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0日星期四

最后的罐头香菜心


当我们躲在厨房里把生的变熟,把恶心丑陋的变成秀色可餐,硬实的变成Q软,把平淡变成浓郁时,彷若经历了一日人生,有时还真身心俱累的.尤其经历高朋满座的假日,我们有种打完战的吁了一口气;累~~并满足着.这时只要我起哄,大家下班后都不想回家,我们会拉大队到还没打佯的食肆去吹水,还有一种变成小大爷的快感~~终於也可以被人服侍吃一餐.

但我发现这时大家都会点很简单的食物吃.越简单越觉得慰藉与快乐.有时我就与他们玩起<死牢游戏>.大家轮流报出<最后的晚餐>最想吃的是什么?有人会认真的去思考他生命中的味觉和渴望,思念和情感.只有那个玩了几次游戏的洗碗工阿水会冲口而出~~我想吃水煮蛋!那一种最乡土的幸福.我想阿水的生命机能在一颗蛋里将会不停孵化,他潜在的青春曾经被封闭过.他寻找破壳而出的意识.纵使他的外号成了<水煮蛋>,他也不惜表露他的情感.

其他人都一样选择简单的食物.更多人提到妈妈的煮食.在复杂的人生中最后我们都会选择舒气顺喉的简单.没有人会渴望吃一餐佛跳墙或米其林.

有一个叫阿德的说想吃肯德鸡被大家讪笑和鄙视.我也一度怀疑他是孤儿,没有经历妈妈的岁月情感.

当然,我也得交出答案.有时我选择<咸菜鸭>,有时是<山佬叶鱼肚>.但当我发现玩<死牢游戏>的人夏虫不可与语冰,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知何谓<山佬叶鱼肚>时,我都会说给我一碗清粥与一罐香菜心.那种牙与牙摔击出来的爽脆声音是没齿难忘的.常常我为了罐头菜心,要生病就装病,要生猪头皮就生...总能把<香菜心>骗到口.那段青葱的岁月啊.

27 条评论:

Sheue Li 说...

深触我心。

如果这是我最后的晚餐,我也希望可以吃到妈妈最拿手的水蒸蛋。

那是一种,真的没有人可以取代的味道。

杨 霓 说...

我的会是潮州鱼丸粉(而且是要半山芭的,那里有很多和妈妈的回忆)

安哥爵 说...

Sheue Li,
每个'人心深处'都有一种情感味觉.

霓女人,
看了想哭吧?

杨 霓 说...

知我心,爵哥也。
我在留言时已经内流满面了。。。
想妈妈,想老公

ady 说...

想到了老妈煮的八珍面线……

安哥爵 说...

霓女人,
想想你也真幸福.

ady,
那也真魂萦梦千了.

黛丝 说...

猪油猪油渣酱油捞饭!外加一粒荷包蛋!
能再一次放肆,死前最后一餐好了!

还有,炒米粉一定要配红豆汤!
这是小时候外婆家的永久记忆。。。

Vincent Cho 说...

我只想到一道罐头mix,黄豆加切成四方块的午餐肉煮在一块。好吃极了!

阿猫 说...

想起罐头香菜心,就让我想起很多送粥吃的小菜,菜埔蛋,卤猪耳,卤豆干,咸肉,咸鱼,腌虾米。。。。好久好久没吃了。。。简单但最实在。。

Sally 说...

我也想吃到阿母的咖哩粉炒红枣鱼头。。。
还有。。还有。。
海参焖猪脚。。嘻嘻

安哥爵 说...

黛丝,
这好像人家说的~~无吃无甘愿死?

Vincent Cho,
对,我这里也有一个要吃午餐肉茄汁豆.

阿猫,
当真是简单最实在.

Sally,
你也会朝思梦想家乡味.

moot 说...

我最想吃的是家里煮的超不健康椰浆咖哩面, 像吉隆坡茨厂街菜市的椰浆咖哩面那种。

非一凡 说...

罐头菜心配白粥也是我小时候常吃的食物!

薰衣草夫人 说...

原来让人没齿难忘的,其实是平时被我们忽略的....

~Kate~ 说...

我只想大大声的哭!!

安哥爵 说...

moot,
家里的咖哩面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

非一凡,
罐头菜心小时候还得生病才有得吃.所以我常装病,喉咙痛泻肚子之类.

薰衣草夫人,
活过来的人总有很多小滋味.

Kate,
别哭,沙洋沙洋...

thomas 说...

