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9日星期五

胡说八道呢喃篇

又是喃喃自语,没有酱,,我会云游,我会换护照,去到天不吐;我要黄家驹,我要摇滚精神,我要强强滚,我也要苏打绿,就是不要外劳煮的没有江鱼仔的板面.这年头,连外劳也来虾我,我会讲外劳的话,沙迷迷,坤涂媚,翁山素姬,高尼高尼.为什么不给我补钙?不给我江鱼仔?为什么说华人是寄居蝎?几时我们爬出来寻找自己?这篇博文要一口气看完,想到写到我手写我心,意识流,我只要流,细水长流的流..我不要飘.

看不下去,请回头.

我失去了耐性,八月的乱象.阿力夏的大肚腩,浅薄的神经细胞.不会说华语的华人是香蕉人,他又是什么?大冬瓜,粉粉的不知所谓,乱乱讲华语,乱靠拢李宗伟.安华的白色胡渣,是营养过剩?是营养不良,还是张牙舞爪的意图?一切都是Ajinomoto味之素.胜利的红洒,我喝了,那是开心花月夜;但我没醉,一直在冷眼旁观,马青那两个汉子,阿祥与阿来,我一直在加分;但补选站台令人咬牙切凿.

我说过了,我失去了耐性;於是玩心大起,我四处去点击人家的blog,去看万家灯火,去找寻灵魂.午夜两点,我才来冲咖啡喝...因此我想起了黄家驹,该死的乱象,不该死的黄家驹.他死后,某年的六月卅日,我不再摇摆,更失去了呐喊!冻结了激情.--光辉的岁月,是流泪的激情,补选的一夜,觉醒的泪流,丑恶的金钱魔鬼,无底洞的谎言.幸好,曾经摇滚过,摇滚的黄家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才是我们的神.没有神,就没了激情.我没有摇摆,因为拒绝嗑了药才摇摆.因为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黄家驹死了.

死了.三世书说我前世是米铺店老板,睡在帆布椅上给老鼠咬到脚,中毒死了.时值1923年.搞错没有?我这么好的人,投胎也要酱久?我的朋友死了,中癌,一世人都在做好事.今世我要做猫,会做瑜伽的猫.有智慧,能屈能申.为什么说我是猪?猪文化猪内阁.很讨厌.没耐性了.给我一瓶眼药水洗眼,看你乘的日本邮船池早丸.

扔著 丢著 珍珠和鲜花 射着 发着 毒剑和飞刀 我们在无数的毒剑 鲜花 飞刀 珍珠里活着 珍珠不是露珠,但也会流泪.喜悦的泪,因为胜利了;玫瑰即使不叫玫瑰也是一样香.我们一再死去一再复活,这是个交替的年代,我被迫走向了边缘.

你们开始讨好我.我拖鞋断了,你们把我骗去五福城广场,我假假配合,让你买贵价拖鞋给我穿.你高兴我开心.但没有人看到我的路,越来越小又越来越大;越走越短又越走越远.............梦醒时分的陈淑华(找不到那字)当年指定我拍她左脸,她说左脸最上镜,现在呢?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鸭赌辣,还等你什么?等你娶多一个老婆吗?

我说过了,我失去了耐性.我只好投身去做月饼.圆圆圆圆月亮的脸,孟婷韦你好吗?我跟杨霓讲,做月饼的咸蛋黄要烘过才没腥味,又香.她问蒸的可以吗?可以.蒸的可以假的不可以.林冠英拾人牙慧,他说黑猫白猫,能捉老鼠就是好猫;蒸咸蛋黄烘咸蛋黄,能烘月饼的就是好蛋黄.

很令人讨厌的八月.雨突然下得死伯大,太阳又死伯毒辣!916会远吗?916不是纯足金.当年的916才是喊出第一声默迪卡!今年国庆日,会星光烟火璨烂?划破黑夜心胸,爆破黑幕轰然中开,金光夺目,如银河之水天上来,又像仙女散花八面开.如千葵怒放,又如万菊齐张.只有烟花不女子,才能爆除乱象.一手炸开贫穷路,双脚走向富贵春.


..百勤,不关年纪不论岁月,人,时不时都要喃喃自语一次.才能释放自己.在你的blog,我看到你的呢喃,不觉得是无病呻吟.这是过程.这篇博文,充其量是意识流,想什么写什么,却又串连一起.你爱写作,希望我不会不良示范.去找一个可以为她写诗的女孩谈恋爱,你就会呢喃了.

对生活有爱,对生命有情,对前景有希望.我们不毖飘,也可万古风流. 紫色,你一定看得懂.

27 条评论:

李逸迷 说...

你的电脑hang了。。。。全部文墨一次过呕出来了。。哈。。

婷婷 说...

我的天。。安哥爵爷爷你怎么了!?
我看了头昏脑胀呢!
本来今天应该很开心才对。
因为要放假了,因为KOON露脸了。。。
可是你怎么了。。。

安哥爵 说...

戴哥哥,你最有心,来看我。却给你吓到。老人家没胆。还好,你讲话很深。嘻!

