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3日星期五

流年流连

这两天从深圳过渡到香港.我们四个人带着四种不同层次的心事.

麻甩佬陈同同在街角买了本《苏民峰》的虎年运程书,说是要送给他在狮城的阿妈看.从上环到尖沙咀重庆大厦,他迫不及待一路走一路看,扮有识之士,时不时还扮相士说我在虎年会大开拳脚!

真是睬搞你麻甩佬!我又没生痔疮不动刀又不想劈腿开什么拳脚?呵呵!我是说我很懒不想动.

我把运程书拿过来看,以我对文字的敏感,苏大师今年这本是水货之流作,不似N年前那般匠心推断.

陈同同在地铁内还作状抱着书叫我替他拍照.前晚我买了两份港报,他们无聊就拿来翻,被我调侃一轮:你们有看报纸的咩!我厌恶我的朋友跟文字有仇.小土豆抡白说,在大马我有看报纸,我有跟朋友谈马华党争.真是啼笑皆非.

Photobucket
一行人出外走是挺累人.我看不到我想看的东西.一条水沟或是一块广告招牌也可是我想看的.我想什么我知道.有时我疾步快走有时流连街头.看到烧味店他们陪我走进去,光看又不吃.在香港不吃烧味是憨居.港九地小人多,桌位珍贵.服务员说不吃的话一个座位要算计十块钱.结果四个人起立行得快好世界.
Photobucket
我应酬的时间完了.系甘先,我甩掉他们,孤身走我路......

看到墙头贴着请洗碗工薪水港币七千.洗碗是我的强项.嘿嘿.这一天,我多么想洗碗,把一堆残羹污碟洗净,也是件很有成就的事.这个秋夜并不冷列,却是那么无常地揪着我和我的神经.我洗碗是不看薪水的.我真的很想洗,也很想喝漂白水.我在厌恶着一种东西.
Photobucket
后来在亚皆老街看到傻亥老香港小姊,依在垃圾桶望星空,路人不经意间在她头上垃圾斗上埝熄香烟头,时而包庄水瓶丢不准往她头上掉下来.看了她几眼,各人头上一片天,我就往前走了.
Photobucket

31 条评论:

杨 霓 说...

爵哥,
帮我看下我明年的运程har...
不用看chee的,因你知他是同一个生肖的...


还有记得帮我看看我妹子的har....

李逸迷 说...

傻亥不傻,还会喝星巴克高级咖啡,一点也不吐别。。哈~

这篇很安哥爵~很怀念的老安哥味道

Kate 说...

心寒!一样的天,一样的人一个,到了那个年龄却轮落到那个地步!

安哥爵 说...

霓女人,
真是灵.chee明年钱角大收.虹女红鸾心动!

李逸迷,
我感性一点你当我有老残味?:)

Kate,
所以说,自已的路自已走.

诗艳 说...

我们这里的秋夜,很冷啊!
想喝漂白水!安哥爵不要吓诗艳啊!
愿您一切安好!

安哥爵 说...

诗艳,
我是说心污浊,想漂洗当排毒.但我不是傻佬.

ღ 带刺の蝴蝶 ღ 说...

安哥爵怎么不介紹那老小姐去應征洗碗工作啊?
7000可以讓自己舒服一點不用留宿街頭啊!

不對啊!
怎么洗碗也開始“高薪急聘”?

单身汉 说...

喜欢你的这篇文章的点点滴滴。
有感觉,有感触。。。

yeelee 说...

怎么我觉得红衣安娣很可怜。

安哥爵 说...

蝴蝶,
除了我不介意洗碗.洗碗工没人要做呵.

单身汉,
这样?那就多写感觉.

yeelee,
安娣怕脏,铺报纸做地上,身却靠在垃圾桶,她也不是没选择的.她的人生也是自已造就的?我没给她钱.

黛丝 说...

人生百态,从南洋看到大陆,在看下去,人外有人啊!
秋天,还是比较伤感的季节吧!?

杨 霓 说...

什么?!?!!太好了!!

钱角大收!?那我要想想要怎样用那些钱了。。。
红鸾心动!?hohoho.....那我要快一点减肥成功当大姨妈喝茶去了。。。

我的咧?我是肖那个最聪明的,知道什么吗?

昨晚太夜了,忘了赞一赞你这篇写的很好...而且来的正是时候...我们等了你的佳作等了好久了啦~~

娃娃 说...

爵哥越来越厉害, 拍人生百态越来越得心应手!

安哥爵 说...

黛丝,
形色乱秋天.

霓女人,
有说你家喜事重重,会不会老蚌生珠哇卡卡!

娃娃,
我比较想拍你的千娇百媚!

杨 霓 说...

ChoyChoyChoy!!!

喜事重重?
会不会是志娶二奶。。。??!!
死咯!!!

娃娃 说...

我看应该很难的了, 还是训练小娃来让你拍啦~~~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是宁愿行乞也不愿洗碗,还是洗碗的条件太高????!!!

Grass 说...

我也看惯了安哥的写作手法,风格特出,不看作者也可能认得出,呵呵。

薰衣草夫人 说...

每一件事都产生感触,但都不是happy的.

幸运猪 说...

流年不利,人心难测,人各有志?

祝好运啦~

yoyo 说...

爵哥近来拍照越来越得心应手廖~
偶很喜欢。。。。很有feel~^_^

yoyo 说...

虹女红鸾心动!《---真的吗?^O^
对方有$吗?
现在偶还在做工。。。阴功~~~T-T
有没有长期饭票?

安哥爵 说...

阿武叔,
所以说,至少我们可以洗碗.不会晚节不保.:)

Grass,
哈,每个人都有德性的说.

薰衣草夫人,
无病呻吟,有病药不停.借题发挥而巳.

幸运猪,
都被你言中.

上回你问的那个'红岛'出事了.

yoyo,
长期巴士票我帮你买.嘻,原来你喜欢被包三餐滴!?

幸运猪 说...

庆幸你的指点,谢谢!

花木兰 说...

秋风一起,人的感触也深一点。。。^_^

嘿嘿 说...

安哥爵,
顺便也帮我看,
阿嫲属猪,阿婆属马,
花姨属鸡,龙叔属鼠,
翠姐属羊,华哥属牛,
阿爸属狗,阿妈属虎,
俊哥属龙,幼弟属兔,
媚姨属蛇,表哥属猴,
我属狼!
谢谢!

安哥爵 说...

花表妹,
你是幸福的女人.

搞笑嘿嘿,
我属马,一脚踩死狼.
其他排好队慢慢看.

去年我们不是玩过十二生肖吗?

Terence 说...

三叔。。。你现在去香港了吗???

安哥爵 说...

Terence,
良,是.你请我喝喜酒吗?

Terence 说...

三叔,没那么快啦。。!!
你还好吗???

c@therine 说...

在香港不吃烧味是憨居,
怎么你们4个都做憨居啊?
何解?