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日星期三

贴上封条的屋子

一个人去马六甲背包旅行,当然要入住平民旅店,有时还在五角亭里跟陌生人讲话,一天走六小时的路,过大街走小巷.像我这种"活过来"的过客,看到现今的马六甲,虽然看到它的矫柔造作,但也处处有惊喜.要复古古城,保留了遗迹,未必保留精神.但它比槟城,新山,甚或新加坡,更有神歆与风情.当然,为了经济效惠,所存在所作为,都在为游客考量.但作为一个都市人,马六甲是一个让人放慢脚步的地方.我愿意说它是美丽的.
 看到蔡澜在鸡饭粒店外招客,我过门不入.从来古城鸡饭粒不是我的那粒饭.可是两天后离开前,我还是进去了.许是到马六甲没吃鸡饭粒好似伥然若失的心理,许多人都跟我一样吧?结果吃了一粒,还是被"炸"到了!我把四粒饭留下,"炸"回去!心有不甘,同时间走入同条街另一家高朋满座的,真是有点疯了,同时间吃两间鸡饭.这一家的,饭还不错,鸡肉咬嚼了半天,还不化,吞不下....只能说~~~~时势造英雄.  (纯属个人口味)



 以前的人有闲情也未必有逸致.小时候我已经懂得把一盆万年青摆在窗口,但最终被祖母打落下来.原因不详.看到这窗架,心喜.全因是旅人的心情.
 庄若的椰子屋,待开门营业时,窜进去,看完店内的壁报和剪报,还是没人理我,一个员工傻傻的看住我,我只好把自已理出来.
好多年没看过窗门上的白色条封了.外国游客狐疑的猛拍照,很想向他们解惑,但时代不同了,我怕解读错误.那可不是屋子被银行拍卖,是这家屋子有人仙游了?这张照片很有意思的,表 达了情伤!                         

四个相亲相爱的〝拉拉〞.十指紧扣.在古城,像蔡琴唱的,新感情旧回忆.

28 条评论:

Vincent Cho 说...

我不会去吃菜蓝的,贵又不好吃~

Sheue Li 说...

不知是我贪吃吗?
看起来挺好吃的,呵呵!!

安哥爵 说...

Vincent Cho,
对,连当地人也告诉我不好吃.

Sheue Li,
你不妨一试.我吃过几次,每次都被炸到的.:)

蓝色郁金香 说...

哈哈!你还真不给蔡澜面子。

老二 说...

白色条封,有人仙游?我还是第一次听闻叻。。。嗯,我是该出去跑跑了。。。不然变山姑了。。。

Kate 说...

蔡澜的站门的那间店,我曾路过,鸡饭粒也没尝过。门上的白色条封,照理应该是家中办丧事才贴上的吧!


安哥,你到了马六甲,怎么没去“猪寮”借宿呢??

安哥爵 说...

蓝色郁金香,
哈哈,巳吃过几次了.

老二,
通常屋主仙游了,门上都斜贴长条子的.

kate,
都说一个人背包了,要有独来独往的精神.
你很厉害,知道那是丧家.

日落黄昏 说...

蔡澜站在门口的那间古城鸡饭粒真的那么差吗?我还没到过,你留下四粒饭炸回他,不知道他门会明白吗?你那么高招,哈哈~~

moot 说...

鸡饭粒就是鸡饭粒咯,只要基本煮饭的功夫在,捏饭团都是死工夫,那只是饭的一种做法, 吃的是‘新奇特别’。而且特别的东西未必好吃(比如说鸭仔蛋)。 如果有天他们把鸡饭粒,加入寿司饭团的研发精神,那时候我们才来说好不好吃。其实蔡澜介绍吃还是其次, 他用他的知名度,把马六甲介绍出去给更多华人认识,马六甲应该谢谢他。

在FB上,看到莊若对别人的答话 :“椰子屋僅剩的在馬六甲,但不由我管理,不能代表我了。”
现在他是“餐飲排版編輯美術豢養文字金魚與貓。”

安哥爵 说...

日落黄昏,
我炸回去的那四粒,可能他们也麻木了.你去试一下,说不定会喜欢.

moot,
这家的鸡饭粒是用机器捏的.饭无香无味又烂.我又不是天真无牙.呵呵,卖的是搞怪创意.吃时也是要弄散,又不能像大力神丸吞下去.
椰子屋留下外劳看住我...庄若怎把他的心血付之流水?

