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3日星期六

鱼头向左摆?

康仔,认识你只有两个月,你梦想当十九岁的厨神,我认真在听。
但你三番四次不听我苦苦相劝,我只好静静的走开……

我叫你出餐时将整只鱼的鱼头,在上碟时向左摆,
当我低声下气跟你一番陈词时,你翻起眼吊高眉向阿才抛眼色,一副不屑的样子。
你不知这是做厨神的基本功啊!?

在扬州炒饭上碟时,你眼睛没开,
碟子在洗涤时还留下一摊水没抹干,
你就将炒好的饭倒扣在有水的碟子上,炒饭见水!谁吃啊!
你的厨德在哪里?你离厨神的路,越来越远……

蒸鱼在上碟时淋有味豉油时,一些讲究的食肆都会将鱼头向左方摆。
尤其是扁形的鱼类,开了肚的鱼,鱼头在躺下时,向左方摆,
呈上给顾客时,会有一种正方整体的形象;
右手拿起筷子夹鱼肉,会觉得好顺好正,不像在吃反方向翻肚的鱼。

当然不跟也可以。一条鱼上桌,通常都被顾客抢攻分尸了,但这是行规。
如果那条鱼是两个人在共享,抱着欣赏美味的心情,
鱼头向左摆是正确和必要的,尤其你卖得那么贵价.

这也不算是重点,重点是一般“炒手”用右手淋豉油,
鱼头向左,便正好从头淋到尾,顺风顺势;
而不是从尾淋到头,较多的豉油,渗入鱼头及内腹中,才好味!

见微知著的功夫,从最细微处下手。

打羽球也要顺风顺势,才知要打高球还是如何去扣杀。
你写你的姓:杨,难道不是从左边写起?
你不是先写木后才写易?难道写了易才写木?

行有行规,家有家法,
该认真时就要认真,该嘻乐时就扮鬼扮马。
你的马虎行事,我知道,你的路不会走得很远,
虽然你的梦想是当厨神。

你终於半路出家下山去。

今天你对住我默默流泪,说你别后八个月,换了六份工,吃了不少苦,担不了大旗。
你还说其中有两家(一家在新加坡)食肆主厨也是叫你鱼头向左摆……

打好基础认真学习,是这一行的基本功。
又不是捞偏门,怎能一飞冲天呢?

11 条评论:

紫色 说...

时下的年轻人,犯下了狂妄自我的毛病,
想一步登天,又不愿用心熬苦,
要他们改变,除非有突发事情让他们醒悟过来吧?

好喜欢安哥爵这句:
见微知著功夫,从最细微处下手

这哲理还真的博大精深,
很多人只看大目标大理想,
却忘记积少成多,又低学起的基本条件。
安哥爵可要劳心劳力了。

李逸迷 说...

你真的是用心良苦,能做你的部下,是一种缘分,他应该惜缘,好好向您学习。。他回头,你还会要他吗。。安哥爵?

狂暴の君主 说...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食物的摆法也是一种哲学
也是一种艺术 也是一种对顾客的尊重...

帶 刺 の 蝴蝶 说...

我都不懂這樣的道理。

現在懂了~

安哥爵 说...

紫色,坦白说,我反而不喜欢接触同年纪的人,我喜欢接触年轻人,我没有企图改变他们,但当他们把我当朋友时,那才是最有义意的.
也就是因为有些自以为修成了正果,我们才常常吃了一肚子气回家,转而去吃美式快餐.

安哥爵 说...

李逸迷,会啊!应该给人机会.

安哥爵 说...

君主,蝴蝶,
除非知易难行,又要收取服务税..就应该做好本份.红豆冰没有红豆,虽然不应该,但只收价两元多...我也是吃到完.老板问我好吃吗?虽然很难吃,我也说好吃;谁叫他不放红豆?这巳是对他最大的逞罚了.如果他有照下红豆,我就会鼓励加坦白.哈!

紫色 说...

安哥爵,我和你之间隔了镜子么?
仿佛我们都是彼此的反义词。

就在你喜欢接触年轻人的当下,
我却被年长的那份成熟智慧所吸引,
人生经历经验之久,犹如钻磨后的宝石。

年轻人,我脱节了吗?

c@therine 说...

你又让我上了宝贵的一课,
也听说摆鸡头也是有学问的,
uncle可否教导2下?

安哥爵 说...

紫色,一正一反,一凹一凸,有老有少,相互中和,星月争辉.

安哥爵 说...

c@therine,鱼闭不了眼,鸡头要选闭了眼的.
以前过年前尾牙老板请吃饭,鸡头摆向谁,就是谁被炒鱿鱼,明天不必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