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5日星期三

要打他先打我的九月九

我记得你在九月初九那天离开了我.那种记忆不是一年一度的.在心最紊乱的时候在吃着枧水糕的时候;都与你无关的,你却似跳蚤般跃出来给我一个画面感.你离开我21年了.我在多情中绝情的没去看你,没为你点香,没为你拔草扫落叶,一次都没有.我有另外记念你的方式..为你颂上<法华经>巳经在超度了你.你有修行的,早应该去投胎.

这些年,你回不了厦门的寻根梦想,我都替代你走过了一处一处的庭院午榭....我是真的想忘了你的.可我背负着你的姓氏.我想放弃到莲花村的同安县.我找谁啊?....烟灭的时空,烟灭的你.徒增惆怅....

我年岁太长,思想太鲜新.我不去看你的,荒山野领的.更何况我不相信对空膜拜.(十分钟前妹妹在fb突然跳上来,她想说什么?我先说了:九月九是爸爸的忌日.我不拜你的,没拜.)

其实我与你有份无缘.我的童年没有你.要见你,我都要靠着我的天份去见你.我拿着作文比赛冠军的奖状,还有书法比赛小楷第一,大楷第三,演讲安慰奖,歌唱亚军,图画季军,班考第一兼得模范生的奖杯奖状...一次次的守在某个卫生部门等你下班~~~你有时给我三元,十元,最多十二元.在福建面一碗六毛钱的年代.
其实我没那个心去见你.是阿嬷迫我去讨你欢心.我害怕与陌生人见面.你都是签个名给个小费就打发我走.你都不跟我说话,看我有一眼没二眼的,也不摸我的头一下.(搞到我现在老爱摸小孩的青光头.)

后来我搬过去与你住一阵,我们也总是若即若离.我写了篇<熟悉里的陌生人>发表在报上,听咖啡店的人说,你看了有些小生气!
有一回吸毒的二哥不知何故要追杀我,我被他打倒在水沟挣扎着起来赤脚跳上三轮车逃去吉宁巴刹二姨家躲.那个人追踪而至又要发难.此时你如巨人般神奇出现!你对那人说:要打他先打我!
啪啪啪!经典!
(后来你这句话多年后我也用了一次.员工A要打B,我对着A说:要打他先打我.) 我的心里一直潜伏着你这句经典.我是如厮的难以忘记.

你飘走后,他们分给我你的遗产4零吉.其他的.....?我最想要得到你的一支钢笔,也下落不明.不对,你离去后的三个月后某一天,我心血来潮去"万能"签下"两大两小买你的死亡证号码:2438,当晚开中二奖.你神奇的给我6000零吉奖金.你留给我的巳经是6004零吉了.换回盾子,叫父亲太沉重!

我巳没有拿奖杯给你看了,你为什么还给我奖金?

我与你的事,一口气也就说完了.

40 条评论:

杨 霓 说...

爵哥,
就让这一切岁风而去吧!
原谅,放下。

普普 说...

写得有点长,我一口气看完了,不为什么,就是写得太好了,我感觉到你的感觉。

安哥爵 说...

霓女人,
谢谢你看完.这篇一口气有点长.
嗯,都随风都随风....齐秦都有唱.

安哥爵 说...

普普,
我知写得太长没人看.谢谢!

流金岁月~丽莲 说...

我看了细细的看了,你比我幸福我对父亲的一丁点印象也没有。

安哥爵 说...

丽莲,
以我过去的要求,我不要这样的幸福.后来我没要求了.

非一凡 说...

我很用心的看

大王蛇 说...

我也认真地读完……

薰衣草夫人 说...

不知该说什么,但明白这些都是一张张难除的网。

安哥爵 说...

非一凡,大王蛇,
这样啊:).很好笑一下.

安哥爵 说...

薰衣草夫人,
是网.不会让它越集越多..

李逸迷 说...

回忆,是对先人情感的轻唤,畅快了内心的话。

纾解得好。

安哥爵 说...

李逸迷,
你说得对.写出来纾解了.

Sheue Li 说...

往事,是让我们在未来的日子里,走得更坚强的推动力。
父亲无法做到的,毕竟你做到了!
那也是补偿遗憾的好方法。

安哥爵 说...

雪莉,
你说得我很受落.谢谢.

ady 说...

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哥,加油。

Vincent Cho 说...

红尘来呀来,去呀去,都是一场梦…

白牡丹·紫牡丹 说...

写得我迫不得已浮出水面向你致敬,安哥,你写得太感人了,让人似乎感受得到你的感受。

安哥爵 说...

ady,
你小小年纪,珍惜一切..

Vincent Cho,
这首歌贴切.我会唱.

白牡丹.紫牡丹,
我手写我心而巳.谢谢.

何声志 说...

用心连续的看了三次,很感动!
让这感动的故事注入更多的爱与宽恕。
你的家庭会更圆融,你的事业会越攀越高。
这是我正经历着的,愿与爵哥共勉之。

安哥爵 说...

何声志,
谢谢你看懂我.还有鼓励和祝福.

阿猫 说...

感人。。。感动。。。

bluecloud 说...

记忆就是那么特别的,有时候情绪思绪一来,好多年前的画面都会一拥而上...
熟悉的陌生人却因为一句经典的话语,让当时候的你感动了吧!
你的文字带出了画面,牵出了情绪...

安哥爵 说...

阿猫,
我写得淡淡的,淡淡的一气疴成哩!

bluecloud,
每个人的心看似蒙闭着,其实都在跳着.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弦律~~王霏.

Douglas 说...

您用心去寫回憶與感受。

我用心在細細思考現在。

品嘗過後感觸良多,謝謝。

小莊 说...

似曾相识,还以为你在写我,怎么跟我小时候的情况那么相似滴。。。

名师安娣 说...

我知道你为什么会成为好爸爸了。但是,看完,我还是想哭!

koon 说...

所以,爱不要太含蓄。

安哥爵 说...

Douglas,
我背负了21年没回家扫墓的怨言.我不怕.我知道淡淡的情怀也是种情怀.

小庄,
射雕英雄传也被演了几个版本.何况伦理家庭剧,难免有重叠.我更祝福你.

名师安娣,
不好意思.下一篇写给你笑.

阿koon,
你总是一句杀入重点.旁观者清.

诗艳 说...

安哥爵,我看了好几篇,还是不晓得该讲什么。加油!

汪锦贵 说...

我的父亲还在,但看来时日有限了。我要懂得珍惜。感动。

安哥爵 说...

诗艳,
我明白你心意的.我也只是纾解情感.

锦贵,
你也幸福.祝福汪老健康!

啤酒花™_J 说...

不必太浓,清淡里带有一丝丝的。。。不会形容。
情长。亲浓。意重。心清。
呐呐呐。。我没说醉话。要醉就大家一起醉!!!呵呵

佩仪pueyyee 说...

话是一气呵成,余意未尽--

竹子 说...

感人心扉。

安哥爵 说...

啤酒花,
甘哂无哂跳个支呀?

佩仪,
待会在电邮传东西给你看.素未谋面的你..

竹子,
你当爸当得好有型.

蓝色郁金香 说...

看似云谈风清,却是如斯沉重。

亲情----是理不断剪还乱的一世情。

安哥爵 说...

蓝色郁金香,
你也有很好的体会.

yoyo 说...

真的很感动
边看边有画面的文章不多,你这篇。。。超赞!
加油。。。

安哥爵 说...

yoyo,
意思浅浅而巳.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