杨 霓 说...

连天桥底下那间听说是最古早的海南鸡饭粒也不好吃了!唉!
马六甲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州,去了多次都不厌倦。

普普 说...

曾经在马六甲吃过鸡饭粒,但不是你介绍的这间“名牌”,是比较平民化的,没有华丽的装潢,但也很有名,客似云来,还要排队。。。结果也是被炸到,从此和鸡饭粒结缘。当然纯属个人口味啦!:)

普普 说...

打错字“绝缘”,不是“结缘”!:)

安哥爵 说...

霓女人,
我近期还会再去.环保卫生做得很好.马六甲算是很棒的一州.周末很多人,平时又很死气.

普普,
娘惹菜也输给penang....纯属个人口味.真的有被炸到的.

ady 说...

我没到过马六甲,也好想去背一背包。

佩仪pueyyee 说...

安哥爵,

背包旅行就是早些时说的“要过另一段日子”吗?巡视民情,不简单的任务喔。:)

安哥爵 说...

ady,
值得"到此一游"

佩仪,
不是.你电邮我,才告诉你.马六甲近年旅游业有规划,做得还不错.

bluecloud 说...

不只是马六甲的吧!
人的心理,每当卖的食物开始有名气,开始有人排队只为了尝一尝...原本的美味已经开始慢慢一点点的跟着时间而流逝...

封条的屋子...
小时候,有听说过!好像是如果家里的女主人去世,封条就会由左连到右,如是男主人就是/...

名师安娣 说...

我也不喜欢那边的鸡饭粒,很咸!还是怡保的鸡饭好吃!

thepplway求真 说...

uncle,

喜欢老街场的风味

moot 说...

安哥爵: 看你这么说, 真的想不到那水准跌到比马来人的Ketupat 还不如,竹筒饭也好过它?
不过沦落到这样是很正常的, 马来西亚人,赚快钱嘛。

你也注意到了平常的日子没多大的生气。马六甲是可以很悠闲的玩玩,不过和真正的规划还差很远。随性的游客还可以原谅那些细节,慢慢找。如果是团客的话,才没有那个悠闲。那官方的宣传手册比泰国私人做的还差,而且也不放手让私人参与。

安哥爵 说...

bluecloud,
屋主逝世,是有左右分别的白封条的.意即此屋少了半个主人了.如果是租户,就不必有这稿作,最多将大门上方牌扁包上红纸.

名师安娣,
我也觉得怡保和新加坡的鸡饭好吃.

求真,
的确,鸡肠街有风味.

moot,
那里逢周五,六,日傍晚封街改为步行街.都有文化表演.大马没几个州可做到.我还看到小贩自已挖沟渠拉圾,可贵.

单身汉 说...

我姐姐住在马六甲,从不赞成我吃鸡饭粒。
所有的人都说不好吃!

安哥爵 说...

单身汉,
当地人也是叫我别吃.

moot 说...

安哥爵: 我记得从前官方的旅游手册,是没有活动表的. 那文化表演气息是好的,而且5年前已经是如此做了。 不过除了少了官方说明。也不应该大堆头一起开。所以我说规划上还是有待进步,游客可不只是周日三天堆在一齐。

而且把马六甲步行街星期五,六,日街道的人流,和泰国的周日市场比较,大概是1:20 的差别,档口的数目是1:3 。 公共交通工具比马来西亚多样化是关键。 不要说Tuktuk, 单是改装的卡车Songthaew, 就可以在少车位的地方, 增加多几十倍的人流。

几年前去,我也认为那是很有潜能的地方。 不过只靠周日三天和那半桶水的交通,你可以想象,不在大街的椰子屋生意如何。

薰衣草夫人 说...

这家饭店的对象是游客,不是行家.

诗艳 说...

还不曾在马六甲认真地逛过,
希望,会有机会!

安哥爵 说...

moot,
我也是在纳闷,拜一至拜四整个鸡肠街一片死气.活动都集中在周末.大马运作本色,行动缓慢.不过也该赞许了.至少不似鸡笼坡的唐人街恶形恶像.但又比不上台湾夜市.

从来椰子屋的是另一个问题...

薰衣草夫人,
很可惜.不过我喜欢它的规格和餐厅特色甚至很土的颜色.

诗艳,
值得你到那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