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6日星期二

无关星巴克



那天在 SS2 星巴克上网, 上了很久很久. 叫了杯十多元的摩卡没有喝, 只喝自己带去的矿泉水. 我常常都是这样. 放眼一看, 一些在星巴克做功课的学院生也是如此. 不知是它的无奈还是悲哀. 在这里是轻松自在不受干扰没有白眼的. 那管是你赖着不走. 星巴克是潇洒而不市侩的. 只是咖啡魅力漂渺.

开着花木兰的部落格, 时正想上洗手间, 环顾四周, 没有可疑人士贩夫走瘁动我那架电脑? 闪身入厕间, 一阵悦耳歌声播送, 好熟悉的-- if i were a boy-- 星巴克也播这首歌? 越听越悠扬, ... 回到桌位时, 几对眼晴吊起来扫我. 哈! 原来这首歌是花木兰和我播放的. 在悒闷的午后, 一架电脑中播出.

伸个懒腰, 轮到我横扫全场. 有只老牛在吃嫩草. 年纪看来比我还大, 啧啧, 大年纪叔叔也有双含情默默的眼晴, 直视着年轻美媚. 双手棒着她的手, 放在膝盖上. 一看就知热恋中. 老兽饿肉, 老鼠又爱上大米. 彷绋回春卅年. 冷气越来越冷, 当然我可再描述一千字, 但关我什么事?他不过是想吃块 " 茶果 " . 我 还是喝我的矿泉水.

这是自由的空气, 环境裸陈无负担; 但我还是要负出一杯摩卡的价钱.

茶果-- 一块多少钱?

93 条评论:

yoyo 说...

wa!!!!!wah!!!!!wahhhhh!!!!sooofaaa!!!!!!!

董百勤 说...

这种现实见怪不怪。真的。

但是starbuck我真的没去过。

杨 霓 说...

我还是爱旧咖啡店的咖啡!
星巴克的咖啡太怪了!

安哥爵 说...

百勤,
自由自在不受干扰.

你果然很小老头,
你还见怪不怪.
你见过很多?

那我少见多怪.

帶刺の蝴蝶 说...

之前常常去,現在不怎麽去。。

因爲,現在覺得星巴克很吵,無法給我悠閒的感覺

yoyo 说...

哈哈哈哈!^_^v连续两天的沙发

哇!你酱浪费呀? >:-O
下次order最便宜的tea o kopi ma....
几块钱也是可以坐整天滴。。。

安哥爵 说...

杨霓,
我跟你一样.

以后这种事别公开说,贻笑大方.

我问你茶果外面一块多少钱?

我不是要偷吃啦.

董百勤 说...

平时,习惯了冷眼旁观,所以就看多咯,更恐怖的都有看过,所以就不以为然。

但是我敢肯定。

我确实是小老头。

安哥爵 说...

蝴蝶,
感觉不同了?那你常去那里?

yoyo,
有几块钱的?

安哥爵 说...

百勤,
难怪我越来越怕你.

董百勤 说...

小老头,竟然有如此的本事,让你老人家也害怕,真的是荣幸。

也验证了,我这个大小眼的小老头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安哥爵 说...

百勤,
那你慢慢点,不会迷路.

董百勤 说...

问题是,油不便宜。

安哥爵 说...

百勤,
那你知茶果一块多少钱?

董百勤 说...

要看是什么茶果,那么多种,现在科技发达,可以google的。

帶刺の蝴蝶 说...

以前常去wangsa jusco的星巴克上網讀書。可是卻發現越來越多高談闊輪的人,很吵,無法定下心,感覺也不一樣了。

現在,只好留在宿舍裏了。

不然,就去feeling民歌吸煙區,因爲下午時挺安靜的,有時候只有我一個人,樂得清閒。

其實,我都不喜歡咖啡,喜歡茶和酒多一點。

何声志 说...

去Steven's Corner比较经济,还免费提供extention wire.

安哥爵 说...

小老头,
我是问说那个大叔想吃的茶果呢,要付出多少代价?

安哥爵 说...

何声志,
嘿嘿嘿,你带路.

帶刺の蝴蝶 说...

話説,我也很久沒吃茶果了。

我要回去古晉吃。

我不懂這邊的價錢,我哪裏好像一零吉三個。記憶中是這樣的價錢

安哥爵 说...

蝴蝶,
哈哈,你的单纯让我尊敬你.

你知这里茶果的意思吗?

董百勤 说...

代价,不就老的更快。

如果那么好彩,选中一个贪财的茶果来吃,那就“鸿运当头”

何声志 说...

就在我家附近,改次你来KL,带你去。

安哥爵 说...

蝴蝶,
你看你,比小老头还单纯.

何声志 说...

哈哈!爵哥别教坏蝴蝶哦!

帶刺の蝴蝶 说...

茶果的意思?
有別的意思?

=0

董百勤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何声志 说...

