董百勤 说...

:: -____________- :: (眼泛泪光)

木兰阿姨欺负人。XD

我承认就是,我是小老头。

幸运猪 说...

老爵,早上好!别来无恙吧!

狗可以忠诚,因为牠不爱讲话!

人可以老实,因为他懂的掩饰!

呵呵呵!!!

安哥爵 说...

幸运猪,
这一回做不到要做的东西,老人家舒发一点而己.忙累了.

杉叶 说...

爵哥写的挺无奈,猪猪写的挺有哲理。

安哥爵 说...

杉叶,
有很多我不能写.因开blog时用了真身..

那只猪是绝顶聪明的.

董百勤 说...

干爹,其实网络有时候,隐姓埋名,会不会更好呢?

帶刺の蝴蝶 说...

哈哈……因爲你的部落個會充滿驚喜,所以就會常常來看看咯……

呵呵呵……

杨 霓 说...

安哥爵,
哎哟。。zomok趁我不舒服,让我的沙发位给皮古力了。。。我唔制。。。下一次记得要留给我。

还有hoh...我最讨厌那种很像“狗“的人,偷鸡摸狗的,鬼鬼碎碎的,假情假意的,死缠烂打的,死不要脸的。。。。!!!

杉叶 说...

霓,稍安,抱抱^^~
原本也不想查访,可是开始有点头绪。你的志很有智慧。

娃娃 说...

爵哥, 你终于回来了.. 想念..
狗脸起码只有一种, 人脸有千千万万种, 我还在学看.

yuyyu 说...

"狗可以忠诚,因为牠不爱讲话!

人可以老实,因为他懂的掩饰!"

很喜欢猪猪的这句金句,
鼓掌~~~ 鼓掌~~~~

花罗汉 说...

uncle 想轉行養狗去?
呵呵!

小雪 说...

在職場上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嘴臉...

黛丝 说...

安哥爵;我病了也来串你家门子,怎样??还有你心吧??
哈哈。。。

处处为人着想,有时也是有心无力。。
不是每个人都会领情,有时更是“蚀把米”!
Uncle,你还是考虑考虑返屋企,做什么都好吧!!

杨 霓 说...

叶杉,
我有说什么吗?哈哈哈哈
要不要我的email?

安哥爵 说...

杨霓,
人有时是一念之差.一念天使,一念魔鬼.

娃娃,
我喜欢会笑的娃娃.你越写越好.常有神来之笔.

yuyyu,
马六甲的猪特别聪明.打听一下,他吃什么长大的?

安哥爵 说...

花罗汉,
最近又看到许多人事.所以吃咖哩鱼头的次数好像多了一点.

你看,人家打架,我也拿来烦.

小雪,
我们也时时提醒自已....

黛丝,
要保重.
我还想做工.不想做三等公民,等吃等睡等死.

娃娃 说...

爵哥, 你在扎我吗? 我比较呆.

安哥爵 说...

娃娃,
我看着你进步.
杨霓不是说你写得像像像...
是她在扎我.

Kate 说...

来新开班,固定下来,就不用在东奔西跑,不累才怪。

杉叶 说...

霓,你没说什么,是我想很多……

我希望,坏人会变好。会被感化。
就好像,每年生日我会祈祷这世界再也没有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