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0日星期五

恨你二十年

昨天心很闷.不想思考.找一个酷哥坐下聊心事. 他的心事. ( 我的千万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他说爸爸欠大耳窿, 妈妈趁爸爸还没跑路时先跑掉了. 家是支离破碎的. 妹妹跟了表阿姨, 他跟爸爸有一餐没一餐. 爸爸是始做蛹者, 但他更怨怼妈妈.

为了不使他太恨妈妈, 我说, 我是你妈妈, 我也先跑. 只是没能力带着你们离开. 你妈妈很聪明, 趁你爸爸还没跑她先走一步. 夫妻本是同林鸟, 灾难来时各分飞.


不要怨恨她, 各人头上一片天. 她不想再对你们负责任, 不想再扮演母亲的角色, 是她的抉择. 她一定是想清楚才离去的. 你就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好了.

他不置可否. 他说再看到妈妈, 他会吐她口水, 拿香烟头丢她!

我不惜把自己拖下水, 告诉他两件事. 他听后流着泪说, 他终於明白了.


第一件事我告诉他, 你今年廿岁, 最多给你一年的时间活在怨恨里. 过了廿一岁, 你就失去权利怨恨父母了. 因为你的人生己由自己开始. 罐头有期限, 病魔有期限, 悲伤有期限; 怨恨更有期限. 如果从廿一岁到四十岁, 给你奋斗廿年还原地踏步, 你要怪的是自已. 反正父母给你恨了廿年, 自已也经历了人生.

他说好像明白了. 他会放下 '' 恨 '' 的包袱.

第二件事告诉他, 我读书更少. 才小学毕业, 读了预备班一年便缀学了. 小学时, 我年年名列前茅, 作文比赛校内外冠军, 小楷第一大揩第三, 图画和歌唱比赛拿第二, 是模范生. 以学年成绩第一名考上锺灵中学. 结果咧结果咧结--果咧?预备班我考到第七名, 对我偏心的妈妈说我退步了, 不是读书的料. 去做童工好了. 很戏剧化是不是?

我从此不回家. 十五岁就出来做童工, 月薪马弊廿五元. 咖啡乌一角钱一杯的年代. 我心里有恨. 有一回想回家, 走到靠近家一百码之处, 挣扎着要不要踏进家门放下恨?结果就在大树下放声疼哭! 引来一群人围观: 小弟弟, 发生什么事?

后来发奋图强, 就如此如此这般了. 我现在也没什么损失. 以前念念不忘想当个心赃科医生. 若说有损失, 是世界上少了一个医生吧? ( 哈哈哈! 饮得杯落, 我是笑得出的. )

他听了. 他说醒悟了, 知道该怎么做了. 第二天早上, 他传简讯来: 可以叫你爸爸吗?
我回应: 我不要. ---以后你生个孙叫我阿公好了.
我是这样鼓励他的.

51 条评论:

董百勤 说...

他真的很幸福,因为至少母亲还在,我连恨父亲的机会也没有...

其实怨恨,是对自己的伤害,想不到干爹,竟然有一段那么坎坷的过去,我深信你一定很感恩那一段日子。

沙发!!!

安哥爵 说...

哗,才刚贴上去董老师就来安慰佬佬了.

董百勤 说...

干爹,你忘了,我是蜘蛛人吗?
我一天十几个小时都在网上的(我还敢讲!!)
闪~~

杨 霓 说...

呜呜呜....................呜呜呜
真的是坎坷的过去。。。我。。。又要去哭了。。。。。。

有坎坷的过去,才造就成功的你。

yoyo 说...

呜呜呜....................呜呜呜
真的是坎坷的过去。。。我。。。要去看“海角七號”了。。。。。。

李逸迷 说...

这个杨霓。。连哭也要跟我抢。。

真不愧是靓仔爵的头号粉丝。。。

我认了。。。唉。。

靓仔爵,你这篇真人真事。。很感人。。

明早我会跟李安讲下,叫他去找你。。。

记得穿底裤见人。。。祝好

李逸迷 说...

什么??刚刚看到杨霓nia。。

又给yoyo爬头。。。

我这个安哥。。。唉~~

真是不人老也不行。。。唉~~

安哥爵 说...

杨霓,yoyo,各人头上一片天,一片天.只要不放弃, 终能留下脚印.

董百勤 说...

各位靓仔安哥,靓女安娣们
晚安哦!

安哥爵 说...

李逸迷,底裤要穿什么颜色的?红色吗?快给贴士, 才有机会.

小雪 说...

他也太感動了吧~要叫你爸爸....

杨 霓 说...

peter仔,
认老,你老还是我老还不知呢,不过以你听李逸,我听康乔来比,你的确比我老!哈。。。我看过你的照片,还蛮年青的嘛!
男人是越来越有魅力!你看安哥爵...多有魅力啊!

李逸迷 说...

靓仔爵。。红色有蕾丝边的。。

T型底裤。。。

穿在外面~~~谢谢合作

李逸迷 说...

知道啦。。杨霓。。。知道你是靓仔爵的头号贵宾了啦。。。嘻

你忘了你和靓仔爵合照咩。。??
你的含羞答答18岁青春姑娘look了吗??

忘了加心如鹿撞下去。。。真《沙洋》sayang。。。

真怪不得yoyo也会说:盲的人也知道啦。。

安哥爵 说...

李逸迷,你这个损友,就是想看我晚节不保.你做我经纪人好了.

小雪,你好.之后还聊了其他的.他缺少家庭爱吧.

董百勤 说...

我好像混不进来
T.T

杨 霓 说...

