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8日星期五

两段年话

女儿十指不沾阳春水,美甲锒假钻,朱唇露凝香.也不是不吃人间烟火,就是吃米不知米价,猪腿肉与三层肉,傻傻分不清楚.这天她买来年货,说给我做盆菜,内有一包<蚝干>(广东人说的蚝豉).她拿起那包<蚝干>细细端详喃喃自语:奇怪,真的假的?蚝的肝那会这么大?

真是乖乖咙蒂咚!原来她一直错觉<蚝乾(干)>为蚝肝!以为是从蚝里挖出来的肝!!脑误了许多年.

今天跟她不熟.叫她自己去谷歌来看.(包括看这段笑话的你.)

她后来辨说有时脑筋转不过来,自以为是的在脑海里显现了一个画面感,就当是答案..

我后来也告诉她:市面上卖的年货肉干都是猪的肝做的..市面上还有卖一种蚊子肝,下回帮我买一包!

她回说:我跟你也不是很熟,你大可不必告诉我这些的.

~~~~~~~~~~~~~~~~~~~~~~~~~~~~~~~~~~~~~~~~

环境生态的恶劣变化,<发菜>巳是奇货可居,不再入口.除了少数卖剩的高价货,相熟的业者告诉我,市面上卖的都是假货!
今天在干粮店捉挟老板娘:安娣,你这个<发莱>是真的假的?
老板娘反应奇快:当然是真的!!哈哈哈你才是假的!

这年头,真人变假人;假货变真货.有几个顾客,当场相信老板娘的话,相继购买很便宜的<发菜>.财迷心窍,过年靠吃发菜来发财?!

18 条评论:

佩仪pueyyee 说...

女儿有心肝,记得办年货孝敬爹娘---
这是真的。

不像我没心肝,从来不办年货。

安哥爵 说...

佩仪,
你去了牛车水没办年货?你过的是西历年?
你和我都是过日子,看日子过?
哈!玩笑而巳.

moot 说...

如果用广府话发音,蚝乾叫蚝豉(hou-xi),那岂不是蚝的大便? 又, 广府话食物少用干/乾,都用润/膶。

安哥爵 说...

moot,
那我家囡囡会误以为蚝干(蚝豉)是蚝的屎了!

moot 说...

老板娘发财是肯定的。

真发菜掺假发菜,2真8假,还是一半一半,就要看卖的人多有良心。
还有
冬粉假发菜
米粉假发菜
玉蜀黍须假发菜
搞不好马来西亚版弄个油棕果纤维假发菜。

哈哈哈哈哈哈。

苦妈 说...

你惨了。。出卖你的女儿!
来,蚝干送给我作掩口费!

安哥爵 说...

苦阿妈,
等我找得到蚊子干,才给你遮口.

tamiya 说...

吃发菜就会发?什么鬼理论啊。
对环境的破坏也很深。

所以,还是不要吃啦。

Vincent Cho 说...

哈哈哈哈哈…你的女儿很可爱!

老二 说...

哈哈哈,这让我想起李逸迷的太太“田鸡不是鸡?”。。。我说蜗牛不是牛?鳄鱼是鱼吗??

名师安娣 说...

我对什么干/肝都没兴趣,只对安哥的盆菜食谱有兴趣,教教我吧!

安哥爵 说...

tamiya,
听你说的就对了.新年进步!

Vincent Cho,
今天她总算弄懂了.笑死人!

老二,
我明白.有时我们会有一厢情愿或想当然尔的想法.

名师安娣,
好,明早写一篇贴上来.今年盆菜火红.

蓝色郁金香 说...

哈哈!你与女儿的对话很可爱咯!

~Kate~ 说...

蚝干我不能吃,而发菜看起来又像头发,我也不敢吃,我是有眼不识泰山啊!那些都是贵货来的。

安哥爵 说...

蓝色郁金香,
大小不良才好玩.

Kate,
你今天不是买了人月牌鲍鱼了吗?

Douglas 说...

哈哈哈哈哈

乖乖咙蒂咚,
氣得隆冬嗆,

我要去拜年。

恭喜發財咯!

杨 霓 说...

爵哥,
快教我做盆菜,我想吃好多年了!!

安哥爵 说...

豆浆,
新年快乐,生意兴隆!

霓女人,
发了盆菜博文.你可用电子砂煲来煮.很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