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8日星期日

斯文的败类

N年前的记忆. N年前的我, 曾经那么仙风道骨. 一表斯文? 斯文败类?是的, 失败的那一类. 旁边的漂亮宝贝大眼明星, 并没有小乌依人, 她依的是别人---恋曲 1990 的罗大佑. 才子佳人, 天生一对龙凤配. 偏偏那时我的笔名是小左. ( 呵呵呵, 人家是大佑. 我是小左, 失败的那类. )
那时是玩暗恋的时代, 谁都知道我当年是多情剑客暗恋林青霞, 她在大会堂表演, 我在台下按快门. 那晚表演完在酒店, 秦汉前妻邵乔茵对她大迫供, ( 我忘不了邵小姊妒恨而凌厉的眼神. ) 当晚她就闹自杀! 轰动一时. 从此我也就暗恋梦醒, 再玩痴迷下去, 写遗书的会是我. 后来我又移情暗恋洒脱又富有文化气息的才女胡茵梦. 拿着一把吉他长发飞飘的清丽, 神魂为之颠倒! 那是伪文艺的后时代. 谁知胡美人思想极之前卫, 与才子李敖 ( 又是该死的才子. ) 玩一夜情. 结婚一天就离婚. 我屡暗恋屡失恋, 只好去追隔壁邻家的兰花草!

后来, 她出现了, 一部连续剧 《 一剪梅 》 把她--李烈--爆红得深入民间. 她深深的眼眸像南中国海那么令人沉溺其中!一夜间浮滹了无数少男心! 这回, 我巳经有兰花草在身边, 我不敢再玩暗恋, 再玩? 那就是狼才女貌一对龙凤呸呸呸!

她来宣传, 我约她在文华洒店咖啡屋吃早餐做访问. 别人我写八百个字交差, 她我就洋洋洒洒写了三千多字. 还写到她山东老爸的情事, 寄去台湾给她. 从此鱼雁来往一年余. 看回今日, 人事巳非.时光欺人太甚, 她与罗大佑十六年恋曲曲终人散, 我在这里--没人"号" . 她还在台湾做编导....
走过必留痕迹. 当初写 blog , 告戒自己, 写人写事写情写景......就是不摆自己上台. 夜里失眠, 午夜梦迥, 往事还是一幕幕, 走过的痕迹, 是抹不去的记忆.

34 条评论:

杨 霓 说...

我还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去国家体育馆看秦汉林青霞时,是被很多大人逼到很够力。不知你是不是也是其中一个?哈哈。。。
我很喜欢罗大佑,但只限他的才华咯。

董百勤 说...

那些名字,对我来说真得很陌生,不是我的年代的...

XD

往事还是一幕幕, 走过的痕迹, 是抹不去的记忆.

那我说,往事是一种在记忆深处里的烙印

安哥爵 说...

我在京华戏院前看到傻了.昨晚有很多妹妹仔霸位廿四小时,为了今天看阮经天,我都很理解.十六岁当然做十六岁的事.

杨 霓 说...

安哥爵,
我想看你的“兰花草“?
到今天我还是很遗憾秦汉林青霞这对绝配呢!!唉!我到今天还是看不到有那么绝配的一对!虽然我讨厌第三者,讨厌陈世美。

安哥爵 说...

百勤,若干年后,你也像我这样,抹不去的记忆.走过必留痕迹.

我会尝试写一些你们看懂的...

杨 霓 说...

阮经天我就没兴趣哦!虽然有看命中,但后面的情节不是我杯茶。我还是很期待张东健跟这个十一月的梦蕾演唱会!

董百勤 说...

干爹,我想年代的不同,沟通上难免会有一种代沟,但文字却不会,就算是几千年的文学经典,我们也能够明白,传承。

安哥爵 说...

霓女人,兰花草后来嫁给她笔友.我是跟猪笼草结婚,你看什么看?嘻!
白雪公主与王子结婚后,并不一定过着幸福的生活...你不必遗憾.

安哥爵 说...

百勤,你很懂事.说的也是.那我就放心了.

杨 霓 说...

