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日星期四

姓郑的请举手


 我租了辆脚踏车,延着马六甲河岸走.像不像东方的威尼斯?这条河近年巳做到清澈无味,河风吹送,别有风情,印象加分.间中遇到台湾团,看团员貌似农夫农妇.我混入其中,听台湾导游怎么说~~~....郑和下南洋......所以马六甲的后代华人很多都姓郑的!.....哗卡卡这样也可以啊!郑和有几个老婆?一生人都在生孩子?以至百子千孙!马六甲姓郑的请举手!
 这天是周五.所谓封街进行文化表演.这条街乡亲会馆密集,各自在馆内延传舞狮华乐南音等表演.后方一系列排位的神主牌,百年幽魂,恋恋红麈,是守护还是监督?我想,还是给他掌声吧.不管是前人还是后现代.

不管怎样,马六甲乡亲会馆如此这般的所谓承传搞作,任何身历其境的,是旅客或当地人,心坎里都咚咚呛的被敲击着.......

 在观音堂前跳着排舞的那一班安娣安哥,粗糙的满足自已,却又众目癸癸下撒野.有群体的借胆行凶,有个人的卖弄意识.几个徐娘超低胸的没穿制服化身最后的尹雪艳,她抛着媚眼和她的两个UU,,以为我会拍她?

我当然知道排舞的精神.运动冒汗,释放最后的青春.

后来在街边吃一碗煎蕊,三个排舞舞女来"搭桌".安哥我们可以坐吗?可以.她们又说:哦刚好四个.我回应:  三娘教子!

笑得她们枯枝招展.你卖弄我出口成章.别想歪.三娘教子在麻将台说.与四P无关.

观音妈祖看着街舞,庙前摆着桌凳,酒客大口喝酒.人神共乐.文化街文化.

熊公熊婆在另一隅当街起舞,两人耍心机,就成了主角.吸引不少目光.他们肥并快乐着..............

25 条评论:

Vincent Cho 说...

跳舞后都会拿着盘子讨打赏的吗?看上去,大家都很卖力似的……

苦妈 说...

有艳遇吗?哈哈!

ady 说...

我没举手哦。

安哥爵 说...

Vincent Cho,
不会讨打赏的.都是同欢共乐而已.

苦妈,
睬!我达索达索!

安哥爵 说...

ady,
我也没举手噢.

单身汉 说...

大哥, 下次約我一起走透透。

Calven 烤蚊 说...

你很爱国噢!哈哈,支持政府的在国内旅游~

老二 说...

哈哈哈。。看你讲的,真是笑死我。。。做人还是低调些好,不然经你提笔形容,实在。。。。变成笑话。。。

Nick尼克仔 说...

我历时不好吗?
为什么我都只记得
老师教我的
是:“郑和太监下西洋”
他能生孩子吗?

蓝色郁金香 说...

遗憾你没拍到UU,没能让我们流口水。^-^

普普 说...

说真的,还不如熊公熊婆,我的青春是拿来埋葬的!:)

安哥爵 说...

单身汉,
好说好说.我会带你去荷兰的.

烤蚊,
下一站想去你家乡.

老二,
你也跳街舞?哈哈,我手写我心.笑笑就好.

尼克仔,
哈哈脑残导游骗农夫,笑呱我.

蓝色郁金香,
拍什么UU?谁挤一挤也都有. :(

普普,
哈哈让你自卑了?使出你的青春来!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我举啦!可是,我不是郑和的后代,因为郑和都不能举,郑和也不姓郑。

Calven 烤蚊 说...

安师傅,
我个人随时都欢迎你!但是你游玩后,不可以向我吐口水的噢!哈哈,还有,不要放那么高的期望噢,失望的时候,才不会那么重~

名师安娣 说...

我认识的马六甲朋友都不姓郑,因为郑和没有鸟鸟,没有后代。。。。。。导游是那里毕业?

安哥爵 说...

阿武叔,
哈哈就是.那导游信口开河,说得我想丢她花生米!

烤蚊,
嘿嘿,我斯文得很.只是偶而文字虚用点力度.一笑置之啦.我也太了解冰练郎了.

名师安娣,
天下一大笑.导游是台湾人.没做功课.若不是我混进去,你那里有得笑?

大王蛇 说...

郑和下南洋......郑和本姓马......叫马三保,所以马来西亚有那么多必须再三保护的马来人!

安哥爵 说...

大王蛇,
就请所有"豆油"如此这般介绍马六甲.

leejiajia 说...

看来,那导游也是郑和的子孙,叫大炮,哈哈

薰衣草夫人 说...

抗议!!!我也跳排舞的!

安哥爵 说...

leejiajia,
你话中有话噢.

薰衣草夫人,
我知你跳排舞的.明天登报道歉. :)

有些安娣从来没有舞台,难得有得出风头,乐死了.有的真的露胸露肚发姣到....

当然大多数有排舞精神!要参加社区活动,为运动流汗,结交朋友打发时间贡献舞姿...很健康一下的.然后跳完去吃肉骨茶增肥讲老公不是....哈哈,一笑置之啦.搞不好明天我也去参加.

诗艳 说...

马六甲真的好热闹哦!
我对自己说,明年回马一定要去逛逛。

安哥爵 说...

诗艳,
欢迎你来,我做导游.我一定不会告诉你郑和有老婆的!

杨 霓 说...

烤蚊,
原谅我对冰练没有多大兴趣,还是喜欢鸡龙破。马六甲第二。

尤其是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我超讨厌冰练郎。

爵哥,郑和的故事很多很多,说不完。好像什么都把他沾上了(去很多博物馆看到他们写的)

安哥爵 说...

霓女人,
历史人物故事多.导游会改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