安哥爵 说...

婷婷,我年轻的朋友走了,昨晚去守丧.现在她送去 BBQ,我却躲在这里胡说八道.

现在流行亮相?我这就飞过去,不会看不到吧?你呢?你几时登台不卖票?

奇怪?现在不是流行发誓了吗?
我发誓我没见过你.

Kate 说...

alamak!这篇文章看到我满头雾水,“dia bo Q"叻!下一次你可能要写一写只有form 3就毕业的我才能看得懂的文章了,哈哈!看来你对" 社会大学" 的事了如指掌。佩服。再来一篇但浅浅的ok.

安哥爵 说...

Ah kate,老人家总是话中有话的.是你家婆对你太好,讲的都是白话.你还中三,我才读小学而巳.改次才告诉你真相.你捉不到球,那有没有噗空?

Kate 说...

唉呀!牌涩啦!即使是form 3 就提早毕业但都是"满将红",哈哈!

Kate 说...

你说Bugis有间和你有关的餐厅,方便宣传吗!酱才有机会赚我的钱啊!哈哈!

婷婷 说...

uncle jazz,
快去看,koon又亮相了。。

安哥爵 说...

kate,是帮他们管理了一阵子.在二楼.不可宣传的.

婷婷,我看到美女了.

Kate 说...

我才向姐妹们报消息来看你风采的照片,谁知道你手脚快的把它下画了,我怎样向姐妹们交待呢..........?

koon 说...

婷婷,
你是我的姐妹吗?

安哥爵,
向前看,向前看。

婷婷 说...

koon,
我们当然是姐妹啦。。
你跟我太多相似了。。
不过我就比较笨。。
嘻嘻。。。

婷婷 说...

uncle jazz,
我的样子朋友们都看了。。
你酱慢的。。去我家在六月份那里看。
全家福呢!!!

帶 刺 の 蝴蝶 说...

看到头昏脑胀~

连我都乱了……


哈哈哈

狂暴の君主 说...

被喜欢的呢喃 是一种幸福

听老师的呢喃 是一种尊重

长辈的呢喃 一定要听完..

老查某 说...

一个老男人的喃喃自语。。唔!很正常!哈哈。。

安哥爵 说...

蝴蝶,去吃止疼药。哈!下次不敢喃喃自语了。

安哥爵 说...

君主,你还真有耐性,我另眼看.

安哥爵 说...

老查某,我从来没反常过.虽然处在更年期.

yoyo 说...

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pa....好!!!好文章!我喜歡!!!安哥爵,利害利害!佩服佩服!
不行,一定要唱歌:"啦啦...。你就是我的偶像∼!!" BRAVOBRAVO!!!

美丽安 说...

从杨霓那边过来,
以为有做月饼的食谱,
可是, 看见这篇文章,
顿时觉得, 你的文笔可不错
因为, 我一直追着看
一直拼命的消化你所表达的。。。晕。
比我年轻的好朋友走了,
我也难过, 可是我没有胡说八道。。。。
因为, 写不出。

Kate 说...

有店要管理?这样说你现在是住在新加坡啰!
中秋节就到了,能否教些月饼的做法?好让外面那些商家赚不到我的钱!哈哈哈!
万一你不方便公开,那就mail 给我,哈哈!
kate885@yahoo.com.sg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安哥爵 说...

yoyo,你才是我的知己.哈哈哈!我知道你也喜欢黄家驹....

美丽安,不好意思,你第一次来我就胡说八道,下次不敢了.你的朋友DJ,我有一面之缘,我都好伤心,可以写一写她吗?

kate,有时我住三巴旺.月饼人人会做,你可去看杨霓的,外面烹饪书一大堆,我宁愿与你们分享一些书上没提的秘诀,比如莲子怎么煮才会酥..我会电电电---邮你.

紫色 说...

看懂了,谢谢爵哥,
谢谢你的好文章一篇
寻味良久,索味绕梁。

徘徊在路上数十年,却还在思索活着的意义
答案没找到却让自己的朋友先抛弃了自己去
乌烟瘴气的猪忙出招却忘了服务国民的本分
我只能相信那首歌:让我们祈祷明天会更好

爵哥,或许明天很遥远,
远得自己看不到,来不及看,
但是我们还是要继续坚持希望,不是?
我们下一代,还在那儿,
说着,安哥爵那代好乱,
但是他都活过来,了不起啊!!

安哥爵 说...

紫色,谢谢你的鼓励。

董百勤 说...

916的下午
带着劳累,写着呢喃

上午,教公民时,一直重复1963年9月16日是马来西亚成立日,但学生的脑里,不外乎只装满着916变天的事情,我想这是媒体的力量吧,把一件件事实,都打入我们的心坎里,这是他们,以实举证的权利,但是I那SA竟然好人当贼饭,四个字,有眼无珠!

干爹,我为自己谱写一首诗

今天的自己是活着,但心却是冷的
现实是残酷,也是仁慈的
一趟又一趟的远足
也许只不过是我的命运
一直在山川云顶反复延伸
孤单也罢 落寞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