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日星期四

两个猥亵女人

(在这里写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看得人摇头叹息或鄙视.而我的文字的确只划过生活层面,得一啖笑.很小资.你来看,是明月照沟渠.)

早上在街口吃早餐,这"巴刹口"常有临时摊档摆卖日常用品.走过.有人在介绍新型牙刷.
徐娘半老A妇扬声对朋友B妇说:我没有刷牙的咧!

(听到这么一把声音,难免侧目,看一眼不刷牙的女人.)

B妇回说:真的假的你不刷牙??
只见A妇先是打哈哈紧接"草枝摆"地摇恍着C罩杯自我得意的说:我老公帮我"拉舌",顺便帮我刷的!

(我处惊不乱,吃了的早餐没有吐出来.)

那也没什么.女人没有假正经,只是不正经.女人常骂男人贱,是因为女人先贱身."七早八早"将她昨夜的春风在街坊溅掠.

这个早晨很猥亵.

.......................................

那次在茨厂街,"我来也肉干店"侧旁的所谓唐人街美食中心,店面正中有摊经济饭.摊饭助手是个老妇,从她上唇和下巴的摺纹可看出芳龄七十有八;就像梁智强扮梁婆婆化的那种装.
只见她对着另一个卖饭阿姨说:今晚钟爱睇无?好大支呀!
令人傻眼的是她一边说一边以一手用姆指食指打圈,一手"呐!"起中指....超级的劲和如此活生生的意淫啊!唐人街的八十岁的"草枝摆",昨夜对着A片流着的一滩口水还没干,还在姣上身的回味!


看我傻眼望着她,竟然还羞人答答的止了口停了猥亵的动作!

若不是亲眼亲耳身历这一幕,还不知叫春可以叫到鸡皮鹤发!!!

这个人还在.上周在那市井街坊还看到她.之前那一幕,一看到她就在脑海重复.还真有点傻眼的冲击!到底我是被她意淫了还是我在猥亵她?我一直要写出这一幕.
(不信,你去约她看A片,包准阿嬷上了你的车.)

30 条评论:

非一凡 说...

喔,怎么精彩的都让你看到?你继续多走动我们就不愁没新闻看了。。。。

安哥爵 说...

非一凡,
多看多吐.
我深入民间吃烟火啊!

Vincent Cho 说...

勇于表达自己的性欲需求,也不是人人能办到…老了还能如此性福美满,羡煞旁人才对咯!虽然很鸡皮疙瘩,哈哈哈哈哈…

越是生活化的分享,才会有直接的共鸣!

安哥爵 说...

Vincent Cho,
谢谢鼓励.我是走市井路线的说.

茨厂街那幕冲击了我几个月.偶然想起.写出来就放下了.

苦妈 说...

还好,还好。。。

还好我的猥亵你看不到!

走人~~~~

安哥爵 说...

苦阿妈,
你最多是豆豉焖苦瓜,见怪不怪了.

老二 说...

哇哈哈哈哈!精彩!想不到你的耳朵那么灵!我是该带我家相公去见识一下。好让他珍惜他身旁这位“识大体”的老婆咯。。。
(上阵子听见朋友跟孩子说话句句加上“懒觉”两字,两母子讲的面无愧色,反而我不知该往哪里躲。。。)唉,世风日下。。。。

安哥爵 说...

老二,
我不是要得罪女流,是写实.
现在的女流...啧啧!比1号砂纸还粗.
朋友说帮忙做选民登记,叫一熟女登记,她回应:登记什么懒X?

李逸迷 说...

几时我才可以【像卡鲁安尼】,一支笔写出真画面?

佩仪pueyyee 说...

已经不是珠子,也许连鱼目都不是,不知道算什么了?

安哥爵 说...

李逸迷,
不必"像卡挖安尼",你巳经很生活化很搞笑廖.:))

佩仪,
只能傻眼.

二楼后座 说...

小生是幸运还是倒霉,经常在片中看到这些“货色”亲自上马表演。

thomas 说...

o,那樣子都能夠給你看到。。。做麼我就沒這個機會的~~~

流金岁月~丽莲 说...

嘻嘻~如狼似虎的女人,再不溜就把你这嫩牛吞掉~

杨 霓 说...

err.....好“瓦吐“啊!!

安哥爵 说...

二楼后座,
大大幸运.阅尽女流呀.

thomas,
你开着我,打开你的眼睛.

霓女人,
那婆娘重拾好奇心呱.

丽莲,
第一个女人自以为幽默.
第二个老查某迥光反照.
有够恶的.

名师安娣 说...

好心。。。。。做么会有这样的阿嘛的?呕。。。。。。不知道这样讲心理的感受,安哥,你写得很核突哩!

薰衣草夫人 说...

都说安哥生活历鍊丰富,各式人种都领教过!

追梦者 说...

遇到这样的事,哭笑不得..

安哥爵 说...

名师安娣,
我当时看到阿嬷的动作才核突哩!我写得并不传神.真给她炸到!我吓了几个月才写还会核突吗?

薰衣草夫人,
我只是喜欢走路,,过大街走小巷而巳.

安哥爵 说...

追梦者,
谢谢你比名师安娣理解我.

Douglas 说...

街市巴刹里特异功能奇人异士多。

卧虎藏龙(如狼似虎?)。

食色性也(怕你不色?)。

只是街市巴刹版本比较多些异味。

嘿嘿 说...

都是你的错,干嘛昨晚把耳屎挖的那么干净!?

哈哈哈~~~

安哥爵 说...

豆浆,
街市女人当自强??
欲海奇女人??

嘿嘿,
这么恶心,我也是受害者!

shirley 说...

我很想吐。。。。。

安哥爵 说...

shirley,
是有令人想吐的女人的.她非礼了我的耳朵和眼睛.

蓝色郁金香 说...

那位阿婆还真的人老心不老。也许没人给她性福她就自我追求咯!

安哥爵 说...

蓝色郁金香,
你去看看她是不是阿婆.我估计她有73岁.她是'好奇'吧?
问题是她不该比动作.

moot 说...

英雄每多屠狗辈, 这些阿婶坦荡荡的话真的好娱乐大众。 老实说,如果选和蔡CD 讲的鬼话比较,我宁愿听这些“猥亵女人“ 的失言。

安哥爵 说...

moot,
英雄所见.
阿嫂也要找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