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9日星期五

一个人一张床

网友 '蝴蝶' 说她不喜欢与任何人同睡一床. 即使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这是精神洁癖, 非关情感. 很多人都是.

有时环境所迫, 与人同床共眠, 那睡眠境界都也只是停滞在浅意识中.

睡眠是个最舒服的麻醉, 是潇洒, 是撇清与放卞一切爰恨情仇, 欲念烦恼.....
就在进入睡眠状态中戛然中止一切风花雪月.
睡眠是心膊继续跳动, 撇除了梦, 思惟瘫痪. 比水静河飞还要高雅漫妙.....

别担心, 身体内的 " 乌赖耶 " 会适时唤醒你, 让你的生命在歇息后获得养份.
所以, 睡觉时不受干扰, 不管是心理或生理, 才是有素质的独处, 自己与自己.
生活条件提高了, 很多人在意了精神洁癖.

人都是个个体. 再甜蜜相爱的人, 充其量也是琴瑟相并, 而已.
有些人喜欢用相爱为名, 来充份占有他人, 在睡眠中也不放过.
愿打愿挨, 那就大被同眠; 追求心理卫生的, 就时, 不时, 分开.

所以网友 " 蝴蝶 " 担心若一旦结婚怎能与另一半共寝, 翻转一个身, 踢醒一个人....

其实, 结婚也可以不同房, 我早就做到了. 现在也大肆流行, 更是一种生活趋势, 是一种心理卫生.

当然, 天下千千万万是睡在一起的人, 睡在一起的欢乐家庭.

但若果你是个追求心理卫生与精神洁癖的人, 不想与人同床也是很应该的.
但如果你觉得拥着一个人睡能让你自以为拥有全世界, 愿意作纲自缚, 也是美事.


说到我自己, 多年来独睡一张双人床, 也没有畅快多少.
个性使然, 总以为自己不需拥有这么多, 双人床我只是睡一边就够.
所以我的床, 右边是没有翻覆痕迹的. 春梦了无痕.
也许, 我把右侧空位留给了我的心魂, 夜里爬出体外, 或悠游或守护着我,
让睡眠中的我是全然的我, 不受干扰.

生活总是把我操得很累, 我只要沉睡, 就鼾声大作. 有自知之明, 这也是我选择独睡的原因.

想起有一回与同事出外公干, 与同事共睡一房.
事先已经交待我会扰人清梦, 结果半夜事情发生了.
我被一阵家俱搬动声吵醒, 朦胧间看到有人移动橱匮----
你在干吗?
同事说: 你的打鼾声我 takboleh tahan !
原来他想用衣橱隔--开我的打鼾声!
--你傻啊? 不会一脚踢醒我!这样有用吗?
( 这笑话闹得还够经典的. )

23 条评论:

李逸迷 说...

你的同房应该尝试麻醉自己。。
当安哥爵没在~当安哥爵没在~

或者他可以拿一支笛子塞入你口中,把木衣夹夹着你的鼻子,
可以把你的鼻鼾声转变成美妙的笛声飘扬~~

狂暴の君主 说...

无奈现在已经长大
有时还瞒怀念当年和母亲同床的日子...

安哥爵 说...

李逸迷,有太机会你来试试看!哈哈!

安哥爵 说...

君子,那种是温暖.蛮令人怀念的.
s.h.e不是教你:我不想我不想长大吗?

帶刺の蝴蝶 说...

哈哈,安哥,这个文章让我大大的笑……

我随笔一写,竟然让你长篇大论了一番。哈哈~ 哎哟,谢谢你啦!我真的解惑了。

就顺其自然啦……

安哥爵 说...

蝴蝶,这就对了.喜欢就作纲自缚,双凄双宿,不喜欢就一脚踢他去老巴杀(这是俗语),但别踢得太远.
还有一说:叫他去跟蛇睡!(也是俗语)

哈哈哈!疼你就是要教坏你!

yuyyu 说...

嘿~~~
我就笑得tak boleh tahan了!!!

帶刺の蝴蝶 说...

哈哈哈,下次人家问我为什么这么坏,我就说:“安哥爵”教的。

哈哈哈~~

老查某 说...

哈哈。。。你那位朋友太可爱了。。。。

安哥爵 说...

yuyyu,
老查某,很奇怪有这样的人,三更半夜移衣橱防噪音,也够垮张了.

魔羯女 说...

老实说,即使结婚多年,我自己也是喜欢一人独霸大床,一个人睡,我会睡得比较好呢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又是一个新哲学。。。大开眼界。。。

紫色 说...

我曾经和鼻鼾声响如雷的人相处过,
那感觉其实真的很糟,
我又容易醒过来,
那段时间都是塞耳机听歌睡觉!

现在提倡两夫妻一人一张床。
已经风靡全球了。
很多夫妻在分床睡后,
感情更胜从前呢!
世界无奇不有阿!

hosengchee 说...

异床同梦也不错,跟老婆商量看看.....但....没多余的床啊!难道要我睡厕所?呜....

杨 霓 说...

分床睡!?真的没想过。
娃娃,你可以考虑考虑。哈哈哈哈

安哥爵 说...

紫色,那你要赶流行噢!别向以下那妙夫妻,整天走火入魔.
哎呀,我说的可是五月天的歌.

yoyo 说...

娃娃,真的可以考虑考虑。嘻嘻嘻嘻\^<>^/

娃娃 说...

分床睡? 不用想, 大胖肯定不准嘞... 因为吼, 大胖每晚一定要摸着我睡, 当他那猪蹄压着我的美腿时, 我总有种腿要断的感觉, 奈何无论我怎样讲怎样踢, 每天晚上他总会不亦乐乎的把猪蹄伸过来, 我已逃不出他的魔掌.... 不,不,不, 是魔腿啦!!

杨 霓 说...

娃娃,
可以拿来卤猪脚,好吃!哈哈哈哈
安哥爵,你有什么好法子吗?

娃娃 说...

虾, 下次老妈子不够料卤猪脚, 就有救了??

yoyo 说...

娃娃,請問你晚上要去Bang Sai Bang Jio ....& Ao Ta Ai Jia Jui
how 2 go ah???

娃娃 说...

yoyo:
wa jek ng jiu gao ti geng, ming bang sai bang jio, ma ming jiak sui...

yoyo 说...

娃娃,區愛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