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5日星期三

她长期"性苦闷"!

昨天在<八星广场>撞见爆力事件.
.
从那半老徐娘的身体语言,我断定她长期的"性苦闷"兼"死卜该"!
.
从她下围大过上围,从她的披头散发一脸横肉,我估计她"锇男"很久了.
.
.她是久坐冷板凳,没男人要"号"她.

於是她拼尽她所有的爱欲情仇,去刮虐一个约莫三岁小女孩!!!

我把一切看在眼里:~~~小女孩走累了,不过是要求她抱抱.刹那间,恶情绪来得很快!她歇斯底里的失控~~~啪啪啪的劈打小女孩全身!

小女孩号淘大哭!

接着她抱起小女孩就轮的劈卜劈卜的狼敲小女孩的头6至7下!速度超快!接着狠刮女孩两巴掌!

一下一下的劈打女孩的头,看得我惊悚万分 !

我几乎要出手拔刀相助!

小女孩有哭,但声音吓得嘶哑!!!

丑女喊话了:你有脚不会走吗?要人抱要人抱有脚不会走!说着又死命的拧揪着小女孩的小腿!

我几乎要变成一个愤青大喝一声但我师出无名.我是个痛心的路人甲.

我怕我大喝一声,她会把女孩摔出去! ( 她会挑战我你吹咩!? )

我挣扎了好几秒!我要以爆治爆还是低声下气好言相劝?!

心还在疼.后悔没有出手.我至少该出手.我出手后就不会写这篇在疼着.这是我在公众场合第一次看到的凶残虐婴事件.

罚她一世人没有性生活!

写到这里,我又滑稽的笑了!我又想她会中风,脾气这么爆烈,脑血管会爆裂的.

32 条评论:

杨 霓 说...

久违的沙发。。。

杨 霓 说...

zomok 酱巧的,昨天午餐时间我也是看到有个像是中国女人的在呼喝她的男人,手里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还有一个坐在椅子,看样子是一岁不到。
他的男人掌刮那个女儿好像也是要抱抱。。。
她就像发疯似的大吼大叫,整间茶餐室的人都不知所措。。。我也后悔没去了解实情。

杨 霓 说...

应该叫志去跟他们讲心理学,父母的行为(心灵创伤)真的会影响一个小孩的一生!

安哥爵 说...

霓女人,
生活这么艰难.隐藏在内心,情绪发泄在小孩.
她打得很凶!我像被她打了!

诗艳 说...

同意霓霓所言,“父母的行为(心灵创伤)真的会影响一个小孩的一生!”
不过,从那个女人的暴力行为,我相信她的心灵其实也受过创伤。

安哥爵 说...

诗艳,
我没骂她,我也很创伤!
呵呵!

名师安娣 说...

安哥你不对,你应该满足她的性苦闷,小女孩才可以离苦得乐!

安哥爵 说...

名师安娣,
哗卡卡,我又不是天公香,薰得欲海人间.

杨 霓 说...

我可以like一下楼上名师的留言吗?

爵哥,对咯!你应该拖她去厕所解决她的性苦闷嘛!瓦卡卡卡。。。(溜~~~)

苦妈 说...

安哥爵,你应该帮助她解决一般性问题。。。。

我也支持名师的说法!!哈哈!

安哥爵 说...

霓女人
你是如此这般被处理掉的吗?

苦阿妈,
你也很废.我牺牲可大.
下一次碰见,我又对她当头捧喝!嘻!

流金岁月~丽莲 说...

安哥还真不简单,连这码事都让你看窜了,楼上很多女性都建议安哥你以身相许的说,看来安哥你该当仁不认,为民服务~嘻嘻~最多我买补药给你~

安哥爵 说...

丽莲,
我断定她性苦闷很久了.
我断定我不会益左她的:(
哈哈哈.............

杨 霓 说...

我choy!!!
我可是优良传统良家妇女冰清玉洁的,我不习惯乱搞的!我很传统,一定要在床上的!哈哈

Biyun 说...

安哥,为了救小女孩你真的该出手帮她解决性苦闷。。呵呵。。

说回头,这可怜孩子还真的有排被虐代。。

安哥爵 说...

Biyun,
哈哈!为了小女孩,今天安哥被消遣了!
小女孩吓到哑掉了!

李逸迷 说...

给她看到吃不到,给她看到吃不到,恨到爬灵道,爬灵道。。(ngam ngam cham cham的在念着咒语,百试百灵)

阿猫 说...

算了,这种女人可能已经提早更年,已毫无“性趣”,所以安哥是无法帮她解决的。。。

娃娃 说...

可怜的小女孩,爵哥你真的应该‘出手’!

安哥爵 说...

李逸迷,
哈哈真想一拳打到她爬令道!

阿猫,
她下手很重的说.

娃娃,
我真的想出手!然后算你的账.

Vincent Cho 说...

简直是人渣…

moot 说...

无语。我少出门。 如果真的撞上的话,很可能会给那贱妇一巴掌。

安哥爵 说...

Vincent Cho,
这女人敢叫我抱她我会踹她两脚XD
:(

moot,
有你支持,我知怎么做了!

诗艳 说...

我知道安哥爵很创伤。
但是,我知道您心中有“爱”。
心中有“爱”,就是不一样。
安哥爵,加油!

~Kate~ 说...

安哥

文章的开头,我看了也都气。酱的妈妈都有,人家只不过才三岁。
但文章最后一句,我看了好好笑噢,
安哥,你很口爱咧!:)

薰衣草夫人 说...

你很不夠义气,老的嫩的都不相救!

安哥爵 说...

诗艳,
油好贵!

Kate,
那你就叫我口爱教主.
在学打哈哈看人性.

薰衣草夫人,
看起来真是我罪过 :)

老 头 说...

早上留言了,现在才发现原来没成功....只好再打一次了.....我也曾经历类似的情形,我出口了...可是事后还是很懊恼和不安,不知道她会不会把这股怨气,加倍的出在小女孩身上?不知道那个可爱的小女孩,会不会因为我的“见义勇为”,而承受更多的苦头.....唉.....

Sheue Li 说...

换成是我,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出手……

bluecloud 说...

我也遇过了这一种情形...
但不需我出口,有人看不过眼过去帮口了,可是有时候旁人能帮的还真的不多啊!把孩子带走了,可能没人的时候还是再着毒手啊...
看到你给她的惩罚,让她知道了,她肯定不再打小孩...哈哈

诗艳 说...

油好贵没关系,诗艳教您唱一首打油歌:
我的灯需要油,求主常赐下,使我灯永远发亮光。我的灯需要油,求主常赐下,使我灯发光到主作王。唱和撒那,唱和撒那,唱和撒那贺万王之王。唱和撒那,唱和撒那,唱和撒那贺我王!

安哥爵 说...

老头,
她打得很凶,看了心会疼!我当时想大喝一声!但看她在发飙,当心她把女儿摔出去.........真可恶!

Sheue Li,
会被巫婆吓呆了!

bluecloud,
哈!继续惩罚她,她会继续发飙打小孩?

诗艳,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