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0日星期一

做人,有时记性不要太好

 特意转去美罗的路上,心里有想看的街景.那时天皇巨星李小龙突然暴毙,我们在美罗街上闲荡,手里拿着一份早报,裤袋里没有吃鸭腿面线的钱.温瑞安说: 来,我们去吃《中国鱼翅》--〔经济炒米粉〕,他又侠骨柔情的说:有一天,我要请你们吃鸭腿面线!所谓我们,是李钟顺,周清啸,方娥真,陈美芬(唐米豌)....他们.   那时,因为一个大侠的暴毙,除了温瑞安,我们没有人有大侠的梦.

我梦中一直有一碗美罗的鸭腿面.

那天在安顺吃了丰富的早餐后,特地驱车去美罗,就是为了那碗面.同车的人问:安哥你不是刚吃了早餐?还要吃啊?听了就有些负气~~~吃啊吃啊吃啊我就是要吃~~~~岁月欠我的一碗面.

终於吃了梦中的鸭腿面.一碗六零吉八十仙.过后我竟然忘了吃下的到底是面还是面线!那时日正当头,却有古月照今麈的感觉.

后来,念着的那些人...后来吃了鸭腿面的后来,我许是被忧悒症缠上了,不再跟人说话.也不接听电话.

(还是店门前那一大蕞的臭豆更引人入胜.那碗鸭腿面,并不怎么样.有时做人,记性不要太好.比如说忘记一碗鸭腿面.)

32 条评论:

平阳居 说...

有同感。记住不该记的事,会令人不快乐。但造物弄人,往往你不想记住的事,却难以忘记;而要你记住的,反而记不起来。奈何!

koon 说...

也真的没有传说中的好。

Sheue Li 说...

有时候念念不忘的事情,和想象有差落时,还确实会感觉失望。
不过,至少了却了一个心愿,也不错,呵呵~~

安哥爵 说...

平阳居校长,
不好意思,借食物念朋友.

koon,
奇怪,就不觉得怎么好吃.

Sheue Li,
食欲会电光一闭,纵恿你去寻找慰藉.那碗面,当年不是人人舍得吃的.

竹 子 林 - JK 说...

的确那臭豆很吸引我,哈哈!

Vincent Cho 说...

其实真的没有我几年前吃那碗这么好吃了…(扁嘴)

诗艳 说...

鸭腿面,我没有吃过啦!不过,每次回大马都会有一点失望,总觉得所谓的美食好像不及记忆中的美味。

安哥爵 说...

竹子林,
臭豆并不臭.臭男人本来也不臭滴.

Vincent Cho,
可能现在的味蕾都被宠坏了.

诗艳,
这世上没有十年如一日的事物.

老二 说...

对,记性太好带来烦恼。。。蒙查查无忧无虑的日子比较容易过 ^^

安哥爵 说...

老二,
忘了老大,记住了老二.

佩仪pueyyee 说...

后来的后来,江湖上依旧侠客出没,侠影憧憧,付诸行动了哪需梦。

波波 说...

由這一碗從湮滅記憶中挖出來的鴨腿麵,看到了感性的安哥。也許,我們緬懷的不是那碗當年吃不起的,而是那一去不回頭的青春小鳥。

安哥爵 说...

佩仪,
侠客没了风范,只得侠影憧幢...

波波,
你年纪小,你正青春,难得你看到小鸟会飞走.

imyuyu 说...

每次回家乡,会经过美罗,然后安顺。。。
这么多次,我只有一次和朋友们去金马伦的时候,有停在那里吃鸭腿面。。
不过,
的确。。。没有听到的那么好吃啦!!
不要抱期望,不要抱期望,
这样就不会失望。

lkf 说...

曾经特地转过去吃传说中的鸭腿面。觉得over rated.

moot 说...

说是做生意, 借口用没那么容易糊的粗面线,还是大家嘴刁了, 吃过更好的面线。 可惜你当年赶不上, 要不然就可以比较了。 不过我怀疑, 他们其实是五十年如一日, 没有进步过。

杨 霓 说...

对啊对啊,我去年去吃过,真的不好吃!
鸭肉没有鸭味,没有韧度,面更是硬绷绷的。

恩。。你真的被忧悒症缠上啦,难怪美女打了几次电话给你,也不接电话。。呵呵

moot 说...

又 : 如果当年温瑞安吃了那碗不外如是的鸭腿面,他笔下的大侠应该没那么坎坷崎岖吧。

安哥爵 说...

imyuyu,
可能现代人嘴叼了.

lkf,
也许你不再吃第二碗.

moot,
温瑞安当然吃过.他是道地的美罗人.我常去他的振眉阁.呵呵.他成了大侠,我成不了好汉.

霓女人,
不听不听....在就医中.我的自我醒觉一直很好.

lkf 说...

我想澄清一下,不是不好吃,只是没有传说中的好吃。如果有经过可能会吃。但是不会特地去吃。

zuiyanhong 说...

原来安哥是温大侠的友人,难怪文章写得那么好!

安哥爵 说...

lkf,
对呀.我也是这么想.是可以接受的好吃程度.

wk 说...

我只吃過一次,它的味道給我的印象是:湯是湯,面是面,互不相干。

安哥爵 说...

风满楼,
我只是词句重组而巳.

wk,
你说的很正确.

moot 说...

我看温瑞安如果一早就知道白色恐怖多么厉害的话, 大概不会去选择做大侠吧?

走过岁月 说...

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leejiajia 说...

安哥,原来你是唐米豌是相好啊!讲错,是相识的啊?她的《扶贫路上》你买了吗?

安哥爵 说...

走过岁月,
到美罗时可以一试.

leejiajia,
你看我连那个豌子字也写错.巳纠正.她的著作我还没买.你认识她?

leejiajia 说...

知道她,不认识。他是我好朋友姐姐的死党。
我朋友卖他的书给我,我希望有人向他买书,从他手上卖出去就是他的钱了,出版社负责出版,没稿费的!
哎呀!卖了钱他也拿去扶贫的啦!

单身汉 说...

有些事情,留在回忆里会更美好。
勉强去寻找往日的旧梦,找到了又如何?
并非想像中的完美而感慨万千。

人。。就是如此的矛盾!

薰衣草夫人 说...

好想念清啸啊!

安哥爵 说...

单身汉,
你看化了?我还在学.

薰衣草夫人,
是啊,一首榕一树下唱了三年.我知你认识他.还有一个和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