还有杨霓也很纯情哦!

董百勤 说...

茶果就是,还是由老人家来解说吧,哈哈

蝴蝶,你用什么化妆品的?XD

何声志 说...

除了那最近才露出尾巴的.....

帶刺の蝴蝶 说...

什麽意思?我孤陋寡聞嘛~~~

安哥爵 说...

蝴蝶,
不好意思.我随写的搏文,
如果有主题,那都在最后一段.

声志,
我相信杨霓纯过林青霞.

奇怪,只有男生知道茶果.小老头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董百勤 说...

有尾巴的人,我真的很想见识,物以类聚嘛~

茶果!茶果!茶果!

帶刺の蝴蝶 说...

董百勤
化妝品跟茶果有關係的meh?

就用過maybeline, loreal, skin food....

嗯……要不要送我Anna Sui或 Shu uemura? 我要這個做聖誕禮物。哈哈哈哈啊……

帶刺の蝴蝶 说...

那麽……男人男生,有誰可以解釋給我聼,茶果是什麽意思?

帶刺の蝴蝶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董百勤 说...

蝴蝶姐姐,单纯是好的,所以还是不要教你,blekkkkkkk

何声志 说...

有尾巴的当然不是人,我们大家都见识过!

杨 霓 说...

alamak...我刚刚才知道你在讲什么!
真下衰。。。亏我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啊!

帶刺の蝴蝶 说...

伸个懒腰, 轮到我横扫全场. 有只老牛在吃嫩草. 年纪看来比我还大, 啧啧, 大年纪叔叔也有双含情默默的眼晴, 直视着年轻美媚. 双手棒着她的手, 放在膝盖上. 一看就知热恋中. 老兽饿肉, 老鼠又爱上大米. 彷绋回春卅年. 冷气越来越冷, 当然我可再描述一千字, 但关我什么事?

這邊我看得懂……

他不过是想吃块 " 茶果 " . 我 还是喝我的矿泉水.

這邊,我就有點看不懂。

茶果=年輕女生?

安哥爵 说...

蝴蝶,

她要他的钱包,
他想她的茶果.

下不为列噢!

百勤,跟化装品无关.你既提了--
你快送她化装品.

何声志 说...

蝴蝶妹妹,茶果是.....还是由老人家来解说吧!哈哈!

李逸迷 说...

星期日晚上,和杨霓全家人到晚安后,

去了Hotel Maluri后面的Oldtown。。

一杯咖啡,三块半,上网上到度古。。哈

很便宜的消费。。。。

至于茶果呢。。那个老头要花多点今天才能尝到甜茶果。。

如果有何老爷的俊俏样貌,就另当别论。。哈

李逸迷 说...

写错。。是花多点(金钱)。。哈

董百勤 说...

蝴蝶姐姐,我粉底打得蛮好,你要不要切磋一下。

老人家,送的是心意,就好

帶刺の蝴蝶 说...

這麽說……茶果=女生身體咯?

OMG~

女生的身體長得像茶果嗎?
爲什麽用茶果來形容?

誰要解釋?

何声志 说...

比古力,承让承让!

yuyyu 说...

爵哥,
你坏了!!!
一下劈腿一下茶果!!!
哼。。。
讲起那个咖啡呵~~~
就气死我!!!
那天喝了就胃痛!!!

安哥爵 说...

蝴蝶,
茶果是点心.

他想吃点心.
所以才恶心.

不然,眼中含情?

何声志 说...

糟糕!蝴蝶妹妹今晚要失眠了,快开古!

帶刺の蝴蝶 说...

董百勤
本小姐是懶惰邋遢出名,化妝打扮已經不是我的平日習慣,切磋就不需要了。哈哈哈……

送我Anna Sui mascara... 我喜歡這個,可是我買不起leh...送我儅聖誕禮物。hahahaha,....

可是,我不是茶果,Okay?!!!

何声志 说...

yuyyu小妹,酱夜还没睡?

帶刺の蝴蝶 说...

安哥,我懂了……

茶果是點心……
下次不會冒失和被人說一塊錢三個。哈哈哈

帶刺の蝴蝶 说...

何大哥
哈哈……要死,已經一點料……
哈哈哈……大家都被我問到不能睡覺。哈哈哈……

安哥爵 说...

李逸迷,
原来你最坏.

yoyo,
我不坏,我喝矿泉水.
谁叫你喝那咖啡?

何声志 说...

真像大白!好了,我要去吃茶果咯!
Uncle Chee....Bye!

董百勤 说...

蝴蝶姐姐,你要开唱哦?

何声志 说...

对了,忘了跟蝴蝶妹妹说,Bye!

帶刺の蝴蝶 说...

董百勤
什麽開唱?我有說要唱歌meh? =.=

安哥爵 说...

董老师,
早点睡。

何声志 说...

啊!还有狐狸....Bye!

