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日星期三

切便便


我突然煞出一句大马北方的土华语: 等一下切便便罗宋汤的料,要煮就快了!
把他们一个个听傻了!!愣在那里不动.
终於小翔开口问:...师傅,便便是什么??

(拉几条来切啊!)

这阵子心里五味杂陈,前晚第一个员工过生日,在天籁KTV狂欢,奶油蛋羔搞抠了箱房,赔了清洁费,撞坏相机,跳了一晚舞.好想写个鱼虾花蚧,,却也只能写个"切便便"

请宽恕我::((

33 条评论:

啤酒花™_J 说...

幸亏不是说:"青菜(cincai)切便便"。。。

安哥爵 说...

啤酒花,
幸亏没说'洗便便'

非一凡 说...

啤酒花™_J 说...

哈哈哈。。。便便实在好用!!!

诗艳 说...

好亲切的一句“切便便”,习惯就好。

Vincent Cho 说...

现在就连说话也要先想一想…以后你的中文肯定说得更溜!

波波 说...

好彩沒有說“吃便便”不然等下客人多沒得吃

moot 说...

我家也是用「做便便」,「执便便」,「切便便」。所以就去八卦了一下,「便便」并非是北马特有土话,应该是中国南方现在还用的古早话。 安哥爵秀墨水, 哈哈哈哈。

-----------------
http://cidian.xpcha.com/04fg0c8h10q.html

1.形容言语明白流畅。
2.形容巧言利口,擅长辞令。
3.腹部肥满貌。
4.形容治理有序。便,通「平」。

(4)。 形容治理有序。便,通「平」。《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论》:「《书》曰:『不偏不党,王道荡荡;不党不偏,王道便便。』」今本《书·洪范》作「王道平平」。
---------------
张释之是2200 年前,中國漢朝時代人。

genee's garden 说...

以前在菩提女中時,我們常常講:出街的衣服穿便便在校服底,一去到Komtar就脫下校服就可以走街啦!

普普 说...

切便便呗!

安哥爵 说...

非一凡,
唉唉.

啤酒花,
记得做便便,很方便.

诗艳,
嘻,他们听不懂.

Vincent Cho,
他们没受我坏影响就好.

波波,
应该会跟他们说:现在有空就吃便便,等下没空吃.哗卡卡.

moot,
我喝白开水长大的.嘻,好得意,又长知识了.谢谢.

genees garden,
我们都心领神会.

普普,
预先便便好啊!

李逸迷 说...

哈哈哈~!冰年话~!好家乡咯~!^^

安哥爵 说...

李逸迷,
有特色.

单身汉 说...

一切费用由你支付,难怪你会便便!

日落黄昏 说...

还好是“切便便”如果说“煮便便”就惨。。。哈哈~

嘿嘿 说...

你下次可别再说:

“记得放便便后,才叫老闆来吃!”

哈哈哈~~~ 爵老闆,晚安!


天使熊猫 说...

記得剛結婚不久,聽到家婆說:"吹便便",har?吹便便?搞到我滿腦問號問號。。。

原來,吹便便就是蒸便便,就是魚吹便便囉~~再想像下去,魚加便便一起吹的話,還真噁心啊~~

安哥爵 说...

单身汉,
生日为何要飞掷蛋羔..?

日落黄昏,
有可能会说的.

嘿嘿,
嘿嘿德士你开往何处?

安哥爵 说...

天使熊猫,
家乡华语都是这么说的.

moot 说...

天使熊猫 : 唉。。。。。。。。

你读中文,难道没读过『炊烟』!? 炊的发音是Chui , 和吹同音。 潮州和福建,把煮饭说成『炊』饭,不是蒸饭。『炊饭』是流传下来的文化说法。

莫把冯京当马凉。

moot 说...

其实我很羡慕会说中国方言的人,因为我不会说, 只听得懂。因为“说华语运动” 的关系,有些人就认为方言”没文化“,就没想过许多方言用法,其实都在中国文化上出现过。

如果我不指出来的话, 天使熊猫应该会继续”吹“ 下去。

---------------------
现在谷歌典故太容易了。

汉 王充 《论衡·知实》:“ 颜渊炊饭,尘落甑中。”
《晋书·卫瓘传》:“ 瓘家人炊饭,堕地尽化为螺,岁餘而及祸。”
宋 徐积 《宿山馆》诗之三:“执爨正燃炊饭火,乞飡恰值寄眠僧。”

安哥爵 说...

moot,
你说的"炊烟"读吹烟是没错.邓丽君就唱过:又见炊烟升起.....

天使熊猫说的"吹便便"是北马福建方言,也的确是指"蒸便便"哩!

yeo 说...

现在大马的中小学生大多只会讲华语
特别是南马靠近新加坡
受邻国的“说华语运动” 影响
方言已经是1+1=0 消化了...

各籍贯会馆也做不了什么改变

甚至基本方言课也没有...

moot 说...

安哥爵 : 古代中国人除非煮粥(很水那个, 不是现代的广东粥), 要不然通常是用蒸的方法去做饭。所以炊饭就等于蒸饭。蒸饭一点都不粘锅,不会浪费米。

我谷歌查蒸饭的东西,古代有种锅叫甑zèng , 就是蒸饭的器具。

moot 说...

其实我听过客家话, 潮州话和广东话,在说“做便便”的时候,都非常顺口。 应该不局限于是北马福建话而已。有可能中国广东福建的地方人,也在使用”便便“。

leejiajia 说...

爵哥,不用bai ngai,没有鱼虾花蟹没关系的,那本来就不素你滴专长,也不素每个人都会写海鲜文,爵哥写便便文,也会写出春天来

安哥爵 说...

yeo,
大马人都讲罗惹华语....

moot,
真巧,我在找木桶蒸饭.谢谢你的分享.得益良多.

李家+,
我是指风花雪月...谢谢古力.

高老饕 说...

爵老头!你病了!
这是"思乡症"的症状呀!

安哥爵 说...

高老饕.
又被你看穿了.

leejiajia 说...

O!solisoli
偶以为你想写@#¥%……&鱼虾蟹满天飞的海鲜文章,哈哈哈,误会了

yoyo 说...

便便?。。。哟。。。我来了!!!

har?此便不是那便?。。。切。。。

我走了。。。。

嘿嘿 说...

刚才你On Call 的士便便的好处,就是现在的士来了!就等你坐便便!

;P

安哥爵 说...

李++,
哈!那条友写的海鲜文很到味,值得古力.

yoyo,
你的便便香到.......

嘿嘿,
怕输,先坐便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