安哥爵,
看在我是你的头号贵宾,沙发以后留给我坐!Ok!晚安,我要去写blog了!

peter仔,
你恨不的甘多啦!goodnight。

婷婷 说...

我想起了我十一岁那年开始,我和妹妹(她大概7岁)每天被后母呼来唤去的日子.每天放学后,要照顾弟妹.要做家务,洗一大桶的衣,自己的功课等...日复一日,每天的家务怎么做也做不完.姑姑心疼我们两姐妹,反而我们不觉得被欺负了.不知不觉也过了快二十二年了,如果要恨何时能了...恨不会让日子好过,那就放下怨恨吧!
这也好,现在我和妹都嫁人了,料理家务照顾孩子洗衣煮饭样样通呢!哈
爵哥,你讨厌啦!害我想那么多往事.
不准安慰我,我现在很好很幸福...

老查某 说...

好心酸的过去。。。。。我以前也是如此辛苦。不过我看得开。。。

vivian 说...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可能以前的故事我们会显得无能为力,但是将来的故事可以由我们自己去规划的。

杨 霓 说...

婷婷,
我们都是人人羡慕的幸福小师奶。晚安哦!买了南洋商报没?祝成功!

安哥爵 说...

婷婷,每个人都有个故事.那也是养份来的.

老查某,这么迟还不睡.明天没课外活动?对一个喜欢读书的人来说,是一划伤痕.我到卅多岁,还梦到当医生呢.

婷婷 说...

嗯..不过我不是幸福的小师奶,我是幸福的大师奶....哈哈哈哈
别再提南洋商报了..呜呜...

安哥爵 说...

vivian,好一句:将来的故事可以由自己规划.大家一起努力.

董百勤 说...

我几时当了隐形人?
叹气...

李逸迷 说...

大家能有机会和我们的大众安哥爵交流

什么老的。。婆的。。孩子的。。

寒吧郎忘记了。。哈哈。。

靓仔爵,你的魔力真吓人。。嘻

董百勤 说...

李逸迷,
你说的孩子是谁哦,不是我吧?!

安哥爵 说...

婷婷,我连买南洋商报的机会也没有.你再坏,就把你吊起来晒.

百勤, 我也做隐形人的.昨晚去了你新家.有进步.

董百勤 说...

惨,昨天的窘样一定给你看到。
其实昨天还蛮难过得,但是看到大家的一文一字,我真的感动,无言。

婷婷 说...

皮的哥哥,
你还没睡koh....乱讲,我才没有"夯八郎"忘记呢!我的"老的"和"啊窿"就在我旁边看戏nia!

婷婷 说...

爵哥哥,
不是我坏蛋,是木头坏蛋啦....
我做梦都想生女儿!!如果生孩子是一个人的事,就好办多了..

李逸迷 说...

婷婷是个好妈妈。。。

好。。上网的妈妈。。。

孩子老爷也不要了。。哈哈哈

董先生,我说的孩子,是我们这群安迪安哥的孩子,老公和老婆也不要了,
就只要来靓仔爵的家搞蛋。。。哈

闲人 说...

安哥爵你比医生更厉害!
你医好了那酷哥的心!
闲人敬佩你.

yuyyu 说...

有爱才有恨,
不是吗???

何声志 说...

爵哥,好感动。感觉你家今天很热闹。

花罗汉 说...

靓子爵,你做不成心赃科医生,现在就如一个心理医生,不愧我封你为我的偶像。

狂暴の君主 说...

如果没有那个坎坷的过去

就没有现在的安哥爵吧..

安哥爵 说...

闲人,一天做一点,大家一起努力.

yuyyu,是吧.爱恨情仇.

声志,过去已经过去.未来还在继续.

花姊,小学毕业不学无术.东西全学一半.谢谢鼓励.

君主,也许你说得对,所以今天我能搞笑也会流泪.

歪先生 说...

hmm。。。

其实安哥爵是干什么的呢?酱多人找他聊天和辅导的?

安哥爵 说...

歪先生,你好.
纯聊天纯喝茶.再加一点以老卖老.

幸运猪 说...

守得云开见月明,打开心窗乐逍遥!

做人嘛!最紧要开心。。。。。!

安哥爵 说...

幸运猪,猪的哲学也可用在人身上滴.

娃娃 说...

爵哥:
你家很热闹, 来凑爽而已. 嘻嘻!

魔女 说...

“你今年廿岁, 最多给你一年的时间活在怨恨里. 过了廿一岁, 你就失去权利怨恨父母了. 因为你的人生己由自己开始.”

很有意思。收著了。

黛丝 说...

爵士;很感慨,也很感动。。。
当下是仇恨,要转换心情。。
当下是埋怨,就要找好的一面。。。
个人头上一片天,也要让自己的是蓝天白云。。

安哥爵 说...

魔女
黛丝,欢迎到访.生活都有阴暗面,逃出生天是必要的.大家努力.

帶刺の蝴蝶 说...

可以叫你爸爸嗎?

哈哈哈哈~~~

marytance 说...

把你所写的,告诉了孩子;他们深深体会现实生活中,有很多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孩子。
这是发人深省的帖子。。。

安哥爵 说...

蝴蝶,贪得我好开心.我不是传过你一招:不喜欢时叫他去跟蛇睡吗?哈哈哈.

安哥爵 说...

marytance,欢迎分享.有快乐家庭,也有悲伤家庭.你有跟他说有人考了第七名就没的读书的真实故事吗?

marytance 说...

我说了,他说这个妈妈很过分。
sorry o,我实话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