帶刺の蝴蝶 说...

何大哥,晚安~ 順便幫我和大嫂說晚安~~

Bye

董百勤 说...

其实我刚睡醒 X D
蝴蝶姐姐,这里好像变成了你的专属发问了,哈哈哈哈

好像听到有人和我说bye ,bye你咯!

帶刺の蝴蝶 说...

因爲我爲人坦白,你們這些男人語帶雙關,我聼不懂看不懂……

不好意思咯……

單純無罪。


好啦~ 大家都該睡了……
晚安~

诗艳 说...

哈哈!都睡了啊!
安哥爵,你的博文。。。
真的要反复三思才看得明白的哦!

Kate 说...

" 有只老牛在吃嫩草",屎到临头还撑强,以为人老心不老~~~~小心裤带破大大大的洞!

安哥爵 说...

诗艳,
想想就明白了。好似上一篇也不是在讲劈腿。。。
大家分享。我是训练自己对生活不迟钝。

kate,
所以,做什么都要付出代价的.我也要付出一杯摩卡的钱.这就是主题.谢谢你传那么好看的东西给我看.

花木兰 说...

完了。。。我outdate了,我和蝴蝶一样也是不明白茶果的另一个意思。我是老纯情。^_^
女人有这么多形容词?我服了你们。
行吧可我去过一次,不过咖啡怪怪的。。也许我不会欣赏吧?我比较适合kopitiam的
kopi。。

安哥爵 说...

花表妹,
我跟你一样.有时还花二十多块.

这篇你也是主角,播了那首歌在星巴克呢.
你很in哩!

koon 说...

茶果那里不出售,你不喝咖啡,改次叫蛋糕不就行了。

安哥爵 说...

koon,
哈哈,
你也给我弄胡涂了.
我当然知星巴克不卖茶果.

茶果不是茶果.

koon 说...

安哥爵,
清心,清心。
我看你摆着不喝,浪费。叫别的吃。
你讲茶果,我疼你的荷包。
我很简单直接,没有弦外之音。

黛丝 说...

上来你这里,这篇有72篇留言!!
什么besar的歹至啊!?
星巴克,花姐,咖啡,老牛和茶果。。。

还有。。。三代老,中,青三更半夜在扑蝶!!

^_^...瓦卡卡。。。。。

安哥爵 说...

koon,
明白.简单好.

黛丝,
几句话就给你形容完.真厉害.
蝴蝶真可爱.

董百勤 说...

晚安,各位~~~

又浦上来38了~~

娃娃 说...

一来就看到酱长的留言, 吓到!!

老牛如果吃着了嫩草, 这块茶果就无价了, 分分钟为了茶果家破人亡, 怎样算?

安哥爵 说...

娃娃,
对了.要付出各种代价.

marytance 说...

这样的情节在很多角落不断上演,又有人要伤心了...

yoyo 说...

expresso RM6.50
其实有很多店有wifi 了。。。下次你来我带你去。。。。卖。。卡卡卡卡

安哥爵 说...

marytance,
是的,戏正上演.

yoyo,
好的.你几时再画画?

yoyo 说...

你问我几时再画画~ 我也轻声地问自己~~
不是在此时~ 不知在何时~~
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还在忙。。忙工作。。。OTing...

Sally 说...

看看这里牛车水的街边,和你形容的大同小异。。。

安哥爵 说...

yoyo,
那么就等你到春季.

sally,
你说的我也有看过.
明天我会去牛车水的刘再成看碗碟.
又开始忙了.

黛丝 说...

爵爷爷;
可会唱“新鸳鸯蝴蝶梦”吗??

中午再上来你这里,重读你这一篇。。。
忽而这首歌冒了出来。。。
哈哈哈。。。

无话可说了。。。。。^_^

c@therine 说...

还好你不是那只老牛吃茶果!

帶刺の蝴蝶 说...

adui... 安哥趕快更新啦!
快快把這一篇沉下去。

我每次回來這裡看茶果,就想到我的“無知單純”,都paiseh慚愧leh....

Sally 说...

安哥。。有没有顺便去花园天桥那里看看找找题材。。。哈哈

安哥爵 说...

黛丝,
会唱。黄安的歌。

cat,
我吃粥就饱了,不吃野草.

蝴蝶,
好好,更新,更新.

sally,
花圜天桥?不明白.我求知欲强,快告诉我.

yoyo 说...

不吃野草,但吃猪笼草~呵呵

安哥爵 说...

yoyo,
原来你是这样损我滴.

Sally 说...

花园天桥在牛车水一带,好像在珍珠坊那里,那里有好些领了公积金的老翁在等待站街女郎的。。。

安哥爵 说...

Sally,
我睬我睬我睬睬睬!

婷婷 说...

我错过了很多精彩的。。?

我知道路边的茶果不要乱吃。。。男人小心!

nini跟我讲这里有狐狸,果然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