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2日星期五

未必是想要的那杯茶

离开吉隆坡那天把整个钱包弄丢了.也不知是被扒还是从后裤袋跌失的.总之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了.失去了所有证件,我反而不慌不乱.回到家懒睡了两天.睡个"不知道是早晨不知道是黄昏"...(一首歌的歌词来的.).彷弗这样可把九个月的精神消耗和体力给恢复了.

两天后才去报案.还嫁祸给新山,说是在City Square JB弄丢钱包的.反正多一件少一单新山的罪案记录也都在下降的.

回来后就把家打造成安老院,从此过着幸福的日子.可我怎又被一个梦惊醒?!梦中牛仔很忙.现在思考着要接受另个聘约或树立"安哥爵咖哩饭"?

叹杯咖啡再说吧.对这个茶杯一见钟情.喜欢它的厚实简朴.那是前年在订机票办签证时旅行社请我喝茶.回来后厚颜无耻发个简讯跟老板说我喜欢你的茶杯..人家大方,就送给我这副.

其实中看不中用.杯口小过圆周,杯身胖得像个水缸,喝一口咖啡容易留下啡碛.点点滴滴从杯身滑落,口不贴杯.

往往到手的,未必是想要的那杯茶.
这是大叔的领悟.

12 条评论:

佩仪pueyyee 说...

咖哩饭好,有名有份,配茶或咖啡或清水都不错,吃兴了,跳一曲江南款挺棒的。

安哥爵 说...

佩仪,
江南款本来就大叔跳的.这我会.

流金岁月~丽莲 说...

看好了才沾,不好要了人家又说“不是你那杯茶”,要做个负责男人。

Vincent Cho 说...

那个杯耳朵抓得稳吗?@_@

安哥爵 说...

阿莲,,
挖裁影:)

Vincent Cho,
也只是看了得意.其实不好抓.

薰衣草夫人 说...

就知道你是歹命郎老坐不住,这么快就屁股痒了?

安哥爵 说...

薰衣草夫人,
睡了两天,闷极思动.

四月 说...

噢耶

安哥爵 说...

四月,
你在耶什么?:)

leejiajia 说...

静极思动的时候拿茶杯出来抹一遍。。。。

安哥爵 说...

李加加,
这两天一直想做番茄咖哩饭(只限打包)来卖,怎么办?知道了,先抹抹茶杯冷静下.

bluecloud 说...

看来欣赏跟实用还是有距离呢...
那是摆盘漂亮的咖哩饭还是香味浓郁的咖哩饭吸引人啊?对我,肯定是后者了...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