罐頭菜心,好久沒吃了~~
配粥吃,真的很美味。。。
清清淡淡。。。
還有咸橄欖,鹹菜,貢菜,掩蘿蔔···

wk 说...

酿豆腐卜!馅的主要材料必须是猪肉和马胶鱼。

安哥爵 说...

thomas,
我可以要一副你的书法吗:)

wk,
你吃沙律鱼生就好了.

wk 说...

哈哈哈!沙拉鱼生是雕虫小技,只能勉强用来讨家里老人家开心。

爵士 说...

最后一餐,通常希望怀缅那当初最乡土的味道,也就是妈妈的味道。

可以点大葱炒蛋+午餐肉吗?

bluecloud 说...

令人怀念的会不会是儿时的回忆,当时候享受食物温暖的场景,食物只是回忆化成的一个形体...

给我选择,我的最后一餐,绵绵的白粥,脆脆的罐头菜心(我比较喜欢玻璃罐的)还有就是咸咸脆脆的菜卜煎蛋...

子策 说...

我感動了。
最近因為地震的事,忍不住想了想如果海嘯卷襲而來然後我只能做最後一件事情時,我會想幹嘛……結果我想吃頓飽的。

吃白飯撈醬油...

安哥爵 说...

wk,
肯花心思讨老人家开心巳经很不错.

爵士,
大家貌似要求不高,但最想要的是生命中经历过的独有味觉.

蓝天白云,
罐头香菜心蒸猪肉饼也不错.

子策,
很有过尽千帆皆不是,只要一些温饱的滋味.

Douglas 说...

猪油+酱青捞饭。

德希 说...

很久沒來看您的博客了。
剛看了一個故事,好像分享一下。你要是不喜歡的話,就刪了吧。德希沒有坏意。

沧州有一姓蔡的瞎子,每次半夜经过南山楼的楼下,就有一老先生邀请他弹唱对饮。渐渐熟识后,也偶而到蔡家共饮。他自称姓蒲,江西人,因为卖瓷器到沧州来。后来才发觉他不是人,而是山间的精怪所化,然而因为相谈契合,也不忌讳。有一天,有位乡人因为涉及邪淫致牵连诉讼。大众议论纷纷,有人说确有其事;有人说此人清白,全属诬陷。偶而与此精怪论及此事,问说:「你既通灵,必定知道其中的真情,何不说来听听。」


此「人」听了十分生气地说:「我辈修道之人,岂可干预、探听人家的隐私?一般说来,房间是秘密之地,即使男女在其中幽会、见面,外人实在难以了解其中正邪的真情。因此一般人每每只是从中猜测,嫌疑而已,何能真知内情?然而往往一犬吠影,百犬吠生,全凭想像杜撰以互相谣传。再说,果真确有邪淫之事,又何关外人之事呢?然而一般人不知道只因逞一时之快口,就已造成他人子孙数代的羞耻。这就已经伤了天地间的和气,而招鬼神的降祸。


而且,将一些杯弓蛇影,恍惚无凭的谣言加以夸张、添醋,讲得如同目睹一般,使被说的人气愤得忍耐不下,致抑郁难言,终而含冤毕命。他这口怨毒之气历劫难消,岂会没有索报之日?只恐来日刀山剑树有自己的一份。你一向纯朴实在,听到这样的谣言应当为人掩饰才是,竟然还去推求真象。你有何目的呢?难道失明之报不够,还想下犁舌地狱吗?」说完,杯子一丢,就失去踪迹。蔡先生十分愧悔,就自批其颊,自此时常将以上的话转述,以告诫他人。


佛说四十二章经中说:「修道可别像磨坊里的牛,竟日地依磨绕行,绕了千百趟,依旧不离原处。如果心不在道德,就是整天跑道场,忙得团团转,也是枉然。若能在心地上用功夫,当就与道相应,又何必在外表上装模作样?」能在心地上用功夫,想必就是一入佛门,就不敢行出十恶,身口意都保持得很清净吧!如能真行十善,自然不会像以上二个故事中的女婿与精怪口中的快口之人

而能在面对是非之时,隐人之恶,扬人之善,口出莲花,知恩知义,敦然一有德君子,而福乐緜长,受人尊重。

老二 说...

我想做一道潮州鲁鸭跟妈妈一起吃。。。。我们没机会吃我所煮的。。。。好遗憾。。。好遗憾。。。好遗憾。。。好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