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0日星期三

多春茶室

那天还在母丧,就跑过海去槟城工作.这里指指那里点点.真是工作狂..

这年头当孝子都很潮.百无禁忌.前一晚诵经时据说要跪上跪下叩头108下.我叩了5,6十下巳满身大汗,汗水流刺我的眼晴,我脱下眼镜抹擦.别误会我在哭.偷偷转头去看后面,弟弟和妹夫早巳偷鸡不见.我索性坐下来诵经.不拜不跪.随意就好.我认得经文里的字.其他人都心不在焉,你笃我一下我笃你一下.天上人间.不流於形式.其他子孙支持不了的都学我盘坐下来.我真是不良示范.眼尾扫到孝女妹妹还在坚持,一拜一跪一叩.她这样让我很分神.生怕她会晕倒.隔日妹妹中了马票头奖.她说亏她跪得多.

后来我真的过海去工作.不动声色.微服出巡.间中还写了份报告.
转去传说中的多春陋巷.喝了杯咖啡乌.这里贩卖着斑斑岁月和气息.
外劳在炭烤面包.我没有什么兴头.我甚至连他们的咖啡也喝不完.除非我想在这里住下.后来我心神测测的也有想过梦回槟岛....
多春茶室陋巷赫然看到这大副度涂鸦.也不必将手机号码打格子才贴上来.那个麻甩佬真的会打过去找小雨?反正在隔街又看到这一副.就当作一抹魂,变成了街景.未必就真有其人.

趁天未暗.赶回家去做孝子.真奇特.想不到我是这么写"多春".请给我机会留下来,再认真写一次多春吧!

13 条评论:

Douglas 说...

有心人總是多情的。

【多春】到底有多春啊?

在網絡問了問谷歌大神。。。【多春】還真火紅啊。

(雖然我至今還沒去過)

安哥爵 说...

豆浆,
一条很窄的陋巷.迷漫着咖啡和面包香.很多上班族.

~Kate~ 说...

号码摆眼前也不可以打,被"春"缠身就不妙了!哈哈哈~~
那些渡轮都换新装了,很美一下哦!

安哥爵 说...

kate,
你也该去槟岛走走了.

~Kate~ 说...

我两个星期前才路过那边!
哈哈~~
我没司机和导游陪,
很不方便一下!

普普 说...

既然“多春”,那有没有卖东甲阿里咖啡?

Vincent Cho 说...

那个茶室的国语译音是“多顺”,多来就多顺咯~

安哥爵 说...

普普,
他连"多春鱼"都没卖.当然没卖冬卡阿里.
来这里喝茶的人都"多春"吧.

Cho,
你不讲不知.真的是多顺.

薰衣草夫人 说...

风尘仆仆奔丧,还放不下工作?难怪满身粘粘。

安哥爵 说...

薰衣草人妻,人在浆糊呀!!

cindy 说...

安哥是潇洒一族~~

槟城多春?看来很难找呢。

端午节快乐!

bluecloud 说...

多春多春...经历了多少春天的茶室...
可是被一组号码,让多春有了另一层的意思...呵呵呵

安哥爵 说...

cindy,
不难找,在新街路口小巷.

蓝天白云,
一切被你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