安哥爵,
幸好我和他不是王子公主配咯!哈哈哈

兰花草是指胡慧中吗?那我想看你的猪笼草咯。哈哈哈

董百勤 说...

其实我不是你想象那样懂事...
我也曾经是“败类”...

安哥爵 说...

你想像力丰富噢!兰花草是隔邻卖炒米粉安娣的女儿.这么生活化.你怎想到不食人间烟火后的胡慧中?她我也见过.
博客女王要看猪笼草?养在篱笆内了,不准看.唉呀不好意思,不过是草科类.

安哥爵 说...

百勤,你一学就会,我巳经做败类--失败的那类了.你做极品好了.

杨 霓 说...

安哥爵,
我期待你写康大哥,就写喜欢看张爱玲的书的人,会是个怎样的人!我有个网友爱张爱玲的书爱到疯,她最近人很低落,我想更了解她及劝解她。
我又怕你不答应,因你也是喜欢看张爱玲的书?

董百勤 说...

真的很想看书,但是家里的书都看完了,空了,口袋也如也。

我不是极品啦,“样子极品”就可能是...

李逸迷 说...

很喜欢你说的-《龙凤呸呸呸》。
你现在有没有-《蛇鸡混混混》哪???

Kate 说...

岁月不饶人,一转眼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只能唱着往事只能回味。你年青的岁月也多姿多彩,都是名人耶!一剪梅看过了但也已忘了剧情,我要看那位“兰花草是隔邻卖炒米粉安娣的女儿”,江山美人怎能把她这样关起来?不管啦!我要看我要看。。。。。。。
阮经天。。希望我放出去的鸽子能为“宰”到他们的照片。哈哈哈!

p/s: email 收到了,前2天忙着上山拜师的事,一时没空回,在等都几天。

安哥爵 说...

李逸迷
给人呸了又呸呸,我那里还敢混混混.

安哥爵 说...

kate,每个人都会变得有过去的人.你上山拜什么师?

董百勤 说...

刚发现原来李烈姐的头上那个不是帽子
石喷水泉,有够汗颜...

安哥爵 说...

百勤,是我语无论次她气得冒烟!!!

董百勤 说...

那做么不冒两个?冒一个?

Kate 说...

到时再告诉你,哈哈哈!

杨 霓 说...

董百勤,
你样子不是极品而是极之没品!
像张东健这样子,才算极品!

杉叶 说...

Uncle,
扯个离题的,纯粹感想。其实我很希望将来像你酱的年纪时,能有这种笑看人生,时而疯癫的豁达。当然我知道,那是人生的历练,是学不来的……

安哥爵 说...

杉叶,谢谢你看得懂我想表达的.我写的都是真实生活的一小节..你的留言我有小感动,你一定也做得的.我觉得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丰富的,有的是平淡中的丰富.问题在於怎样回味走过的痕迹.

c@therine 说...

以前仙风道骨的你与现在的你也没2样嘛!!
谁都会有织梦的时候,只要不沉迷。

紫色 说...

那些年代,伴着蒸汽列车“呜呜……”
驶进历史中让我们追忆着。
唯独不变的是那列车里,
探出头摇手致礼永远都是那么的壮烈华丽。

yuyyu 说...

唉~~~
我只知道林青霞!!!
秦汉 ~ 听过名字没见过那张脸!!!

我的天,
怎么办???

安哥爵 说...

cat,现在就只好望星空了.

紫色,时光的列车可是一去不回头.单行列车.

yuyyu,你只要记住飞轮海就好了.

小雪 说...

雙林雙秦還知道,李烈我就真的沒印象了.

帶刺の蝴蝶 说...

哈哈~~

我只能说,看得的文章,有时候会被kek到,有时又忍不住大笑,再不然就狂飙冷汗。

哈哈~~

Kate 说...

记者叻!了不起,怪不得有高级的文章,欸!你不是说只念完小学吗?你的文笔怎么这样顺畅???????莫非你的执照是。。。。。?哈哈哈!

yuyyu 说...

唉~~~
飞轮海我也不知道谁是谁!!!
八十九十年代的罢!!!
不过,
我蛮喜欢王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