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0日星期三

在家摇脚

给她取名叫晴,她偏喜欢黑白。

最近坐在电脑前, 引发一个坏习惯, 就一直在抖脚. 抖抖抖, 摇摇摇, 非抖到下档不可. 多么疼快的抖脚 " 领悟 " 噢! 树摇叶落, 人摇财薄. 管它. 多多博彩两千万奖金与我无关. 我可连抖一小时, 抖到背后被孩子大喝一声: 安哥, --不可摇脚!有时更不客气: 不准摇脚!听到没--有 ?

报应好像来得很快. 以前是我制止他们的. 现在, 虎落平阳被女欺!我按奈不住了, 我要抖抖抖, 我要做日本视觉系男孩, 我要去轰叭, 我要穿紧身亮色胶裤, 无所事事的在Pavilion外面摆款影响市容. 买不起名牌就不可去Pavilion吗?为什么金河那批假啦啦假视觉系就可以转移阵地在那横行?后巷男孩在前门放肆. 被游客以为吉隆坡人文如此庸俗. 反正多我一个不够多, 让我加入他们纵容我一回.

所以, 至少纵容我一下让我抖抖脚抖个过瘾好吗?有脚堪抖直须抖, 莫待双脚伸直直. 我要轰叭我要轰叭我要轰叭.....啊哈,轰叭!
房门被恶搞。

我都很纵容孩子的. 整间屋子都是黑白分明. 黑白色系就很酷很有型吗? 他们有问我可以吗?可以接受屋子变黑白吗?为什么不可以接受? 没得选择父母没得选择孩子, 要住在一起, " 你怕黑吗?黑有什么可怕?" 他们就来恶搞了, 看! 连房间的门都搞到这么骑呢哗达, 整整半年了还没下画. 待我要po上网时, 搞作人自己才来嫌丑.

知女莫若父, 也是我自作孽, 戏言要开一间黑店, 专卖黑色系食物, 黑芝麻糊, 黑色猪肠粉, 黑豆花黑豆浆, 黑豆沙包 , 黑糙羔, 黑莓蛋羔,龟苓羔,烧仙草, 乌鸡汤, 黑猪脚醋, 十全大补汤 ( 黑的 ) 香菇料理 ( 黑的 ) 黑糯米料理, 日本黑咖哩, 只卖咖啡乌,,,,,,,还有黑狗啤, 黑狗--鞭!

( 还有廿来种的镇店之宝黑色秘密产品. ) 搞到他们兴奋莫名先来恶搞我间屋. 害我在外不敢抖, 在家就抖抖抖, 抖得好疼快!因为在家里,管它是黑是白, 写意就好。别管我, 我抖, 我抖, 我抖抖抖;我摇, 我摇, 我摇摇摇。

24 条评论:

koon 说...

嗯,徐晴!

杨 霓 说...

好in 的爸爸哦!当你女儿真幸福哦。

hosengchee 说...

爵哥,照片中那位"影后"是令千金吗?很有艺术细胞咧!

安哥爵 说...

koon,对了,搞怪晴.听的音乐也是搞怪的.

安哥爵 说...

阿霓阿志,酱夜了来黑店干麻?
过奖了.一代不如一代.

杨 霓 说...

安哥爵,
看了这些画,突然想起上一次的banner 是你女儿帮你弄的吗?如是,真的是不好意思哦!

三个女儿在爸爸头上跳舞!?

hosengchee 说...

很夜吗?我们才开始呢!黑店不是越夜越好吗?您老人家酱夜了怎么还没睡?还在抖抖抖,摇摇摇....

安哥爵 说...

霓女人,那是非法下载的.

帶刺の蝴蝶 说...

那个门被画到这么可爱
下次我如果有画画的功课,叫你女儿帮我画! 哈哈哈

你们父女顿时变成我的恩人liaw..

hahaha...

老查某 说...

老老人家说;摇脚的人是没有富贵相的人,所以,要发达就不要摇脚。。嘻嘻。。。paisei ...在说教。。。

杉叶 说...

我很爱哟,那种艺术画!超炫的!

你的黑店概念很好哦!几时开在KL,我们大家都去捧场一下!

婷婷 说...

新的banner。。莫文尉.cool baby!!!!

我家里那两个大小爱人全都会抖脚,小的还好。老的那个坐也抖,睡也抖。。晕

安哥爵 说...

婷婷,一看就知莫文尉.木头有买toto就叫他不要抖.

杉叶,店名就叫黑店可以吗?

李逸迷 说...

我刚从吉隆坡回来,当我和打令去timesquare逛逛的时候,
满地都是视觉系日本男女一派。。。
我的眼睛不自控的张的大大,
舌头也不听话的直升出来。。。
好佩服他们。。。
你说你想学他们?讲爽你就厉害!。。。嘻
有种你穿去pavillin show show,我写个服字给你。。加多两个。。非常~~

yoyo 说...

嗯,你的女兒好利害!贊!
好可愛的畫,我也每天想畫我房間的牆
但...心動沒有行動

黑色食物可是我的最愛唷!!
但....
嗚嗚嗚嗚
副作用就是...人會跟著變黑!
哇!!!

杉叶 说...

yes!店名就叫黑店!很有吸引力!

看到艺术画时就想到yoyo应该会喜欢。

yoyo 说...

杉叶,特餐就叫母夜叉...or孙二娘??
好吧?^_^

婷婷 说...

奇怪的人煮奇怪的菜开奇怪的店取奇怪的店名叫奇怪的朋友。。。
哈哈哈哈哈哈。。。。。

c@therine 说...

uncle一直在抖脚. 抖抖抖, 摇摇摇, 莫非身不由己,控制不了?该叫医生check一check,病要浅中医呀!!

Kate 说...

那天有机会把女儿带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顺便传教几招,行吗?

安哥爵 说...

李逸迷,别激我。你在ts看到我又认不出我.

yoyo,幸好你们两个不相识,不然就天翻地复.傻婆,吃了不会变黑.吃黑钱人才会变黑.

catherine,还好,我不是柏金逊症.只是不想中多多,就给来这里的人中.

kate,把她嫁去你家,给你使用作油漆工人.

紫色 说...

来迟了,一口气读了两篇文,
还真感慨万分的,一个一个来,
这一篇,是需要感情的理性分析。
哈哈,开始胡言乱语了。

为何没有特别标明父女之情
却让我感觉洋溢在亲情的温暖中,
那股扑通扑通的心跳,骗不了人!
那恶搞的背后,藏了多少眼泪,
只有爵哥知。

那店的名字,我反而想到

黑食会!

一旦采用,版权可需慢慢斟酌。

安哥爵 说...

你真看懂我。记住你名字。

yoyo 说...

zomok 我沒吃黑钱都变黑
唱:“黑黑 黑黑 天黑黑“
咦?變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